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把宋琬清绑了送回侯府

第二十七章 把宋琬清绑了送回侯府

        很快,吉时到了。

        宋知秋跪拜静妃和宋青山、陈青莲之后,便上了花轿,由正门抬了出去。

        七十四抬嫁妆,跟在后面,格外气派。

        “站住!”然而,谁也没想到,这时会有人拦了花轿。

        冬蓉在花轿旁瞪大了眼睛,愤怒的看着来人,“大小姐,今日是我们小姐大喜的日子,你想干什么?”

        宋知秋在轿中咬了咬牙,没想到宋琬清竟然敢拦轿子,简直找死。

        “我拦你们,自然是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宋琬清依旧带着面纱,声音不卑不亢。

        “什么你的东西?你疯了吧!”冬蓉气急败坏,“赶紧让开,耽误了吉时,楚王饶不了你。”

        “把嫁妆留下,你们便可以走。”宋琬清依旧不让路。

        “小姐,”冬蓉不敢对宋琬清怎么样,只好求助宋知秋,“怎么办呀?宋琬清耍无赖,不让我们走。”

        “去找静妃娘娘他们来给我做主。”宋知秋没有半点惧意。

        别说宋琬清拿不出证据,就算有,可今日静妃在,宋琬清什么好处也讨不到。

        很快,静妃和陈青莲一起来了。

        “宋琬清,你真是好大的胆子,”静妃一露面,便直冲宋琬清,“你今日给知秋下毒也就算了,现在还敢拦轿子,耽误吉时,皇上怪罪,你担待得起吗?”

        “静妃娘娘误会了,知秋妹妹的脸是母亲所为,母亲已经承认了不是吗?”

        陈青莲尴尬的低下头,心中恨死了宋琬清。

        “至于我拦轿子,”宋琬清扬声道,“今日之前,我多次提醒过母亲和妹妹,我先母留下的嫁妆对我很重要,他们一件也不许带走,可现在呢?”

        她几步走上前,指着一地的嫁妆,“这里大部分都是我娘留下的遗物,你们难道就不怕我娘回来找你们吗?”

        宋知秋在轿子里当即吓的一个冷战。

        陈青莲却丝毫不怕,“清儿,你弄错了,母亲没动你娘留给你的东西,一件也没动。”

        “可敢开箱让我查验?”宋琬清神色严肃。

        “清儿,这里面真的有误会,现在吉时马上就要到了,你别闹了。”陈青莲苦口婆心。

        “宋琬清,让开!”静妃冷冷开口,“若是再胡闹,本宫便让人把你绑了。”

        宋琬清冷笑一声,“你们还真是一家人,大庭广众之下,合伙欺负我一个没了娘的人,不害羞嘛?”

        “来人!”静妃彻底动怒,“把宋琬清绑了,送回侯府。”

        立刻便有两个侍卫要上前去绑宋琬清。

        “慢着!”忽然,几人身后传来一声厉喝,“事情没查清之前,就要绑人,于情于法都不合吧。”

        宋琬清意外的看向来人,竟然是凛刀。

        她早就料到今日自己寡不敌众,那日便求了萧九安给自己安排几个帮手,却没想到萧九安竟然安排了凛刀。

        还真是大方!

        显然,无论是静妃还是陈青莲都认识凛刀,也都知道他武功深不可测。

        静妃脸色有些难看,“凛刀侍卫,你是来祝贺侯府的吗?今日的事儿似乎与你们战王府无关,你确定要掺和进来?”

        “你们偷没偷琬清姑娘的嫁妆,确实与我无关。”凛刀走到宋琬清身后,“可要绑了她的人,我就不能不管了。”

        他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但是在场的任何人都不敢轻视他,“毕竟现在琬清姑娘是我们战王府的恩人,战王府不可能知恩不报。”

        静妃和陈青莲相视一眼,若想在凛刀的阻挠下绑了宋琬清,他们恐怕要动用上百人了。

        而且,也不一定能成功。

        毕竟他们没见凛刀出手,凛刀在京都也从无败绩。

        萧九安会派凛刀保护宋琬清,实在是让人意外。

        “清儿,”陈青莲立刻换了副嘴脸,“你想开箱,可以,如果查验这些不是你母亲的遗物,就立刻放行,好不好?”

        她擦了擦眼泪,“今儿是你妹妹大喜的日子,你就可怜可怜她,放过她吧。”

        她此话一出,不少围观群众都对宋琬清指指点点,说她借着嫡女身份欺负庶妹。

        “当然。”宋琬清一口应下。

        很快,十抬嫁妆被打开。

        宋琬清随便挑几样东西便问陈青莲,“这些不是我母亲的遗物吗?”

        “当然不是了。”只见陈青莲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本子,“这是你母亲当年留下的东西,一样一样,你母亲全都写在这上面,她的字迹你应该认识吧?”

        宋琬清接过册子看了看,一共只有三四页上面写了东西,确实是她母亲所写。

        她又把册子翻来覆去看了看,“这册子明显被人动过手脚,其中不知道少了多少页呢。”

        “清儿,你不能血口喷人呀。”陈青莲又委屈上了,“沈姐姐信任我,才把这些东西交给我,我一样也不敢乱动。”

        “不敢乱动?”宋琬清当真气笑了,她走到一个箱子前,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碧色的花瓶,“母亲,你可认识这个花瓶?知道它从何而来?”

        陈青莲愣了愣,她不认识。

        “这是青木刻花缠枝瓶,是先皇赐给我外祖父的第一个物件。”

        宋琬清放下瓶子,又拿起一个小鼎。

        “这是垂耳双龙鼎,也是我外祖父得到的赏赐。”

        她又拿起一个玉枕,“这是牡丹玉枕,是我娘得到的赏赐。”

        她挑衅的看向陈青莲,“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陈青莲脸色早就惨白如纸了,她没想到宋琬清虽然没有册子,但是她竟然认识这些东西。

        怎么可能?

        “很好奇我怎么知道吧?”宋琬清看穿了她的心思,“其实,你忘了,这些嫁妆其实出自我外祖父之手,是他给最疼爱的女儿准备的。”

        “我娘当初的册子虽然没有给我,但是外祖父那还有他给我娘的嫁妆清单!”

        说着,宋琬清当真拿出一个厚厚的本子,递给了陈青莲,“当初我娘的嫁妆,整整九十九抬,母亲要不要看?”

        “只可惜,我娘嫁进侯府之后,不断接济侯府,嫁妆也花了近一半。”

        “现在只剩下这些了,你们还要全偷走?良心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