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八章 你的承诺就是放屁

第八章 你的承诺就是放屁

        落雁愣了一下,眼前的楚王让她陌生。

        她在宋琬清身边时跟楚王也有过接触,他明明对她端方有礼,从未口出恶言。

        可刚刚他那么厌恶的骂她……下贱的东西?

        怎么会这样?

        萧翊见落雁还不松手,瞬间怒上心头,“贱人,你想死吗?”

        “几位夫人,”陈青莲见情况不对,赶紧让众人离开,“你们先回去吧,明日我一一登门谢罪,今日之事,还请你们……”

        “夫人放心,我们心中有数。”这些夫人身份并不高,自然不敢得罪萧翊。

        陈青莲点了点头,转身去扯落雁的头发,“你个贱婢,你疯了,还不放开楚王?”

        “各位夫人不是来看我的吗?”忽然,宋琬清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她进了前院,拦住要离开的众位夫人,“怎么这么急着要走?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夫人们面面相觑,越发不敢多逗留,快速离开了。

        宋琬清几步进了屋子,冷冷的看向萧翊,“楚王就这么着急?你若是喜欢这丫头,直接跟我说,我送你便是。”

        “清儿,这事是误会。”陈青莲反应极快,“是这不要脸的落雁勾引了楚王。”

        “是,清儿,是落雁勾引了本王。”萧翊立刻上前解释。

        落雁傻了眼,失神的喃喃道,“我没有,我没有……”

        她错了。

        她从一开始就错了。

        她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奴婢,根本没人在乎她。

        萧翊对她笑脸相迎,不过是因为宋琬清,他从心底根本就看不起她。

        “你还敢狡辩?”陈青莲瞪着落雁,“赶紧坦白,是不是你在楚王殿下的酒里下了药?想趁机爬床?”

        落雁脸色煞白,她知道自己已是弃子,说什么都没用了。

        “来人,把这贱婢拉出去杖毙!”

        “等下!”宋琬清居高临下的看着落雁,“现在你愿意说了吗?”

        “小姐,是夫人!”落雁指着陈青莲,“是夫人让我给小姐下药。”

        “满口胡言!”陈青莲扬声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这个贱婢拉下去!”

        景清阁的侍卫都是陈青莲的人,得令立刻上前将落雁拉走了。

        这个结局,宋琬清并不意外。

        落雁信错了人,还执迷不悟,她给了落雁机会,可惜落雁不中用。

        萧翊脸色铁青,怒视着陈青莲。

        本来他就排斥这个办法,宋琬清毁容了,让他去跟她亲热,他想想就恶心。

        可结果……他竟然睡了一个连宋琬清都不如的婢女,实在可恶。

        陈青莲疯狂给萧翊递眼色。

        萧翊咬了咬牙,才一脸歉意的上前,“清儿,真的是落雁这贱人给我下了催情的药,你就别生气了。”

        他试探的去抓宋琬清的手。

        宋琬清嫌弃的躲开,“别碰我,脏。”

        萧翊脸色变了变。

        宋琬清看向陈青莲,“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我实在是没办法嫁给楚王,我明日就进宫面圣。”

        “清儿,你开什么玩笑?”陈青莲当真惊呆了,“已经说了楚王也是受害人,你何必这么较真?”

        她嗤笑一声,“再说了,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只要楚王妃的位子是你的不就好了?”

        她满脸不屑,“至于其他女人,你喜欢便让她入府,也多一个人伺候你,你若是不喜欢,就跟落雁一样,打死就好了。”

        “是呀清儿,以后楚王府后院的女人,你随意处置,我绝没有半点虚言。”萧翊立刻点头附和。

        在他们眼中,人命比草芥还低贱。

        前世,宋琬清怎么就没发现他们这么恶心呢?

        她笑着看向陈青莲,“若有朝一日,宋知秋嫁给了楚王呢?”

        陈青莲和萧翊脸色都变了变。

        “也是我想杀就杀吗?”宋琬清挑眉。

        “宋琬清,你别太过分!”萧翊终究是年纪小,压不住火气,“知秋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呵呵……我不过是打个比方,楚王就不愿意了。”宋琬清神色一冷,“可见你刚刚的承诺就是放屁。”

        “你!”萧翊气疯了。

        “两位请回吧!”宋琬清冷脸送客。

        ——

        陈青莲跟萧翊一起回了落霞苑。

        宋知秋早就等的望眼欲穿,见人终于回来了,立刻迎了上去,“怎么样?”

        两人脸色都不好看。

        “你母亲出的好主意。”萧翊咬牙切齿。

        宋知秋皱了皱眉,不安的看向陈青莲,“没成功?”

        陈青莲头疼的捏了捏眉心,火灾之后,宋琬清真的好像变了一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儿?

        “算了。”萧翊气急败坏,“反正看见她那张脸我就恶心,由她去退婚吧。”

        “不行,她退了婚,你怎么跟你母后交代?”陈青莲冷声问道。

        萧翊一屁股坐下,骂骂咧咧起来。

        “好了,今夜确实委屈楚王殿下了,”陈青莲看向宋知秋,“知秋,带楚王殿下去你房间休息一会儿。”

        宋知秋红着脸点了点头,上前轻哄萧翊,“楚王,别生气了,去我房里,有上好的葡萄。”

        萧翊体内的毒还有残余,被宋知秋一贴,整个人又有了心思,立刻环着宋知秋离开了。

        陈青莲缓缓吐出一口气,宋琬清如此逼她,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

        第二日,宋琬清并没有进宫面圣,毕竟这种事儿,庆帝也不会在意。

        她以落雁的事为借口,将景清阁里的下人全都换了。

        她必须治好脸,绝不给陈青莲任何动手的机会。

        接下来的几天,宋琬清一边治脸,一边研究萧九安体内的毒。

        陈青莲和宋青山等人不死心,隔三岔五过来恶心她。

        “什么样的年龄,就该做什么样的事儿,伯远侯嫡女今年又生了一个,清儿你就不着急吗?”

        宋琬清吃瓜子,“我听外祖父说过,这京城各府的夫人都短命,也就活个四五十岁,母亲还差几年?”

        “你!”陈青莲气得要发疯,“若是你娘还活着,得多着急,你就不替她想想吗?”

        “要是我娘还活着,”宋琬清直接摔了茶杯,“怎么可能允许你们这一个个没完没了的逼我?”

        她指着门口,“请回吧,不送!”

        如此折腾了一阵子,陈青莲等人终于不上门了。

        这天,天气晴好,宋琬清将研究的三种解药装好,带着去了战王府。

        没想到萧翊竟然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