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叫声师父小丫头不吃亏

第三十四章 叫声师父小丫头不吃亏

        第二天下了早朝,宋青山正与几位同僚有说有笑的往外走,却没想到竟碰见了萧九安进宫。

        众人忙恭敬的打招呼,“见过九王爷!”

        “定安侯。”萧九安点了宋青山的名字,其他人立刻同情的看了宋青山一样,然后迅速离开了。

        “九王爷,近来可好?”宋青山如芒在背,他最不喜跟萧九安打交道了。

        “不好。”萧九安的眸子极黑,盯着人看的时候,让人心里发毛,“侯爷应该知道你的大女儿在给本王看腿吧?”

        他尾音微微上挑,吓的宋青山一哆嗦。

        “是,本侯自然知道,也是一百个支持,不过她毕竟是个未出阁的黄毛丫头,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妥的……”

        萧九安打断她,“昨日,她的手受伤了。”

        宋青山愣了一下,他万万没想到萧九安拦住自己是为了这件事,他刚想解释,“九王爷莫误会,她……”

        “本王不管她的手如何受的伤,”萧九安冷冷开口,“只知道是在你们侯府!”

        “是是是!”宋青山擦了擦额头的汗。

        “这样的事儿,本王希望以后别再发生,直到本王的腿痊愈。”

        “是是是,绝不会再发生了。”宋青山胆战心惊,直到萧九安的轮椅走了很远,他才敢抬起头。

        他眸中浮现一抹寒光,咬牙切齿道,“这个贱丫头,敢告状,真是该死!”

        萧九安进了御书房,庆帝正在写字。

        “臣弟见过皇兄。”萧九安推动轮椅上前,“皇兄的字,真是越发有大家风范了。”

        “哈哈哈……”庆帝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老九又在取笑朕了,父皇在世的时候,谁都知道,他最喜欢你的字。”

        萧九安面色淡淡,“为人父母,总是对小的多一些偏爱嘛。”

        “那倒是,父皇总是偏爱你。”庆帝顿了顿,又问道,“你的腿治的怎么样了?清儿那丫头当真得了老国医的真传?”

        萧九安笑着摇了摇头,“上次她送来一碗药,害得臣弟昏迷了一天一夜。”

        “啊?”庆帝先是一愣,又哈哈大笑起来,“这丫头,胆子是真大,她若真是一碗药毒死了我们大雍的战王,朕一定饶不了她。”

        ——

        宋琬清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宋青山下朝回来。

        她福了福身子就打算走,不想多言语。

        “站住!”没想到宋青山沉声叫住了她,“我听你母亲说,你召见了各个店铺的掌柜,要看账本?”

        “是。”宋琬清应了一声。

        “胡闹!你能看懂什么?”宋青山没好气,“别瞎折腾了,你出嫁前,这些东西就交给你母亲打理便好。”

        “父亲和母亲的心意,女儿心领了。”宋琬清寸步不让,“但是,自从上次母亲和妹妹联合要偷走女儿的所有嫁妆,女儿就决定了,这些东西还是握在自己手里放心。”

        宋青山瞪大了眼睛,“宋琬清,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你非要把你先母留给你的那点东西,败坏光了,才开心吗?”

        “这就不劳父亲操心了,女儿败坏光了,总比被自家人偷光了好!”宋琬清说完也不理会宋青山铁青的脸,抬脚就走。

        “你!”宋青山打不得、骂不过,气得脸色发青,“真是个不孝女!”

        宋琬清一路去了战王府,开始正式跟凛刀学功夫。

        她的需求很简单,不要学多少招式,只想学几招在关键时候保命。

        一个时辰过的极快,结束的时候,她已经满头大汗,看起来累坏了。

        中间的时候,萧九安才回来,也没说什么,依旧坐在檐下看书,是不是看他们一眼。

        终于结束,宋琬清感觉身心舒畅,冲凛刀一鞠躬,“谢谢师父。”

        师父?

        凛刀瞬间闹了个大红脸,忙摆了摆手,“不敢当不敢当,琬清姑娘还是叫我凛刀侍卫吧。”

        “那怎么行?”宋琬清很坚持,“以后就叫师父了,除非师父不想教徒儿了?”

        虽然不知道凛刀究竟在高手榜上排多少名,但是宋琬清可以肯定,绝对名次不低,自己不吃亏。

        而且凛刀跟萧九安不一样,关键时候,这人能救自己的命。

        凛刀还想推辞,就听见不远处某人咳嗽了一声。

        他转头一看,檐下的桌上,茶水和点心已经准备好了。

        “那好吧!琬清姑娘也累了,喝口茶,吃点东西再回去吧。”

        “好。”折腾这么久,宋琬清确实饿了。

        她吃饱喝足,才带着沉鱼离开了。

        她前脚一走,凛刀才吞吞吐吐道,“王爷,让琬清姑娘喊我师父,不太好吧?”

        “为何?”萧九安抬头看了过去。

        凛刀挠了挠头,“她是侯府嫡小姐,我就是个侍卫,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萧九安轻笑一声,“怎么?她叫你一声师父,你就敢拿捏她了?”

        “当然不敢。”凛刀慌忙摇头。

        “你确实不敢,”萧九安唇边的笑意放大了几分,低下头继续看书,“小心点,别被拿捏了就好。”

        小丫头的那点心思,他会不明白?

        他家这侍卫,将来保不齐要被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叫声师父,小丫头不吃亏!

        三天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薛长贵、林宏盛等人送来了各自铺子的账本。

        宋琬清放在了一旁,似乎并没有翻看的意思。

        她懒懒道,“以后每个月月初、月中的账,都送来我这儿就好,不必再给夫人了。”

        “是。”薛长贵等人立刻答应下来。

        “大小姐,您想清楚了?”林宏盛却一脸鄙夷,“这账……您能看明白吗?”

        他笑了笑,“大小姐,这铺子交给夫人打理,有条不紊,您也乐的清闲,不是一举两得吗?”

        宋琬清目光凉凉的看着他,“林掌柜说的也是,可做人呢,不能只管眼前,我以后出嫁,这些铺子是要带走的,与其等到那时候手忙脚乱,倒不如早点收回来。”

        她语气肯定道,“我相信夫人那边也不会反对。”

        “……”林宏盛干笑了两声,“我等还是先问一下夫人的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