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哀家是不是不该瞒着她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 哀家是不是不该瞒着她了

        宋琬清立刻向后退了一步,可身上难免还是弄上了污渍,她不喜的皱了皱眉。

        “大胆贱人,你敢谋杀本宫?”玉贵人终于顺了气,顿时破口大骂起来,“来人,把她给我拉出去,重打三十大板!”

        “我看谁敢动我?”宋琬清环视一周,“我是太后娘娘亲封的医女,又是皇上亲自指派负责玉贵人的胎,谁若是想伤我,先去太后和皇上那请了旨再说吧!”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上前了。

        玉贵人恨得咬牙切齿,“好你个大胆刁奴,你等着,本宫跟你没完!”

        “娘娘还是少生些气,对孩子不利!”宋琬清不咸不淡的开口。

        玉贵人当真是气疯了,可现在确实也动不了宋琬清,她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有你后悔的时候!”

        晚膳之后,宋琬清写了方子,让厨房熬了药端过来。

        “娘娘,把这个药喝了,再去休息吧。”

        玉贵人看着那碗里浓稠发黑的液体,感觉味道冲的她睁不开眼睛了,“先拿远一点。”

        她皱着眉看着宋琬清,“这药闻着怎么这么苦?你是不是故意的?”

        “娘娘,良药苦口,您还是快点喝了吧,不然凉了,只会更苦。”宋琬清扯出一抹弧度刚刚好的笑容。

        “你就是故意的!”玉贵人要气炸了,“你在报复本宫!”

        宋琬清微微颔首,也不否认,只是催促道,“娘娘,快喝了吧!”

        “你等着,本宫跟你没完。”玉贵人捏着鼻子,闭上眼睛,一口气将一碗药都喝了,哭的她眼泪直流。

        她一边哭一边看着宋琬清,“这个仇,本宫一定会报。”

        “娘娘早点休息。”宋琬清憋着笑离开了。

        她觉得这个玉贵人虽然张扬跋扈,但是挺有意思,心思其实也不重,用的也都是小手段,只是不知道玉贵人是天生对自己有敌意,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人。

        总之,玉贵人的胎很重要,庆帝又点名要她来,她必须小心。

        夜里,宋琬清就在玉贵人的寝殿外打了地铺,如今天气正热,她倒是也觉得没什么不舒服。

        可就在她睡得正好的时候,忽然被人摇醒了。

        “宋医女,醒一醒,醒一醒,娘娘叫你呢。”玉贵人的贴身婢女宝珠唇角带笑的说道。

        显然是里面那位主子又想到了什么折磨人的法子。

        不得已,宋琬清只能艰难的爬起来,顺嘴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宝珠轻声道,“已经过了子时了。”

        “真能折腾。”宋琬清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明天得在玉贵人的药里加一点安眠的成分,省的半夜起来闹人。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玉贵人的寝殿,就见玉贵人已经困得不成样子。

        她哈欠连天的看着宋琬清,“你来了,你现在马上出宫,去东门的甜水铺,给本宫买一碗桂花圆子。”

        “……”宋琬清忍了忍脾气,“娘娘,这个时辰了,不能吃东西了,对胎儿不好。”

        “怎么不能吃东西了?本宫就要吃。”玉贵人瞪大了眼睛,“你是负责照顾本宫的胎,又不是派来约束本宫,若是出问题,你再开药好了,反正本宫就要吃,你现在就去。”

        宋琬清深吸一口气,“好,我去,我现在就去。”

        玉贵人明显开心了,看着宋琬清困成那个样子,她别提多得意了。

        宋琬清回去穿好衣服,很快便出了玉粹轩。

        宝珠回去禀告玉贵人的时候,见玉贵人已经睡着了,她便也没打扰。

        然而,宋琬清却没有出宫,这个时辰,出宫需要令牌,玉贵人又没给她令牌,她转身去了坤宁宫。

        太后在坤宁宫给她留了睡觉的地方,她打算今晚就在这儿睡了。

        她才不信玉贵人会一直醒着,等着吃什么桂花圆子。

        到了坤宁宫,宋琬清也没打扰什么人,直接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辛嬷嬷见她从房里出来,惊得瞪大了眼睛,“宋医女?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半夜。”宋琬清还是觉得有点困,她打着哈欠上前,“辛嬷嬷,麻烦你让厨房帮我做一碗桂花圆子。”

        “桂花圆子?”辛嬷嬷见她着急,便赶紧去吩咐了。

        宋琬清进去给太后请安。

        太后问清了缘由,不高兴的沉声道,“这个玉贵人真是不懂事,竟然这样折磨你。”

        “无妨,我也没受什么委屈,再说了,她若真敢欺负我,不是还有太后老人家护着我嘛。”宋琬清不在意的笑了笑。

        太后知道宋琬清一直记挂着当年的事儿,想在后宫站住脚,别人才肯跟她透露一二。

        只是,太后心中明镜儿一样,这个过程,绝对比宋琬清自己想的还要艰难,

        很快,桂花圆子做好了,辛嬷嬷提着食盒回来了。

        “太后,那我就先回去了。”宋琬清接过食盒,就要走。

        “在这儿用了早膳吧?”太后心疼的留她。

        “不用,我去玉粹轩再吃。”宋琬清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太后摇了摇头,看着宋琬清的背影道,“辛嬷嬷,你说哀家是不是不该再瞒她了?”

        “太后,当年的事儿,皇后已经记恨于您,若是再牵扯宋医女进来,恐怕宋医女要有危险。”辛嬷嬷叹了一口气,显然也觉得左右为难。

        太后默了一会儿,终究是没再说什么。

        宋琬清提着食盒回了玉粹轩,一进门就听见玉贵人在鬼哭狼嚎。

        “本宫好难受,找皇上,马上找皇上来!”她看见宋琬清终于回来了,顿时骂起来,“你个贱蹄子,你敢骗本宫?你昨夜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本宫昨夜醒过来多少字,就想吃这桂花圆子!”

        她哭的十分伤心,“本宫头痛,心口也痛,肚子也痛,肯定要出问题了。”

        “回娘娘,昨夜小女是要出宫去买的,但是被宫门的侍卫拦住了,说半夜不让出宫。”

        玉贵人愤恨的瞪着她。

        宋琬清接着说道,“小女没办法,只好在宫门口等了一夜,今早宫门一开,我就赶紧去买了桂花圆子,不信娘娘可以看,还热着呢!”

        玉贵人神色变了变,“是东门的甜水铺买的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