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白云观·温柔乡

第七章 白云观·温柔乡

        “秋分过后,白云观就会很忙,仙谷的收割期只有七天,其余杂粮的收成期也不宽裕,收成期已过所以仙粮品级就会下降,太忙了我没时间教你。ΔΩ笔        趣阁你只需记得在白云庄修炼如何不重要,能吃苦做事有耐心最重要,只要能吃苦每月一斤仙米少不了你,虽不能跟其他秋水门弟子那边修习诸多法术,但我们白云观的人永远是秋水门里活得最长的。”

        杨万里将李云生领到白云观,把他交给一个身材黝黑的庄稼汉,留下这番话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就不知道去哪了。李云生现这个在天枢殿内脸上一直挂着笑容的老头,其实内心极为淡漠,好像除了他田里的稻子其他什么都不关心。

        李云生仔细打量了一下急匆匆跑到自己跟前的庄稼汉,一张国字脸板寸头,一脸乱七八糟的胡子,一身虬结肌肉配合黝黑的皮肤就跟那丛林里褐色的豹子一般,他身材极高李云生只是将将到他胸口,跟百草居士给他的那种虚无压迫感不同,眼前这个人从给李云生带来的是实实在在视觉冲击,心想若是在俗世,这种人不是豪侠就是将军了。

        在李云生打量庄稼汉的时候,庄稼汉也在打量他,一对闪着精光的单眼皮小眼睛满是狐疑。心想,“这死老头,定是又对那些世家拉不下脸,胡乱收了这么个小猴子进来,我们白云观养过的那些吃白饭的白眼狼还算少吗?”

        一念至此对李云生就完全没有什么好感了。

        “既然师父收了你这个徒弟,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小师弟了,我叫姓李名长庚,在白云观弟子中排行老三。”

        李长庚那浑厚如钟鸣的声音,一声声的拍打在李云生的胸口,李云生只觉得耳膜都要被震裂了。

        “好的,三师哥。”

        李云生语气自然的回答道。

        李云生自幼跟父亲走南闯北,看惯了他人的脸色,他从李长庚的语气中已察觉到了对方的不满,但是并不在意。在他看来别人看不惯的你的理由可以有千万种,也许是你穿的衣服别人看着不喜欢,也许是你的头的长短让他不舒服,无论怎么样,你都无法讨好任何人,你只能先做好自己。

        “我们白云观跟秋水门的其他地方不一样,我们这里的规矩只有一条:能做事的人才有饭吃,会做事的人才有仙粮拿。”李长庚指了指白云观山下成片绿油油的稻田,还有字烈日下抢收的人影。

        “这是应该的,云生听三师哥的安排。”

        干活才有饭吃这个说法,李云生跟那些世家少爷不一样,也是从小听到大的,所以对李长庚的安排非但不反感反而有几分认同。

        听到李云生这样回答,李长庚多看了李云生一眼,然后继续沉着脸道:

        “你现在这幅样子也干不了什么,正好后山的老槐树需要个人浇水,以前浇水的现在被调取秋水了。”说着他冲李云生挥挥手:“跟我来吧,正好跟你讲讲白云观的一些规矩。”

        秋水门除了主峰秋水,还有“一堂、三阁、五居、七观”十六处福地,每处福地除了天地灵气充裕之外,都有自己独到地方,例如一堂的百草堂山岭遍布灵草妙药。而白云观正处秋水灌溉最密之地,土地灵沃极易仙果仙粮生长。这仙粮与灵草妙药不同,这些草药大多是治病的,而仙粮则是滋养身体气脉的,上等的仙粮甚至能直接温养仙脉,而且最重要的是仙粮“易食”。丹药这种东西先不说很难得到,而且往往不能乱吃,特别是普通人,普通人是无法承受丹药的药力的,就算勉强能够承受也无法化为己用,所以仙粮就是大多是修为不高的仙府居民的选。所以仙府中虽然也有许多无法修炼的普通人,但是往往寿命较之俗世长了许多,皆是因为仙粮之故。

        所以白云观既是秋水门求道者最嫌弃,又是最眼馋的一个地方,他们嫌弃观里的弟子庄户不懂礼数更不善修炼,却又眼馋观里每月放给弟子的仙粮。

        秋水门有两样东西是硬通货,一样是靠门派任务得来的功德币,一样就是仙粮,有了这两样东西你可以在秋水门的“黄鹤楼”参阅道藏典籍,购买丹药,只要你身上的仙粮或者功德币够,你可以购买里面任何东西。

        不过大多数白云观弟子,都是选择将仙粮吃掉。

        白云观也是秋水门所有福地中弟子最少的一处,只有区区五名弟子,不是他们不收,相反收的很勤,但是奈何走的很快。一来是因为大多数求道者来秋水门只为修炼,要么求个长生要么修习厉害法术,而白云观的弟子除了种田锄地哪有其余时间修习?所以这些修者来走走了来,最后留下来的只有区区五人,加上现在的李云生也才六人。

        一路上听下来,白云观的规矩也跟眼前李长庚说话的口气一样很直接:

        “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要么回家要么饿死。”

        说着话,目的地也到了。

        李长庚口中的后山已经出现在李云生的眼前。

        这山不如秋水门一些山峰那般高耸入云,但是也足有千余米,在葱翠的山体之上,一株巨木犹如一把大伞立在山顶。

        “那就是那株老槐树?”

        虽然之前听说让自己给树浇水,李云生就并没有当真就想成是一件很简单的工作,但是也没有想过是这种浇法。

        “这株老槐树在白云观有千把年了,前些年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开始枝叶枯黄,最后还是师父他老人家想了个办法。”李长庚一脸崇拜的望着那株大槐树,“他令人每日从离这里三里远的栖月潭挑二十担水浇到树下,不多不少正好二十担水下去这树就活了!”在他们眼中能够救活一株千年垂死古树的杨万里,比那些号称一剑万里取人级的剑修更令他们崇拜。

        但是李云生就有些头疼了,来回六里地跟上下这足有千米的山……他虽然从小就能吃苦,但是这种强度的体力劳动,根本不是他这种年纪的小孩子能完成的啊。

        “先上山,你的住处也在那里。”

        李长庚嘴角不经意的露出一抹得意的笑,然后只见身材壮硕的他犹如一只灵巧的猿猴一般轻松的在山道“奔跑”。

        气喘吁吁的李云生花了半个时辰才到山顶,在那里等着的李长庚已经显得十分不耐烦了,他指着身后那株几人合抱粗大榆树旁的一件破烂小木屋道:“这间屋子就是你以后的住处了。”

        接着他扔给李云生一本书:

        “这本练气诀是师父让我给你的,你自己看,能看就看,看不会就扔了,我们现在没时间教你。”

        说完他就想走,像是记起了什么似的转头道:

        “一天二十担水,少了没饭吃,如果连续三天挑不满二十担,你就可滚蛋了。”

        他滚蛋两个字说的又狠又重,说完他一边下山一边像是自言自语一般道:“你们这些公子哥,吃不得苦的,回你们温柔乡享福去吧。”

        身后的李云生看着他下山,歪着满脸汗水的脑袋道:“原来是误会我了,我可不是什么公子哥,更加……没有什么温柔乡可以回去了。”说完就背着自己的行李走进了小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