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萧九安为什么要帮她

第四十四章 萧九安为什么要帮她

        宋琬清和沉鱼回到景清阁,就见宋青山和陈青莲都没走,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下贱胚子,一晚上,你去哪鬼混了?”宋青山张口就骂,“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

        “清儿呀,彻夜未归,你这次确实太过分了,”陈青莲唉声叹气,“母亲也没法帮你说话了。”

        她看见宋琬清如今安然无恙的站在这儿,心中当真是震惊至极。

        昨夜,楚王萧翊派来的虽然不是什么绝顶高手,但也是一等一的刺客,为什么宋琬清看起来毫发无伤?宋琬清这一夜又去了哪里?那刺客呢?

        陈青莲一肚子问题,死死的瞪着宋琬清。

        宋琬清冷笑一声,“父亲不分青红皂白,就骂的这么难听,可还记得我是你的女儿?”

        “我这是恨铁不成钢!”宋青山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你到底去哪了?你想让定安侯府成为笑话吗?”

        “笑话?”宋琬清当真笑了,“宋知秋跟楚王在公主府那一次,定安侯府不已经成为笑话了吗?”

        她挑眉看向旁边,“陈青莲,我说的没错吧?”

        两人瞬间气得捶胸顿足,恨不得撕了宋琬清的嘴。

        “你怎么就变成了这幅样子?”宋青山指着宋琬清的鼻子,“太让我失望了。”

        “父亲也让女儿很寒心呀。”宋琬清看了沉鱼一眼,沉鱼便把一盒点心放在了桌上。

        宋琬清接着说道,“什么彻夜未归?女儿只不过是早起去给您买点心了,既然父亲不领情,沉鱼,把点心收起来吧。”

        这盒点心,是她离开战王府时,凛刀拿给她的。

        她才不舍的给宋青山,不过用它来让宋青山闭嘴,倒也合适。

        果然,宋青山张了张嘴,却无话可说。

        纵使他清楚的知道宋琬清晚上不在景清阁,可也无法摆在明面上说,否则,他就间接承认了昨夜的刺杀他也有份儿。

        “清儿,还有一事,母亲想要听一个解释。”陈青莲在旁边缓缓开口,“有下人说,昨夜景清阁有陌生男子出没。”

        她苦口婆心道,“母亲自然相信你不会在侯府乱来,可女儿家的清誉,你不能不在乎呀。”

        “陌生男子?”宋琬清脸色变了变,“是哪个下人看见了?”

        陈青莲端着主母的架子,“这……我自然不能将她说出来。”

        “是陌生男子?还是刺客?”宋琬清冷冷道,“此人看见有人要杀我,却不提醒我,反而去跟你告状,她是巴不得我死吧?”

        她挑了挑眉,“又或者,这刺客根本就是你陈青莲派来的?”

        “清儿,你怎么能如此揣测母亲的心?”陈青莲委屈的看着宋青山。

        “简直一派胡言!”宋青山直摇头,“清儿,你母亲也是担心你,你竟然怀疑她要杀你?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良心?父亲这话问得好。”宋琬清点了点头,“女儿一片孝心换来了什么?是你们的兴师问罪,就算我真的彻夜未归、景清阁真的有陌生男人出没,你们作为父母,不应该担心我的安危呢?”

        “可实际呢?你们只会疯狂往我身上泼脏水,巴不得我毁了清誉、丢了性命,你们这样连合格的父母都不算,还配提良心吗?”

        宋青山和陈青莲被劈头盖脸数落一顿,却毫无还口之力。

        “沉鱼,我累了,送客吧!”宋琬清肩膀疼的厉害,没有心情再与他们胡搅蛮缠。

        宋青山和陈青莲灰头土脸的走了。

        一进落霞苑,宋青山就将矛头指向了陈青莲,“你们怎么办的事儿?”

        “侯爷息怒,”陈青莲思来想去,只有两种可能,“许是刺客没找到下手的机会,又或者……”

        她神色凝重了几分,“是萧九安掺和了此事。”

        宋青山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你是说……是萧九安的人帮忙解决了刺客?”

        “有可能。”

        “为什么?”宋青山想不通,“萧九安可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又怎么会在意一个小丫头的死活?”

        陈青莲猜测道,“会不会那丫头真的能治好萧九安的腿?”

        宋青山不说话了,思来想去,只有这一种可能。

        可如果真的是这样,这宋琬清的命倒不用他们亲自动手了。

        只可惜战王府从来都是密不透风,萧九安的腿究竟如何,他无法得知。

        “今日知秋何时回来?”昨夜派了刺客,今天宋知秋肯定会悄悄回来。

        “估计快了。”

        “让她把这件事告诉萧翊。”宋青山眼中泛起寒意,“如果萧九安的腿真的要治好了,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陈青莲立刻明白了其中深意,唇边扬起一抹笑容。

        很快,宋知秋带着斗笠,从后门进了侯府,来到了落霞苑。

        “怎么回事?”一路上,她没听见任何关于定安侯府死人的消息,觉得奇怪,“宋琬清死了吗?”

        “死什么?好端端的在景清阁呢。”陈青莲皱眉,“萧翊找的什么人?”

        “没死?”宋知秋惊呆了,“怪不得,那刺客也没回去复命,翊哥哥就猜测可能出了什么问题。”

        她怎么也想不通,“怎么会这样?”

        陈青莲此时越发肯定了,“看来,确实是萧九安插手了此事。”

        “九王爷?为什么?”宋知秋气得直跺脚,“九王爷为什么要帮她?”

        “知秋,你回去将此事告诉萧翊,”陈青莲眯了眯眼睛,“就说很有可能,宋琬清要医好萧九安的腿了。”

        “怪不得九王爷愿意帮她。”宋知秋点了点头,“母亲放心,我回去就告诉翊哥哥。”

        萧翊得到消息的时候,气得摔了茶杯,“你说萧九安的腿要医好了?”

        “很有可能,不然他不可能帮宋琬清。”宋知秋肯定道。

        萧翊没说话,急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这个萧九安,从前就是皇位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如果他的腿真的好了,后果不敢想象。

        他思来想去,决定马上进宫,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庆帝。

        至少要弄清楚庆帝对这个弟弟究竟是什么态度,他才能知道要采取什么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