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一把出鞘的刀

第二十九章 一把出鞘的刀

        “确实都是宋知秋的名字呀!”宋琬清连连点头。

        她看了陈青莲一眼,又把一沓契约在鼻子面前扇了扇,“这上面墨水的香气还这么浓呢,恐怕刚写出来没几天吧。”

        “不行吗?”陈青莲莫名有些慌,“从前这些铺子是我在管,现在知秋要嫁人,自然要以她的为主人重写一份,有什么问题吗?”

        “那就是说之前的主人不是她?”宋琬清故意问道,“那是谁?”

        “当然是我!”陈青莲一口咬定,“你娘把她给知秋的时候,知秋还小,自然写了我的名字。”

        她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清儿,这么多年,这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也怕你多想,这些铺子虽然不是你的了,但是侯府不会不管你。”

        “呵呵……”宋琬清低笑了起来,“陈青莲呀陈青莲,为了抢走我娘的东西,你真是煞费苦心。”

        陈青莲冷了脸,“宋琬清,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是你母亲,你怎敢直呼我大名!”

        “你这样的人,”宋琬清哼了一声,“不配我喊一声母亲。”

        “你!”陈青莲怒不可遏,“清儿,我真是把你宠坏了,你现在竟然这么目无尊长……”

        “陈青莲,你喊我娘一声沈姐姐,却费尽心思抢夺她女儿的嫁妆,你这样的人算什么尊长?”

        “宋琬清,你别血口喷人,嫁妆的事儿我刚刚已经跟你道过歉……”

        宋琬清再次打断她,“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她看了眼沉鱼,沉鱼立刻递上来一个厚重的册子。

        “你看好了,这是我从户部拿来的土地簿,上面清楚的记载了京城每一块土地、每一个铺子为谁所有,你看看那几块田究竟是谁的。”

        陈青莲傻眼了。

        田地买卖需要双方同意,在相关人员见证下交易,才能在户部登记、更改主人。

        她以为宋琬清是一个没怎么出过门的娇小姐,对这些事儿一窍不通,就自己重新拟了契约,写上了宋知秋的名字,然后找了户部的人弄个官印盖上。

        说白了,这些契约是假的,户部存根上面的主人依旧是宋琬清。

        陈青莲盘算着先蒙骗过去,时间一久,这些东西自然而然就是宋知秋的了。

        可她错了。

        上一世,宋琬清帮萧翊买卖田地,跟户部打的交道数不胜数,她这点伎俩根本不够看。

        “其实你们想拿走这些废纸,我也不在乎,”宋琬清弯了弯嘴角,“只不过,记住我的忠告,以后离那些铺子远点。”

        她转身招呼人抬嫁妆,就要回侯府。

        “清儿!”陈青莲慌了,不能让知秋这么嫁入楚王府,以后谁会高看她一眼?

        为了女儿,她决定再逼宋琬清一把。

        大庭广众之下,她跪了下去,“清儿,看在我照顾你这么多年的份上,看在知秋跟你是亲姐妹的份上,留下三十抬嫁妆吧。”

        她一痛哭流涕的跪下去,围观的人瞬间一脸不忍,开始七嘴八舌的逼迫宋琬清。

        “是呀,你母亲都给你留下那么多了,分一半给妹妹吧,怪可怜的。”

        “要不是因为你毁了容,你妹妹也不用嫁到楚王府为妾,这些嫁妆就当补偿给她。”

        “夫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作为长辈都给你跪下了,你再不答应,有些太不讲人情了。”

        ……

        风向几乎瞬间就变了,所有人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逼迫宋琬清让出一半嫁妆。

        宋琬清低头看向跪着的陈青莲,这女人脸上没有半点悔恨之意,到现在都在算计自己,看向自己的目光也充满了挑衅。

        她绝不会让!

        宋琬清眸色变冷,转头看向众人,“你们既然觉得她们可怜,何不拿出身上的积蓄,帮他们一把?”

        众人一时哑然,很快又开始反驳。

        “我们跟你们定安侯府无亲无故,凭什么出钱?”

        “就是,他们一个是你母亲,一个是你妹妹,你已经有那么多嫁妆了,分一点能怎么了?”

        “做人别太计较,贪得无厌没有好下场。”

        凛刀听得直皱眉,“这些人愚昧无知,琬清姑娘不必理会,不想给咱们就走。”

        “他们才不傻呢,”宋琬清笑了笑,“一分钱没出,还能借机当个好人,何乐不为?”

        “……”凛刀愣了愣。

        眼前的小丫头不是只有十五六岁吗?

        为什么这犀利程度跟他家主子有一拼了。

        “怎么办呀小姐?”沉鱼急的快哭了。

        宋琬清灵机一动,冲众人道,“其实,我给过妹妹嫁妆,上好的金簪子、玉镯子,但是人家不稀罕,都扔了。”

        她一脸委屈,“他们非要抢我娘的东西,不是因为穷,而是因为坏。”

        金簪子和玉镯子都不要?

        围观的人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此时跪在地上的人,是高高在上的侯府夫人,花轿里是楚王的爱妾,甚至尊贵的静妃娘娘都来送嫁。

        这样的人,可怜?

        那他们呢?

        简直可悲、可笑!

        风向再次改变,刚刚还满脸同情的人,此时又掉转矛头,对陈青莲母女指指点点。

        “太过分了,欺负人家嫡小姐生母没了,不做人呀!”

        “嫡小姐也是可怜,自己妈妈不在了,继母和庶女不知道怎么欺负她呢?”

        “有什么脸要人家生母的遗物,赶紧起来吧!”

        人言可畏,此时光是吐沫星子都能淹没陈青莲了。

        她踉踉跄跄的起身,“你不愿意……就算了。”

        她不想在此地多留,让送亲队伍立刻上路,自己则转身上了轿子。

        轿中,静妃娘娘已经等在那,脸色森寒,看起来十分不满。

        “沈月死后,你真是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她冷冷剜了陈青莲一眼。

        陈青莲低着头,伏小做低。

        “青莲,你这些年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连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都摆不平了吗?”

        “娘娘息怒,”陈青莲坐在那,心有余悸,“是青莲小看了那丫头。”

        她真的想不到,一场火灾,能让宋琬清脱胎换骨,竟连她也应付不了。

        “你打算怎么办?”静妃沉声问道,“这把匕首,你要怎么处理?”

        确实,刚刚的宋琬清就是一把出鞘的刀,让人害怕。

        陈青莲明白静妃的意思,“娘娘放心,我会尽快除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