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恐怕找到的只有尸体了

第八十三章 恐怕找到的只有尸体了

        第二日,宋琬清一大早就去了自己置办的院子。

        “小姐,”章俊义恭敬道,“昨日您救回来的那个男子醒了。”

        宋琬清点了点头,“可说了什么?”

        “没有,伤的太重了,有意识,说不太清楚话。”章俊义压低声音道,“不过,昨日我给他换衣服的时候,发现了这个。”

        他递了一个腰牌过去,“既然凭腰牌进出,说明不是主子,估计是哪个府上的下人。”

        宋琬清接过腰牌,反复看了看,神色越发凝重,她认出那是进出皇宫的腰牌,难道是宫里的侍卫?

        “我今日再为他把一次脉,之后你仔细照看,人好了之后,就让他走吧。”她又提醒了一句,“记住,不可透露我们的身份。”

        她救人虽是好事儿,可不想因此跟宫中扯上任何关系,而且这人被追杀了,显然情况很复杂。

        “是,小姐!”章俊义垂首应道。

        宋琬清抬脚进了寝屋,果然见那年轻男子已经醒了。

        昨日将人救回来的时候,宋琬清急着救人,此时才第一次打量眼前的人。

        他看起来年纪不过十七八岁,浓黑的剑眉,眸子清澈、明亮,挺直的鼻梁下,唇色竟然比一般女子还要红。

        他看见有人进来,瞬间挣扎着要起来。

        “别动!”宋琬清几步上前,“你身上的伤口还未愈合,不可乱动。”

        男子仰着头,眼睛亮亮的看着宋琬清,“昨日,是姑娘救了我吗?”

        他一开口说话,声音虽然有些沙哑,但依旧听起来很清澈,像泉水碰击到石头上一样悦耳,而且,他牙齿很白,笑起来十分明媚。

        宋琬清微微惊讶,这人刚才鬼门关走一趟,竟然能笑的这么开心?还真是没心没肺。

        “我把你把脉。”宋琬清将手指轻轻搭在男人的腕间。

        男人看着她,嘴巴不停,“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肯定已经死了……”

        他嘿嘿笑了一声,“其实昨天昏迷之前,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姑娘,你的医术真厉害。”

        宋琬清一脸无奈,收回了自己的手,“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再静养几日便可下床走动了。”

        “谢谢姑娘,”男子用力仰着脑袋看她,“姑娘叫什么名字?待我病好了,回宫……回家去,一定拿了重礼感谢你。”

        “公子客气了,我本是医者,救人只是举手之劳。”宋琬清没有报上名字,反而试探道,“不知道公子叫什么?”

        “我叫萧昀……子,”男子低下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小允子!”

        小允子?

        宋琬清瞬间心中有了一个猜测,这人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她也没有多问,“那允公子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喂,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男子的声音在身后焦急的响起。

        宋琬清来到外面,又跟章俊义交代了一番,“不要暴露身份,好好伺候他养伤,等他走了,去战王府给我送个信儿。”

        “是,小姐。”

        “对了,腰牌扔了吧,就当是他弄丢了,不用还给他了。”

        “是。”

        上了马车,沉鱼才忍不住好奇问道,“小姐,你为什么让章叔扔了那公子的腰牌呢?”

        “他不想暴露身份,自然也不希望那腰牌被咱们捡到。”宋琬清淡淡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两人回到战王府,正好在门口遇见了进宫回来的萧九安。

        “见过九王爷!”宋琬清微微好奇,萧九安是在宫中待了一夜?还是今天一早又进宫才回来?

        萧九安抬了抬眼睛,“这么早,婉清姑娘出去了?”

        “回九王爷,小女去了广生堂一趟,拿了些药材。”她们回来的路上,确实去了广生堂,替萧九安拿了些药材。

        萧九安点了点头,凛刀在后面推着他进了王府。

        宋琬清静静的跟着,“九王爷,宫中出什么事儿了吗?”

        在战王府住这么久,她从未见过萧九安如此频繁的进宫,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儿。

        “没什么。”萧九安低声道,“你好好研究本王的药,其他的事儿,跟你无关。”

        “是,九王爷!”宋琬清站在原地,目送着萧九安离开了。

        凛刀推着人进了临风居,才忍不住问道,“王爷,太后的病何不让琬清姑娘去看看?”

        “怎么?嫌你的小徒弟脑袋太牢了?”萧九安声音隐隐不悦,“她就算治好了太后,能有什么好处?若是治不好……”

        “属下考虑不周。”凛刀摸了摸鼻子,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

        执墨跟在后面,适时地开口,“回王爷,属下听说……宸王失踪好几天了。”

        萧九安皱了皱眉。

        “王爷,咱们要去帮忙找一找吗?”

        “不必。”萧九安摇开银骨扇,“让他们自己去闹吧。”

        之后的几天,宋琬清没再去看那个小允子,直到章俊义来了。

        “小姐,那位公子已经离开了。”章俊义拿出一封书信递了过去,“留下了这个。”

        宋琬清接过去一看,封面上的字迹洒脱有力,写着:恩人姑娘亲启。

        她扯了扯嘴角打开了信封,里面洋洋洒洒写了两页,全是感激之话,还说会回来找她、携重礼。

        “章叔,”宋琬清当机立断,“回去尽快把院子卖了。”

        “啊?”章俊义微微惊讶,院子他们才打扫出来不久,宋琬清还没去住过,怎么就要卖了?

        “在城东再找一个。”原来的宅子在城西。

        宋琬清把信给章俊义看,“我不想他再找回来。”

        “明白,我这就去办。”章俊义很快离开了。

        与此同时,皇宫慈宁宫中,楚王萧翊和楚王妃宋知秋都在,太后近日旧疾复发,两人在床前侍疾。

        当今太后是庆帝生母,前朝皇后,年近五十,躺在床上,迷迷糊糊间一直喊着,“小六回来了吗?”

        “皇祖母,”萧翊柔声道,“六弟前阵子出宫了,还没回来呢。”

        “这都几天了?”太后最疼爱六皇子,也就是宸王萧昀,“皇帝没派人去找找吗?”

        “已经派了,皇祖母放心。”萧翊眼底浮现一抹狠厉,“应该很快就能找到。”

        只不过,找到的恐怕是尸体了。

        soso8888.com      xiaoshuodang.com      7k-7k.com      sxwu.net



        readxiaoshuo.com      xsjia.net      xiaoshuo88.com      gyshu.com



        xzbiquge.com      ebookdown.net      d1zw.net      74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