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二百章 王爷只怕比咱们更心疼

第二百章 王爷只怕比咱们更心疼

        宋琬清进了房间,很快便看见躺在床上的孩子。

        在枫叶林的时候,她没有机会好好打量这孩子,此时她仔细看着床上的小家伙,却找不到半点萧九安的影子。

        难道这孩子真的不是萧九安的吗?那萧九安知道吗?

        宋琬清有些捉摸不透,见金玉环进来了,她问道,“孩子叫什么名字呀?”

        “勤之,萧勤之,”金玉环一脸爱怜的看着床上的小家伙,“弟弟叫勉之,萧勉之。”

        “勤之,勉之。”宋琬清轻声重复了一遍,又问金玉环,“是九王爷起的名字吗?”

        “是呀,这名字是我们回到侯府之后,王爷亲自取得,也是王爷对他们寄予了厚望。”金玉环立刻说道。

        宋琬清了然的点了点头,可在她看来,这名字也不像是萧九安的风格,就算是寄予厚望,怎么会让他们勤勉吗?

        她觉得这种名字倒像是弥补一种遗憾,上一辈人不够努力的遗憾。

        当然,这些话,她不会同金玉环说,她坐在床边,细心的为勤之把脉,片刻后笃定道,“夫人放心,勤之少爷没什么大碍,我开几副安神的汤药喝了就好。”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金玉环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有琬清姑娘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一直听说琬清姑娘医术高明,王爷也很信任你。”

        宋琬清扯了扯嘴角,没说什么,写好药方之后便交给了金玉环,“夫人请收好,那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了。”

        “琬清姑娘,我送你。”金玉环几步跟上,“诊金的话……”

        宋琬清自然的说道,“我会去找执墨大人拿的。”

        金玉环扯了扯嘴角,“琬清姑娘果然是在战王府住过,很多事儿比我还了解呢。”

        她见宋琬清不接话,又再次提议道,“琬清姑娘,你真的能忘记王爷吗?我刚刚说的话一直算数,琬清姑娘什么时候改变主意,可以来找我。”

        “话?什么话?”宋琬清认真的问道。

        “就是……琬清姑娘依旧可以嫁入王府,我愿意跟姑娘以平妻的身份伺候王爷。”金玉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宋琬清,想要确认宋琬清的真实想法。

        “哦,这个呀,我确实忘了,金夫人也忘了,我不会改变主意。”宋琬清站定,“夫人留步吧,执墨大人应该在门口,我自己去就好,夫人回去看看勤之少爷吧。”

        “好,恕不远送。”金玉环站在门口,目送着宋琬清离开。

        “夫人,”旁边的丫鬟彩云压低声音道,“您说宋琬清说的是真心的吗?给她平妻的身份,她都不要?”

        金玉环哼了一声,“装模作样罢了,又或者,她还心存幻想,觉得九王爷会为了她舍弃我们母子三人,简直是做梦!”

        她侧头冷冷问道,“药方呢?”

        “在这儿。”彩云拿了出来。

        金玉环点了点头,又问道,“人来了吗?”

        “是,在后院等着呢。”

        金玉环立刻带着彩云去了后院。

        宋琬清走到门口的时候,果然见执墨大人在,凛刀也在。

        “师父!执墨大人!”她笑着上前打招呼。

        凛刀和执墨相视一眼,没想到真的是宋琬清来了,执墨听到门卫的传话,还以为会不会是看错了,没想到是真的。

        凛刀忍不住担心,立刻问道,“金夫人找你来干什么?”

        “给萧勤之看病。”宋琬清如实回答。

        “萧……勤之?”执墨皱了皱眉,勤之和勉之自然姓萧,可府上并无一人称他们为萧勤之、萧勉之。

        毕竟现在萧九安虽然认下了他们,但是没有给他们世子的身份,所以一切还有变数。

        宋琬清点了点头,“不过你们不用担心,他没什么大碍,我开了方子,应该吃下就好了。”

        “谁担心他了。”凛刀忍不住念叨了一句。

        “师父,怎么说他也是你未来的小主子,以后不能这么乱说话了。”宋琬清哭笑不得,她知道凛刀和执墨大人宠她,可眼前的情况,他们应该有分寸。

        执墨也不满的瞪了一眼凛刀,让他少给萧九安惹麻烦了。

        “知道了,知道了。”凛刀不耐烦的重复了两遍。

        执墨掏出十两银子,递了过去,“诊金。”

        “哪需要这么多?”宋琬清哭笑不得,“执墨大人给我二两银子就好。”

        “给你你就拿着。”凛刀拿过银子直接塞给了宋琬清,“我们王府还不差这一点儿。”

        “那好吧,谢师父和执墨大人的赏钱,以后有这种好差使,尽管喊我来。”小丫头笑容干净,弯弯的眼睛却让人心疼。

        “好了,我送你回去吧。”凛刀主动提出。

        “不用,而且我也不急着回去,正好有时间出来转转,天天在医馆坐着,”宋琬清夸张的活动了一下胳膊,“也挺累,你们不用管我了。”

        她冲两个人摆了摆手,飞快的走了。

        宋琬清一走,凛刀又开始哭了,“我可怜的徒弟,被叫到这里来给他们看病,心里得多委屈。”

        本来,他还愿意相信金玉环是个好人,可现在……他也觉得金玉环有些过分了。

        “唉!”执墨叹了一口气,“只希望,不会有别的幺蛾子。”

        很显然,他觉得金玉环叫宋琬清过来,肯定不止是让宋琬清憋屈这么简单,恐怕另有阴谋。

        凛刀赶紧擦干了眼泪,“我现在就去临风居告诉王爷。”

        “不可。”执墨摇了摇头,“你就去临风居守着就好,若是金玉环真的有什么小动作,咱们再想办法,而且……王爷虽然没说,但是他心里比咱们心疼清儿。”

        凛刀点了点头,心中更加难受,“是呀,王爷只怕比咱们更不会让清儿受委屈。”

        “你快去吧,对了,擦干眼泪。”执墨催促了一声。

        凛刀很快往临风居去了。

        晚膳的时候,金玉环果然哭哭啼啼的跑来了,“不好了,王爷,不好了,勤之他……”

        “勤之怎么了?”萧九安着急的站起身,“他还没好吗?”

        “更严重了,刚刚把吃的东西全吐了,这会儿晕过去了。”金玉环看起来害怕极了,“王爷,你一定要救救他!”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