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你想杀了宋琬清

第三十九章 你想杀了宋琬清

        第二天,是宋知秋和萧翊回门的日子。

        宋琬清早早的准备去战王府,不想碰见两个讨厌的人。

        她吩咐沉鱼带两个账本,打算在萧九安那赖上一天,顺便蹭点好吃的点心。

        可没想到,还是在侯府门口遇见了他们。

        “长姐,这么早,要出门吗?”宋知秋依旧带着面纱,笑意盈盈的打招呼。

        “是呀,本来想躲开不想见的人,可没想到……”宋琬清摇了摇头,“一大早上,还真是晦气!”

        这已经不是阴阳怪气,而是直接怼脸开骂了。

        宋知秋恨得咬牙,脸上却依旧维持着笑容,“你是不想看见我,还是不想看见我们一起回来?”

        萧翊就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宋琬清,你抢了我的嫁妆又怎么样?”宋知秋逼近一步,得意道,“毁了我的脸又怎么样?”

        她一脸得意和幸福,“翊哥哥还是很爱我,亲自陪我回门,还带了厚礼。”

        “是吗?”宋琬清笑了笑,“那不知道成亲三日,他有没有爱到能跟你这个丑八怪圆房呢?”

        “……”宋知秋的脸色瞬间就白了。

        她恨得睚眦欲裂,“不是翊哥哥不肯同我圆房,是我,我想等脸好了,给我和翊哥哥一个美好的洞房花烛夜。”

        “是吗?”宋琬清耸了耸肩,“你自己信就好了,你开心就好。”

        她安慰似的拍了拍宋知秋的肩膀,开开心心的往外走。

        宋知秋几乎将手里的帕子撕了,一跺脚,大步往落霞苑去了。

        三天了,她脸上的点朱砂没有半点消散的痕迹,她不会真的毁容了吧?

        “清儿,等一下!”

        宋琬清上马车前,又被萧翊叫住了。

        她心里翻了好几个白眼,觉得萧翊和宋知秋还真是天生一对,一样的招招人烦。

        她回头,不耐烦的看过去,“楚王殿下有什么吩咐吗?”

        “清儿,你何必对我这个态度?”萧翊看起来十分委屈,“我也不想娶知秋,你应该明白。”

        “呵呵……”宋琬清笑了笑,没说话。

        “清儿,楚王妃的位置,我会一直给你留着。”萧翊伸出手,想去抓宋琬清,却被躲开了。

        他尴尬的笑了笑,“我还没跟知秋圆房,我的第一次……想留给你,我心中唯一的楚王府。”

        宋琬清差点吐了,还真是把她当成傻子了?

        她忍不住扬声问道,“那在公主府那次,难道楚王不行,那事儿根本没办成?”

        “……”萧翊瞬间脸红脖子粗,压低声音,“那次不算,那次是宋知秋投怀送抱,清儿,换成任何一个正常男人,在那种情况下,都会犯错。”

        他又去找宋琬清,“清儿,你相信我,我对你一片真心。”

        “够了,这次是宋知秋,下次可能是李知秋、王知秋,”宋琬清再次躲开,“你还要犯多少次错?你这种真心,比路边的草还贱,不适合我。”

        她说完转身上了马车,留给萧翊一个潇洒的背影。

        “她好像,真的完全不一样了。”萧翊看着远去的马车,眯了眯眼睛,才往侯府里走去。

        落霞苑里,宋知秋摘下了面纱,哭的泣不成声,“母亲,怎么办?我的脸……”

        “知秋,你先别急,萧翊没找宫里的太医给你看看吗?”陈青莲也是一脸担心。

        侯府的郎中明明说点朱砂的毒,三五天就会彻底消散,可宋知秋的脸怎么半点不见好?

        “没有。”宋知秋摇了摇头,“翊哥哥不想太多人知道我的脸这样了。”

        “那你还没去拜见皇后娘娘?”

        宋知秋点了点头,“翊哥哥派人去送话,说是我染了风寒,过几日再去拜见皇后娘娘。”

        “这样也好。”陈青莲马上找来了侯府的郎中,再次为宋知秋检查。

        萧翊进来的时候,她把人叫到了一边,“宋琬清不能留了。”

        “什么意思?”萧翊没太明白。

        陈青莲压低声音,“很明显,她已经知道我们的意图,而且开始处处跟我们作对,等老国医回来,只怕会跟我们翻旧账。”

        她眼底泛着寒意,“与其等以后多一个敌人,倒不如杀了,眼不见为净。”

        萧翊瞬间惊得瞪大了眼睛,“你……你想杀了宋琬清?”

        陈青莲点了点头,又立刻补充,“这也是静妃的意思。”

        萧翊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些犹豫的开口,“我觉得不行,若是老国医回来,发现他最心爱的外孙女死了……”

        “大不了让那个老家伙回不来。”陈青莲看向萧翊,“楚王,现在可不是心软的时候,明摆着老国医不能为我们所用,难道要眼睁睁看他站到宸王那边吗?”

        萧翊再次沉默了。

        陈青莲等了一会儿,有些不耐烦道,“楚王,没什么好犹豫了。”

        “母亲,这件事我来安排。”萧翊抬起头,语气毋庸置疑,“你不用再管了。”

        陈青莲点了点头,“还请楚王不要耽误太长时间。”

        郎中给宋知秋检查完了,“奇怪,知秋小姐中的确实是点朱砂,却又与普通的点朱砂不尽相同。”

        “母亲……”宋知秋急的直掉眼泪。

        “有解药吗?”陈青莲直接问道。

        “这个……恕老夫无能为力,若是普通的点朱砂,解药我倒是有,但是知秋小姐脸上的点朱砂……”

        “难道我的知秋真的要一辈子这样吗?”

        “非也非也!”郎中摇了摇头,“只不过,这毒到底什么时候能自行消散,就不一定了,也是十天半个月,也许……一年半载也有可能。”

        “呜呜呜……”宋知秋瞬间大哭起来,“母亲,翊哥哥,我不要当丑八怪,我不要当丑八怪。”

        她一把抓住陈青莲的胳膊,“母亲,你去找宋琬清,逼她交出解药。”

        “不行,现在的宋琬清,绝不能信。”陈青莲不敢冒险,“若是她再做手脚,知秋,你有可能真的彻底毁了容。”

        她轻声安抚道,“你放心,这几日,我派人送信给你姨母,让她帮忙想办法。”

        宋知秋只能暂时接受。

        她可怜巴巴的看向萧翊,“翊哥哥,你不会嫌弃我吧?”

        “别说傻话。”萧翊六神无主的敷衍了一句,心中却一直记挂着要杀宋琬清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