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章 通明道心

第五章 通明道心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但秋水门的每一座山峰都很高,高的都能让山内这些外界称之为“仙人”的求道者们都变得谦卑起来。Ww    W.『BiQuGe.CN主峰秋水峰顶处没入云海,山间四时瑞云环绕,每逢秋分峰顶冰雪融水汇聚成川随瀑布奔流而下,泽润万物,使山内草木成精,野兽有灵,无怪无数求道者隐居于此。秋水门庙堂依山而建,隐没于山中,不似其他宗门那般张扬,平日里门内也十分平静,弟子们依规读书修习,一些年长修士更是数十年如一日的隐居山中,加之秋水门群山方圆近万里,山峰错落远近不一,有些人隔上百年才能见一面。

        “白崖子,云中子,芷兰仙子?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秋水门天枢殿内,一名白头翁有些吃惊的看着早已在殿内端坐的几人。

        “百草师兄,想不到你也来凑这个热闹了,你们百草居不是早已不收海外弟子了吗?”

        坐在殿内左侧的一名面容俊雅,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木简淡淡的笑望着白头翁。

        “是呀,前些年我族内一远亲的娃娃想要去你们百草堂,可是被百草你给当场拒绝了。”

        白崖子身边坐着的云中子假意一脸不快道。

        “你那远亲的娃娃,蠢得跟驴一样,到我百草堂头一日就偷吃不说,还吃错了,七日莲这种东西是能抓来就吃的吗?”白头老翁一边白了一眼云中子,一边找了个椅子一把坐了下来,“看起来你们都知道了?”他的小眼睛扫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

        “当然,能毫不犹豫的走过那扇门,毫无疑问这名海外俗世弟子拥有‘通明道心’。”说话的是云中子,“那可是通明道心。”他又郑重的重复了一句。

        “是吗?我百草堂终于有一名拥有通明道心的弟子了。”

        白头老翁咪了身旁弟子端来的茶,眯眼笑道。

        “这可不见得,入谁门下做谁的弟子,该是那小娃娃自己选,况且你那百草堂一炉丹药一炼就是好几年跟个伙夫一样,还得风餐露宿,年轻人可不见得喜欢。”

        云中子讥笑道。

        “你说的没错,一年算少的,就像我那炉‘南华子归元丹’,找材料花了我十年,选山净水又花去我十年,最后依那葛仙翁紫霄丹经法开炉炼丹,花去了我整整百十年,终于是在上月结丹了。”说到这里百草居士一脸傲然,再看那身旁的云中子、白崖子莫不是一脸震惊。只听他接着道:“可是这百年的光阴花的值,一颗归元丹便可碎你百年禁锢,若是那小子愿入我门下,我剩余这颗归元丹给他又何妨?”

        此言一出,众人脸上一片愕然,久久不语。

        在沉默了许久之后,一直没说话的芷兰仙子突然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百草居士然后皱眉道:“这名道心通明的海外弟子,我朱霞阁一定要,如果……如果他愿入门下,我可将霜儿……许给他。”

        朱霞阁弟子中多女子,芷兰仙子口中的霜儿,姓牧名凝霜,修为在同期弟子中少有出其左右者不说,此女的相貌在青莲仙府此等仙灵之地也能排名前五,十三岁那年一次仙府比试,芷兰仙子将她带了过去,结果轰动了整个仙府,有好事之徒甚至断言此女乃青莲仙府第一美女,今年她才刚满十五,提亲的人就已经踏烂了朱雀阁的门槛,朱雀阁弟子不胜其扰,最后不得不封了山门不准任何非阁内弟子出入。

        今天芷兰仙子居然亲许将6麟凤许配给一个还未谋面的海外弟子,如果刚刚百草居士那一粒归元丹带给所有人的是震惊,那芷兰这个许诺给所有人带来的则是匪夷所思,就连百草居士也是一脸愕然。

        兴许是觉得场中的情形十分尴尬,芷兰仙子接着解释道:

        “想必大家也清楚,朱霞阁的秋水剑诀除了我跟牧师姐,已一甲子有余门下无弟子参破第十式,按照秋水门门归,如果再有四十年阁中无人参破第十式,我们朱霞阁就要送还秋水诀,没了秋水诀,我朱霞阁还有何存在意义。”

        这一席话后,众人皆是醒悟,多年未出门居然不知道往日人才辈出的朱霞阁居然凋落至此,不由得心生感慨良多,但是都明白了朱霞阁为什么这么急切的想要将这名拥有通明道心的弟子收入门下,拥有通明道心者最大特地便是一点即通,他们在剑诀、法决的领悟能力上远胜寻常修道者,说他是天道的宠儿也不为过。

        “芷兰师妹,朱霞阁怎么落入如此境地?”

        白崖子叹了口气,有些疑惑的望向芷兰仙子。

        “据我所知,上一次见面,牧师姐身边带的那位弟子资质非凡,不可能没法领悟秋水诀第十式啊。”

        云中子在多年前曾跟朱霞阁阁主见过一面,那时她身边正跟着一名天资卓绝的弟子,原本他还艳羡不已。

        “一言难尽,此间事了之后,我定当向诸位师兄解释清楚。”

        芷兰仙子面露难色,似乎不太愿意将此事公之于众。

        “芷兰妹妹,朱霞阁的事情我早已知晓,也曾为此事专程探望过牧师妹,只是……”

        百草居士语气比之前缓和了很多,看芷兰仙子的眼神也没有其他人那么凌冽,他声音有些苍老的说道:“自我服下归元丹现已然无法突破,便已经知道我被这天道判了死期,至多只有十年好活,我需要一个人承我衣钵,不枉费我活这三百年。”

        仙府的修士能长生但不是永生,秋水门每天都有修士坐化,只是当面听说不免得让人心生凄凉,他们虽然还有百多年寿元,但百年之后呢?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公孙鱼领着李云生走进殿内。

        “咦?几位师叔祖怎么都在这里?”

        公孙鱼先是诧异,而后飞快的将李云生按倒在地跪下道:

        “公孙鱼叩见几位师叔祖。”

        白崖子跟云中子还好,芷兰仙子跟百草居士的目光,犹如猛兽般的死死盯着李云生,连公孙鱼的跪拜都视而不见。

        “你就是那个通明道心?”

        百草居士的声音格外急切。

        李云生抬头有些茫然,他摇头道:“不,我是李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