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斩“龙”

第三章 斩“龙”

        李云生没有跟李山竹说,但是一整晚他的脑子里都是女子不算清晰的模样,就连屋外这一晚的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他都没有听见。』

        第二天李云生起的很早,因为睡不着,也因为晚上没吃什么东西,迷迷糊糊的他坐在小木桌边,想起昨晚老妇人给的糖丸,于是找了出来吃了一颗。

        这糖丸也不知道什么做的,入口即化,吃完还有一股极其清凉的气息在腹回荡。李云生觉得好吃,于是又吃了一颗,等这一颗糖丸化开,李云生只觉得那股清凉的之气有壮大许多,开始在自己身体里打转,凉飕飕却没有寒意只觉得浑身舒泰,整个人犹如置身云里雾里。接着他又吃了一颗,这一颗下肚,滋味又变得大不相同,他觉得自己整个人恍若泡在温泉里一般,浑身舒泰,说得粗鄙一点,他觉得自己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排泄一般顺畅无比。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外的阳光射了进来,李云生这才开始慢慢转醒。

        “你这个臭小子,一大早就出去搞了一声泥回来!”

        突然传来的李山竹的爆喝声将李云生彻底惊醒,他一低头看见自己全身上下泥泞肮脏不堪,而且还奇臭无比,整个人打了个冷战然后飞快脱掉了身上的脏衣服。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就打了个盹,身子就变得脏兮兮了,于是只得一边换衣服,一边忍受着李山竹的唠叨。不过此时都李云生却觉得自己的精神前所未有的好,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以往有些混混沌沌的东西突然变得清晰了,不光如此他还觉得自己五感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灵敏,只觉得眼前这个世界从未如此清晰过,他甚至觉得自己能听出屋外叫着的山雀停在哪棵树上。

        他不痴也不傻,他知道自己的身上一定是出现了某种变化,甚至有可能就是爹爹经常念叨了“机缘”。但是他不敢确信,他突然想起自己今天早上吃的那几颗糖,心中一凛,直觉告诉他,可能问题就出在这几颗糖上。他找到了那个装糖丸的瓷瓶,瓷瓶里已经倒不出糖丸了,看起来只有三颗。李云生把那小瓷瓶的塞子打开,走到窗户边,想看看这瓷瓶里还有没有。这一看把张烬吓了一跳!只见这小瓷瓶里一团白色的雾气缓缓旋转着,而这云雾中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游动!

        “这、这、这……云生!你快出来!”

        屋外李山竹近乎颤声惊呼道。

        听到这声音,李云生想都没想跑出小屋。

        只见那屋外原本茂密的山林变成了光秃秃的一片,那一颗颗几人合抱粗细的参天大树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一颗颗好像是被一刀切开一样。这……还不算什么,他顺着他爹李山竹惊悚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身后的望龙峰……不见了!整个一座望龙峰,正好齐山腰的凉亭处,被拦腰“腰斩”,原本高耸入云的望龙峰就这么没了,那被望龙峰遮挡住的日光扑下来,显得异常刺眼。

        “走,快!我们回家,回家!”

        李山竹在惊慌失措中迟疑了片刻之后还是做出了决定,眼前这番景象,绝不是凡人所为,他虽然求仙心切,但是没了命求什么仙问什么道?

        就在父子刚想回屋收拾行囊时,十几名青衣道人突然来到两人屋前,好似凭空出现一般,他们看到这件完好的茅草屋跟李云生父子时惊讶的“咦”了一声。

        “没想到这沁阳府还有活人。”

        这群青衣道人中,一名面容冷厉,身形清瘦的老道人走了出来,好奇的看向李云生父子。

        他口里的沁阳府自然就是这望龙峰的所在地了。

        直到这老道人开口,李云生父子才现身后多了一帮人。

        几乎是看到这群道人的第一眼,李云生的父亲李山竹就跪了下来,不停的在地上磕头道:

        “仙人饶命,仙人饶命,草民父子只是在此处歇,马上就走。”

        这群人气度非凡,恐怕谁都能看得出这帮人不是常人,不过李云生没有跪下,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但是他也没觉得爹爹如此低三下气很丢脸,在他看来每个人都有不同为人处世的方式不能强求。

        “昨晚你们在哪?”

        那老道人像是没看到地下跪着的李山竹一样,抬头看向李云生。

        “就在这屋里睡觉。”李云生把昨晚大致的情形跟眼前这男子说了一遍,当然关于那老妇人的事情他没有说。

        见那老道人不作声,李云生一边去扶起李山竹,一边反问道:“你们呢?”他问完犹豫了一下,“难道,真的是……仙人?”

        听到李云生的话,老道人跟身后的那群小道士皆是哈哈哈大笑。

        “应该就是你们可口的仙人吧。”

        看李云生看到自己这群人还能镇定自若,那老道人对李云生到时候有些刮目相看,说话的语气倒是很和气。

        虽然早就猜出这群人的身份,但是见对方亲口承认还是给李云生带来了不小的震撼。

        一听对方真的是来自传说中的仙府,李山竹的精神陡然一阵,一把拉住李云生也跟着跪下对那老道人乞声道:“草民父子天衍国江南府二郎村人士,祖上被一恶僧陷害,男丁皆活不过四十,小的本人哪怕即可去死也算不得什么,只求几位仙人带走小儿,为我李家留住一丝香火。”

        闻言一群道人面面相觑,那老道人皱了皱眉手指往李云生的额头一点,就只见一团褐色的雾气从李云生的天灵位置涌出。

        “好重的煞气,那恶僧端地不简单。”老道人微一沉吟接着说:“这煞气虽然重,如果能在仙府住上一些时日到确实能化解,但是凡人没有仙脉是不能进仙府的,你们父子皆无仙脉,与大道无缘矣。”

        李云生、李山竹并无修行的潜质,老道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有些可惜的说道。

        但是他话刚说完,突然鼻翼抽动了一下,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然后用手将那团李云生看不见的煞气扇开,脸上突然大喜道:

        “居然有一条上品仙脉!”

        他欣喜的这少年体内还真有一条灵脉,只是常年被这团煞气包裹不明显。

        “等等……”

        但是这欣喜只维持了一刹那,仔细探查一番后,他几乎可以确定这少年体内不过是一条无根灵脉,这条无根灵脉的资质上虽然拥有上等灵脉相当的品阶,但是坏就坏在这个无根上,所谓无根灵脉顾名思义,就跟无源之水一样,不过是一潭死水,水干了,你的潜力也就用尽了,也就是比毫无仙脉的人好一点。

        “有意思,老夫都差点被骗了,不知道这是哪位高人的手法,如此巧妙的在次子体内造了一条无根灵脉,那我便随了你的心意将此子招入门中,倒是要瞧瞧你还有些什么手段。”老道人心里想着,然后再看了一眼李云生,嘴角一抹邪笑一闪而逝道:

        “一年后还是在这里,我们会有人来接引你,你到了那里将这牌子交给一个叫‘杨万里’的人,他日后就是你师父。”老道人说着递给李云生一块铁牌,上面刻着“秋水”二字。

        “百善孝为先,这一年时间,你在家好好服侍你的父亲。”老道人饱含深意的拍了拍李云生的肩膀。

        李云生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因为李山竹已经三十有九了……他十分感激冲面前的两个道士鞠躬做揖。

        还没等父子俩消化这从天而降的喜事,老道人说完就带着一群道士望着密林深处走去。

        李云生父子也没做任何停留,拿起细软就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父子两知道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整个沁阳府的人鸡犬不留,一夜之间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