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是夫人让我送假账本

第四十六章 是夫人让我送假账本

        “夫人所言极是。”林宏盛用力点了点头,“彩宝堂生意极好,我每日招待客人,研究和挑选新的首饰,忙的不可开交,所以账本上难免出现点纰漏。”

        宋琬清垂首看他,“彩宝堂每月进账多少银子?”

        林宏盛眼见有了希望,立刻颇为得意的扬声道,“彩宝堂一个月进账大约有三百两。”

        他身后的那些掌柜闻言都微微惊讶,显然没想到彩宝堂这么挣钱。

        “三百两银子,差不多是侯府一个月开销了。”陈青莲赞赏的点了点头,“确实是辛苦林掌柜了。”

        宋琬清勾了勾唇,转而看向薛长贵,“薛叔,广生堂一个月进账多少?”

        “五百两!”薛长贵的话掷地有声。

        林宏盛等人傻眼了,他们从前并没有把这些药铺、医馆的人放在眼里,觉得他们挣不了多少钱,却没想到是这样。

        陈青莲同样十分震惊,她虽管理着这些铺子,但看账本的事儿都交给了侯府的账房,她自己基本不看。

        她也从不知道原来广生堂才是最挣钱的铺子。

        宋琬清看向林宏盛,“林掌柜还有什么话可说?广生堂的客人和杂事可比你彩宝堂多出十倍不止,可人家的账目没有半点问题。”

        “大小姐!”林宏盛整个人趴在地上,“小的知错了,请大小姐再给一次机会。”

        “你错的只是这一次吗?”宋琬清拿起他刚刚送来的账本,直接摔在他脸上,“这次的账目,你敢说没问题?”

        林宏盛脸色一片惨白。

        宋琬清冷冷道,“若是我没发现问题,你就会一直戏耍我吧?林宏盛,这样的掌柜,我可不敢要。”

        沉鱼立刻上前,“请交出掌柜钥匙。”

        “夫人,帮帮我,帮帮我。”林宏盛求助的看向陈青莲。

        可此情此景,陈青莲怎么帮?

        她只能深深叹了一口气,“是你自己不争气,本夫人爱莫能助。”

        “……”林宏盛傻了眼,“夫人,是你让我送一本假账给大小姐,你现在却要置之不理了吗?”

        陈青莲惊得瞪大眼睛,没想到林宏盛这么快背叛她,“林宏盛,你胡说什么?”

        “清儿,”她慌张的解释起来,“别听他胡说,他这是狗急跳墙、乱咬人。”

        宋琬清笑了笑,“林宏盛,你看清楚了吗?知道自己该跟着什么人了吗?”

        这话一出,陈青莲当即脸色十分难看,带着红梅转身离开了。

        然而,却无人在意。

        “大小姐,从前是小的有眼无珠,错信了贼人,小的知错了,以后一定对大小姐忠诚。”林宏盛不停的磕头。

        “你有这个觉悟自然好。”宋琬清淡淡道,“不过,我也不会轻易信你,你先交出掌柜钥匙,在彩宝堂当个伙计吧,若是表现的好,以后再把掌柜钥匙给你。”

        “当伙计?”林宏盛明显有些犹豫。

        “你不愿意?”宋琬清反问。

        “愿意愿意,小的愿意。”林宏盛立刻表忠心,“只要能跟着大小姐,当一辈子伙计也愿意。”

        至少先留下来,才有希望拿回钥匙。

        林宏盛一咬牙,把掌柜钥匙交给了沉鱼。

        他身后的其他掌柜见状,都吓得面色惨白,不敢抬头。

        因为,他们交的账目,也同样存在问题,若是宋琬清追究起来,他们都得回去当伙计了。

        宋琬清自然知道他们的心思,朗声道,“今日的事,到此为止,你们交的这些账目,我就不看了。”

        所有人松了一口气。

        “这个月十五,我希望你们别让我失望!”

        “请大小姐放心!”

        宋琬清扬了扬手,这些人便三三两两的离开了。

        “小姐,”沉鱼把掌柜钥匙交给宋琬清,“您真打算以后还重用这个林宏盛吗?我看这人十分狡猾。”

        宋琬清笑了笑,“你这个小傻子都不信的人,本小姐怎么敢信?”

        沉鱼瘪了瘪嘴巴,“那小姐还留着他干什么?不怕他使坏吗?”

        “短时间内不会,而且彩宝堂的生意我不懂,突然换掌柜并不合适。”宋琬清想了想道,“得尽快找一个新掌柜。”

        沉鱼了然的点了点头,“小姐放心,奴婢这就去找几个合适的人选,让小姐好好挑一挑。”

        ——

        回到落霞苑,陈青莲气疯了,发了好大的脾气,晚膳都没吃。

        她看出来了,宋琬清是想跟她彻底撕破脸,一点情面也不留了。

        入夜之后,宋知秋悄悄来了。

        “怎么样?萧翊怎么说?”陈青莲有些坐不住,“这个宋琬清,我是多一天都不想看见了。”

        “翊哥哥说,他已经告诉皇上了,可是皇上的意思他摸不准,所以,九王爷暂时不能动。”

        陈青莲并不意外,追问道,“那宋琬清呢?”

        “宋琬清当然要杀。”宋知秋同样咬牙切齿,“母亲再想想办法吧,我们在楚王府,肯定不方便动手,杀宋琬清还得靠母亲。”

        “找刺客恐怕不行,有萧九安的人暗中保护,我们杀不了她。”

        陈青莲想了想,忽然冲宋知秋招了招手,在她耳边低语了些什么。

        宋知秋听完,皱了皱眉,“能行吗?”

        “让萧翊想办法,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他还想进什么东宫?”陈青莲眼神泛起一阵毒光,“就再让宋琬清那个贱人嘚瑟几天。”

        “好,母亲放心,女儿回去就同翊哥哥说。”

        “知秋,”陈青莲心疼的看着宋知秋的脸,这么多天过去,宋知秋的脸还是那样,“你跟萧翊……圆房了吗?”

        宋知秋摇了摇头,“没有,不过不是翊哥哥嫌弃我,是我自己……”

        她红着眼睛,“我不想让翊哥哥看见我这张脸,母亲,我的脸不会永远这样吧?”

        “不会的。”陈青莲拍了拍宋知秋的后背,“等宋琬清跪地求饶的那一刻,母亲一定让她拿出解药,到时候,你的脸很快就好了。”

        “对,到时候,我们想怎么折磨她都行,还怕她不肯拿出解药吗?”宋知秋越想越兴奋,“她死前,我一定划烂她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