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终于萧九安缓缓点了点头,没有再上前。

        宋琬清扯了扯嘴角,关上了寝殿房门,重新回到了玉贵人身边。

        玉贵人看起来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见她又回来了,脸色惨白道,“你的手?你怎么没去太医院?”

        “不能去太医院。”宋琬清语气坚定,“娘娘,你帮我包扎一下,没什么问题。”

        “可是……”玉贵人的声音带着哭腔,虽然刚刚匕首没有刺穿宋琬清的手掌,但是刀尖还是没入了一些,伤口很深,现在还在流血。

        “相信我。”宋琬清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递给玉贵人,“帮我把这洒在伤口,然后用手绢替我包扎上就行。”

        玉贵人哆哆嗦嗦,“能行吗?不然还是去太医院吧,我陪你去。”

        “去太医院要如何解释,这是手背刺伤,难道说咱们玉粹轩有刺客吗?”宋琬清苦笑一声,“相信我,按照我说的来,一定没事儿。”

        “好,我听你的,我听你的。”玉贵人一边默默掉眼泪,一边帮宋琬清处理伤口,“不会影响你以后吧?”

        “不会。”宋琬清肯定道。

        “那也一定会留疤,这么漂亮的手……”玉贵人又忍不住要哭了。

        “不用留疤,”宋琬清依旧十分肯定,“你看我的脸,当初被烧了,也没留疤,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玉贵人听着她云淡风轻的语气,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为……为什么要救我?”

        “娘娘,你为什么一定要寻死?”宋琬清不答反问,“这宫中真的没有能让你留恋的事物了吗?那肚子里的孩子呢?他何其无辜?”

        玉贵人忽然掩面痛哭起来,“琬清姑娘,你是好人,我不想害你,不想害你……”

        宋琬清进而问道,“谁逼你害我了吗?”

        “皇后,静妃,他们逼迫我,用我的家人逼迫我,让我用自己和孩子的命让你丢掉医女的身份,让皇上责罚你!”玉贵人拼命摇头,“我不想,我真的不想,或许……”

        她抬起头激动的看着宋琬清,“或许我死了,他们就不会再逼我,我的家人也没有利用价值了,对,只要我死了,你们就都没事儿了。”

        她哀求宋琬清,“琬清姑娘,让我死吧,我不想害人,不想害人。”

        原来是这样。

        宋琬清心中了然,“玉贵人,你不用死,我们一起想办法,救出你的家人。”

        “怎么救?”玉贵人不敢相信的看着宋琬清,“我都不知道他们把我的家人藏在了哪里,我们去哪里救?”

        宋琬清想了想,“他们既然要你死,那你死之前提出要见家人一面,不算过分吧?”

        玉贵人瞬间愣在了原地,“可是……”

        “有九王爷的狼卫,他们不会是我们的对手。”宋琬清肯定道。

        玉贵人显然彻底心动了,神色踌躇的看着宋琬清,“可……可以吗?”

        “一定可以,相信我。”宋琬清用力点了点头。

        “让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玉贵人喃喃自语道。

        “好。那你好好想一想,但是一定不能再做傻事儿了。”宋琬清晃了晃自己的手,“可不能让我白受伤了。”

        玉贵人苦笑一声,“放心吧,不会了,如果有活下去的希望,谁不想好好活呢。”

        “一定能。”宋琬清再次允诺,“别忘了,还有九王爷,他也会帮我们。”

        “好,你去吧,别让九王爷担心了。”

        宋琬清开门出去,果然见萧九安就在门口,小允子、巫言玉等人也都在外面。

        萧昀见她手包扎着,立刻几步上前,“怎么回事儿?你手怎么受伤了?”

        “没事儿。”宋琬清摇了摇头,“不小心弄伤了。”

        她几步走到萧九安跟前,“九王爷,咱们借一步说话?”

        萧九安沉着脸,点了点头。

        宋琬清便将人带到了偏殿,将刚刚玉贵人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所以,我们要救下玉贵人的家人,这样……”

        “手真的没问题吗?”萧九安忽然开口,打断了宋琬清的话。

        他刚刚看见小丫头的手流着血,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此时也没有外人,他直接起身,走了过去。

        宋琬清感觉他气势汹汹的样子,下意识有些害怕,后退了一步,“没……没事儿。”

        萧九安却没理会她的手,大手一伸,抓住了她的手腕,直接把她的手拿到了跟前。

        “真……真的没事儿。”宋琬清觉得面红耳赤,想抽回手,却根本抽不回来。

        “王爷,”这时,凛刀忽然进来了,手里还拿了一些东西,显然是从太医院拿回来的,见两人的样子,他扯了扯嘴角,把东西放在了一边,“东西放这了,属下先出去了。”

        萧九安扯着宋琬清的手腕,把人拉了过去,“我替解开手绢,重新处理一下伤口。”

        “哦。”宋琬清不敢看他,低着头乖乖坐下。

        萧九安小心翼翼的扯开手绢,他的动作已经足够轻柔,可宋琬清还是疼的一哆嗦。

        “疼就喊出来。”他闷声说道,又忍不住埋怨起来,“现在知道疼了,逞能的时候想什么了?”

        宋琬清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又小声反驳道,“不是逞能,是救人。”

        “救一个想死的人?”

        “不是的。”宋琬清抬头看向萧九安,“九王爷,你刚刚有没有仔细听我说话,玉贵人也不想死,她是被逼无奈,她是被胁迫,实在是没办法所以才……”

        想到这儿,她不禁有些高兴,觉得自己这个人救对了。

        萧九安气得直摇头,故意按了一下她的伤口,疼的宋琬清“哎哟”叫了一声。

        见她真的疼了,萧九安发现比起生气,自己更心疼这个人,他终于给她包扎好,却什么也不想手,气呼呼的坐在了一边。

        宋琬清偷偷看他一眼,忽然小声道,“系得有点紧了,好疼。”

        只见萧九安又立刻起身,赶紧给她解开,重新松一点系上,他正想问这回行不行,就见小丫头笑嘻嘻的看着他,“你故意的?”

        “九王爷,”宋琬清用另一只手抓住了萧九安的一只大手,“我知道你心疼我,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