尚书阁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四章 你以为本王不敢动她

第四章 你以为本王不敢动她

        宋知秋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宋琬清。

        这是宋琬清第一次打她,宋琬清虽是嫡女,但一直把她当成亲姐妹,别说动手了,甚至从没有骂过她。

        难道真的因为火灾,伤了心?

        她小声啜泣的凑上前,“长姐,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当时我也是太害怕了,我逃出去之后真的在想办法,可是火太大我不敢回去。”

        她试探的去拉宋琬清的手,“长姐,你不要生知秋的气好不好?”

        哪知宋琬清一把甩开她,神色冷厌道,“若那日被困在火灾里的人是你,我定会折返。罢了,嫡庶有别,我与你终不是一母所生,以后,你也不用来了。”

        “长姐?”宋知秋没想到宋琬清会生这么大的气。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宋琬清背过身子,不想再看见她。

        宋知秋眼底闪过一抹恨意,却还是按捺住脾气,“既然长姐累了,那便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她回到景清阁就发了好大的火。

        “以为谁都会像她那么蠢吗?生气我没有冲回去救她,简直太可笑了!”

        “娘,”她抱着陈青莲的胳膊,“若是她不愿意,就别让翊哥哥娶她了,我们弄死她,反正老爷子也不在,他回来了也死无对证。”

        “不行!现在萧翊和六皇子斗得水深火热,只有得到老爷子的支持,萧翊才有更大的胜算。”显然,陈青莲想的很明白。

        “可那老不死的明显不喜欢翊哥哥。”宋知秋撅了撅嘴巴。

        “宋琬清是他的命,只要娶了宋琬清,他不喜欢也得喜欢。”陈青莲嘱咐宋知秋,“找人给楚王府送信,让他明日亲自来劝说宋琬清。”

        她想到宋琬清那副坚决不嫁的样子,隐隐有些担心。

        若是宋琬清执意不嫁,看在老国医的面子上,皇上也不可能逼迫她。

        宋知秋哼了一声,“我看她就是故意的,想让翊哥哥亲口求她,明日翊哥哥一来,她保准比谁答应的都快。”

        “如此最好。”陈青莲爱抚的摸了摸宋知秋的头发,“知秋别着急,等你翊哥哥登上太子之位,宋琬清也就没用了,到时候,你就是唯一的太子妃。”

        ——

        第二天一早,宋琬清用过早膳,便把人都打发了出去,只留下落雁一个人。

        “小姐,你还有什么吩咐吗?”落雁一脸乖巧的样子。

        宋琬清抓住她的胳膊,压低声音道,“我要出去。”

        “不行呀小姐,侯爷吩咐了,你今天哪也不能去。”落雁拼命摇头。

        “我的好落雁,我想去见翊哥哥。”宋琬清央求的看着她,“我毁容之后,翊哥哥虽然求旨赐婚,可一直没来看我,他心中肯定是嫌弃我了。”

        落雁愣了一下,“小姐不是……不想嫁给楚王吗?”

        “怎么可能?”宋琬清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只是不想他为了报恩娶我,我想亲自去问清楚。”

        落雁松了一口气,“小姐想多了,楚王殿下对小姐是真心的。”

        “好落雁,你帮我出去,我要亲自去问楚王。”宋琬清心中更加肯定落雁一定是陈青莲和宋知秋的人。

        “好吧,小姐可一定要快点回来。”落雁心中暗喜,这几日夫人和二小姐都在为宋琬清不愿嫁而发愁,可没想到宋琬清还是那个蠢货。

        原来不是不想嫁,而是怕楚王不是真心娶她。

        落雁觉得宋琬清当真是可笑至极,楚王和宋知秋早就明珠暗结,整个侯府恐怕都在等着看宋琬清的笑话。

        两人飞快换了衣服,宋琬清装扮成丫鬟的模样,离开侯府直奔萧九安那里。

        ——

        战王府内,定安侯一下了早朝,就立刻赶了过来。

        萧九安身着月白色长衫,一条玉盘扣腰带松松垮垮的系着,整个人看起来慵懒而贵气。

        “见过九王爷。”宋青山暗暗腹诽,萧九安虽然残疾了,可这人身上没有半点颓废之感,好像这件事对他并无影响。

        “侯爷这么早登门,有事儿?”微微拉长的尾音,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本侯听闻昨日我那不成器的女儿拦了您的轿子,还口出狂言说能治好您的腿,”宋青山干笑两声,“九王爷放心,本侯已经教训她了,她今日不会来打扰您,还请九王爷赎罪。”

        曾经的萧九安,踏遍九州无敌手,就连庆帝在他面前都要矮一头。

        甚至有传言,当年,是萧九安不屑于登基,才让庆帝当了皇上。

        现在,他虽然瘸了,但依旧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没有人敢轻视他。

        “凛刀,昨日见过定安侯府的女儿吗?”萧九安拿起桌上的茶,浅浅喝了一口。

        “是。”凛刀垂首,“那小姑娘还说了,若是治不好王爷的腿,任凭王爷处置。”

        萧九安没说话,又喝了一口茶。

        宋青山摸不清他的意思,犹豫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开口,“九王爷,小女确实太不懂事了,可能是刚刚被圣上赐婚,开心过了头,才口出狂言,您大人有大……”

        “本王怎么记得她亲自面圣,要退了婚事?”萧九安抬眸看过去。

        宋青山瞬间吓出一身冷汗。

        这萧九安不会真的想让宋琬清治腿吧?

        那丫头不过是个半吊子郎中,怎么可能治好?

        真是个疯子!

        “难道说侯爷觉得她被皇兄赐了婚,本王就不敢动她了?”

        “九王爷息怒,我没有这个意思,绝不是这个意思。”宋青山吓的腿都软了,心里恨死宋琬清,为什么招惹这个活阎王?

        这时,外面来人通传,“九王爷,定安侯府嫡女,宋琬清求见!”

        宋青山傻了眼,“九王爷,小女今年不过十七,是万万不可能治好您的腿,还请九王爷三思!”

        “让她进来吧。”萧九安没理会定安侯。

        很快,宋琬清进入正厅,她身上还穿着丫鬟的衣服。

        “清儿,你简直是胡闹!”宋青山恨得不行,转向萧九安道,“请九王爷允许我现在就带走这没规矩的女儿。”

        萧九安依旧不看他,冲宋琬清道,“你当真可以医治本王的腿?若是治不好,又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