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天天演戏不累吗

第六章 天天演戏不累吗

        “清儿,你怎么样?”

        萧翊一身水青色锦袍,头发用同色玉冠高高束起,端正雅逸之姿,让人不由得心生好感。

        前世,宋琬清就是被他这幅假面孔哄骗,今世再见,她只觉得恶心。

        “清儿,你怎么不理我?生气了?”萧翊一脸焦急,“那日火灾之后,我也昏迷了好几天,苏醒之后才得知你毁了容,一直昏迷不醒……”

        他主动去抓宋琬清的手,“我立刻就去找父皇求旨赐婚,半点都没有犹豫。”

        宋琬清侧身躲开,神色嘲讽,“楚王殿下的意思,我应该感激涕零?”

        楚王殿下?

        她从前不是叫自己翊哥哥吗?

        萧翊愣了愣,眼前的宋琬清让他陌生。

        宋知秋派人送信,说宋琬清不同意婚事,他只当宋琬清在闹脾气,只要他一来,她保准低头。

        甚至刚刚陈青莲嘱咐他宋琬清有些不一样了,他也完全没当回事。

        可此时,宋琬清的眼里竟看不到半点对他的痴恋,甚至有一丝……厌恶?

        就因为他当时丢下她了?

        果然,这女人越是爱一个人,越是麻烦。

        萧翊按捺下心中火气,继续轻声哄宋琬清,“清儿,感激涕零的人是我,若不是你出手相救……我恐怕早就命丧火海。”

        他摇了摇头,“你幼时喜好学武,我当时还你太累了,不同意,如今想想,是我错了。”

        他话说到了这份上,就不信宋琬清不满意。

        然而,宋琬清依旧是神色淡淡,“若是楚王殿下当真心存感激,就去找皇上收回旨意。”

        “宋琬清!”萧翊火大,他已经低头了,宋琬清还没完没了?

        他忍着脾气,尽量心平气和的开口,“清儿,你我情投意合,成亲是早晚的事儿,这次,也是上天给我们的一个契机,你放心,你虽然容貌毁了……”

        “楚王殿下,”宋琬清怕他再说下去,自己就忍不住要打人了,“有些事儿,你可能误会了,我与你,并无情意,我也不会嫁给你!”

        “宋琬清!”萧翊彻底恼了,红着眼瞪她,“差不多得了,你确实救了我,可你是心甘情愿,你若是想借此要挟我怎么样,我劝你适可而止。”

        宋琬清轻笑一声,“是嘛,这样才是楚王殿下的真面目,天天演戏,不累吗?”

        萧翊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我最后说一遍,萧翊,我绝不会嫁你!”

        “你!”萧翊怒不可遏,“宋琬清,我告诉你,圣旨已下,你没有选择。”

        他转身拂袖而去。

        “小姐,”人都出了院子,沉鱼才堪堪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当真不嫁楚王了?”

        “不嫁!”宋琬清回答的干脆利落。

        她进了屋子,开始研究自己脸上的伤。

        其实,宋琬清脸上的烧伤并不严重,所以前世,她醒过来之后坚信自己会治好。

        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治来治去,伤疤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她那时候怀疑有人下毒,可是所有东西都检查过,到最后也没查出个所以然。

        按照前世死前宋知秋说的话,应该是陈青莲做了手脚,可陈青莲究竟怎么下的毒呢?

        宋琬清百思不得其解,她必须更加谨慎了。

        ——

        萧翊离开之后,便立刻去见了陈青莲和宋知秋。

        “可恶,实在是可恶,这个宋琬清发什么疯?”一进门,他就发起脾气。

        宋知秋和陈青莲相视一眼,心中顿时明白了。

        “翊哥哥,”宋知秋上前亲昵的挽起萧翊的胳膊,“你别生气,难道长姐还是不同意嫁给你?”

        萧翊默认。

        “真是奇怪,她明明那么喜欢翊哥哥,怎么突然就变了呢?”宋知秋也很惊讶。

        陈青莲叹了一口气,“许是起火的时候真的吓到了,变了性子。”

        她有些无奈的看着萧翊,“当初我就说了,犯不着毁了她的脸,这不弄巧成拙了吗?”

        “娘,你现在说这些干什么?”宋知秋含羞带怯,“翊哥哥也是为了让我放心,咱们还是快点想想办法吧,她要是真的不嫁……”

        “容不得她。”萧翊咬牙切齿,“她算什么东西,父皇怎么可能为了她收回成命?”

        “皇上自然不会为了她改变主意,可若是考虑到她外祖父……”陈青莲摇了摇头,“皇上恐怕不会逼迫她,说不定会提出等老国医回来再做定夺。”

        “不能等。”萧翊和宋知秋异口同声。

        老国医本就不喜欢萧翊,他若是在,变数肯定会更多。

        “娘,快想想办法吧。”宋知秋不禁着急起来。

        “办法倒是有,只不过,要让楚王委屈一下了。”陈青莲缓缓开口,事已至此,就别怪她无情了。

        ——

        宋琬清没想到晚膳的时候,萧翊竟然又来了。

        “清儿,我来陪你一起用膳。”他招了招手,身后的落雁递上来一个食盒,从里面拿出不少菜品。

        他和颜悦色道,“这些都是你爱吃的,我亲自叮嘱厨房准备的。”

        宋琬清垂眸看了一眼,“楚王殿下还真是有心了。”

        “清儿这是哪里的话?”萧翊坐在了宋琬清身边,“白天是我冲动了,我一想到不能跟清儿妹妹在一起,我这心是真难受。”

        宋琬清勾了勾唇。

        “快吃吧。”萧翊招呼起来,又让沉鱼等人退下,“留落雁一人伺候便好。”

        沉鱼下意识看向宋琬清,见宋琬清点了头,她才带人离开了。

        萧翊心中大喜,宋琬清还是喜欢他,想要跟他独处。

        他看向落雁,微微点了点头。

        落雁立刻将准备好的清酒,倒了两杯。

        “清儿,今天高兴,咱们喝一杯。”萧翊将其中一杯放到了宋琬清跟前,“一是庆祝咱们劫后余生,大难不死,二是……预祝你跟我百年好合……”

        “打住!”宋琬清举起酒杯,“喝酒可以,你可别说这些话恶心我了。”

        萧翊恨得咬牙,瞪着宋琬清。

        宋琬清的酒杯停在唇边,“怎么?楚王殿下后悔了?不想跟我喝了?”

        “当然没有。”萧翊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他眼睛一直盯着宋琬清,见她也喝了下去,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很快,他就让宋琬清跪在他面前,求他迎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