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早就上了他们的当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早就上了他们的当

        宋琬清拿到定安侯府的房契之后,便再也没有管过粮草的事儿,哪怕宋青山派人来请。

        “就说我忙着帮九王爷治腿呢,实在是不方便。”

        来人回去传话之后,宋青山只是一笑了之,“算了,叫她来是给她面子,她人不来银子到账就行。”

        战王府内,萧九安听说了,轻笑一声道,“这丫头……是在挖坑呢。”

        接下来的时间,宋琬清要么进宫看望太后、帮几位妃嫔诊平安脉,要么留在战王府陪萧九安练习走路,再就是时不时的跟萧昀和巫言玉出去骑马、看戏。

        她不去定安侯府,也没再去左相府,像蛰伏于暗处的兽,等待着自己的猎物。

        半个月后,萧九安的腿几乎完全好了,他可以行走自如,只是腿脚上的功夫大不如从前。

        “这事儿九王爷急不得,还是得慢慢磨炼。”这天,宋琬清陪着他在王府内的花园散步。

        此时已经是初夏,阳光和煦,花园里的花争奇斗艳,美不胜收,到处都是生机盎然的模样。

        萧九安显然并不着急,现在除了王府内的人,并没有其他人知道他的腿已经好了。

        他扯了扯嘴角道,“也就这一两日了。”

        “恩?”宋琬清没明白他的意思。

        “宋青山的粮草……”萧九安提醒了一句,“巫鸣不会让粮草运到战场,毁了他自己的名声,所以也就这一两日吧,粮草的问题就会上报朝廷。”

        宋琬清赞同的点了点头,“左相确实有些手段,不过,还是逃不出九王爷的法眼。”

        果然,当天下午,朝中便传来了消息,宋青山入狱!

        执墨送来消息的时候宋琬清也在,“说是粮草出了问题,有贻误军情、通敌卖国之嫌,皇上有意要夺了宋青山的侯位。”

        “他这个时候能保住性命已经是万幸,还想要官位?”凛刀撇了撇嘴,“真是不知死活。”

        执墨看了眼宋琬清,又继续道,“楚王和静妃娘娘不知道会不会袖手旁观。”

        “一定会!”宋琬清斩钉截铁的说道。

        此时,刑部大牢里,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宋青山还在叫冤。

        “此事与我无关,我是被冤枉的,我要见楚王殿下,我是楚王殿下的老丈人,你们快点放我出去。”

        宋知秋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些疯话。

        “父亲,别喊了!”她连忙阻止宋青山,“你现在自身难保,怎么能把翊哥哥也拉进来?”

        “知秋,知秋你来了,”宋青山隔着栅栏一把抓住宋知秋的手,“父亲就知道你最孝顺,你一定不会不管父亲的,对不对?”

        “你快点救父亲出去,这里又潮又湿,父亲实在是受不了了。”他说着说着竟忍不住老泪纵横。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宋知秋担心的问道。

        今天,萧翊在朝堂上才知道了宋青山接下了往西北运粮草的差事,而且粮草出了问题,他回去便把宋知秋骂了一顿,说宋青山、宋知秋父女贪婪、愚蠢,无可救药。

        宋知秋委屈的不行,因此从头到脚,她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是左相,是巫鸣害我。”宋青山咬牙切齿的说道,“就是巫鸣,他陷害我。”

        宋知秋皱了皱眉,“所以,运送粮草的差事,真的是巫鸣给你的?”

        宋青山点了点头。

        “父亲,你怎么这么傻?巫鸣是宸王的人,你怎么能信他?”宋知秋恨铁不成钢,“你缺钱可以跟女儿说,为什么要冒这个风险?”

        “巫鸣是宋琬清的生父,我本想着利用这件事,从巫鸣手中敲来这件美差,如果赚了钱,也可以给你,谁能想到……”

        宋知秋觉得不可思议,“你说……巫鸣是宋琬清的生父?真的吗?”

        宋青山肯定的点了点头,“对了,还有宋琬清,这件事根本就是他们父女早就串通好了,合伙坑我,太可恶了,太可恶了。”

        他气得不行,“等我出去了,我一定饶不了他们。”

        宋知秋暗暗心惊,如果宋青山说的是真的,那么以后宋琬清岂不是更难对付了?

        而且宋琬清已经害死了她娘,现在连她爹也不放过吗?简直可恶至极。

        “父亲,你冷静一下,先别着急,把事情前前后后跟女儿说清楚,”宋知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回去找楚王商量一下,看看如何救父亲。”

        “好,好。”宋青山使劲回忆了一下,便将自己如何去左相府敲诈巫鸣,然后巫鸣又如何妥协的事儿说了一遍。

        宋知秋越听越生气,“父亲。你当真是糊涂,怎么就上了他们的当?”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但凡您把这件事告诉我和翊哥哥,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父亲……也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嘛。”宋青山明显底气不足。

        “行了,那你好好保重,女儿这就回去跟翊哥哥说一下情况,让他想办法尽早把你弄出去。”

        “好,你快点回去吧,一定要快点救爹出去,爹在这里生不如死。”宋青山可怜巴巴的样子。

        宋知秋赶紧回了楚王府,结果萧翊直到天黑之后才回来。

        她赶紧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萧翊,“翊哥哥,这件事分明就是巫鸣和宋琬清一起算计我爹,他们太过分了,你一定要救出我爹呀。”

        “又是宋琬清?”萧翊微微惊讶,此时的宋琬清显然与他记忆中的那个单纯的小丫头完全不同了。

        “是,这个宋琬清手段太高明了,简直可恶至极。”宋知秋陷入到自己的仇恨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萧翊的神情。

        萧翊沉默不语,如果宋琬清的生父真的是巫鸣,那宋琬清当真比宋知秋有价值太多了。

        自己终究是选错了吗?

        “翊哥哥?”宋知秋见他一直不说话,顿时有些着急,“翊哥哥,你快想想办法吧,一定要救出爹爹,刑部大牢那种地方,哪里是父亲能忍受的?”

        萧翊的脸色十分难看,“他搞到这个差事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找人给楚王府送一个信儿?如果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倒是想起来他还有一个女婿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