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花·酒·月

第九章 花·酒·月

        李云生也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

        当他第二十担水浇入树池中,正在心底开心时,一阵难以言表的爽风从山顶掠过,吹的李云生心旷神怡,也就在这时,头顶的槐树一个个好似凭空生出的花苞,开始以李云生肉眼能看到的度绽放,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原本葱翠的大槐树变作了一副铁树银花的模样。

        “难道说,浇满了二十桶水,这老槐树就会开花?”

        李云生站在树下喃喃自语道。

        “没错,二十担栖月谭的水就能让这老槐树开花。”

        一个老头的声音突然传来,让李云生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这老槐树在说话,不过他马上就听到了脚步声,只见杨万里带着李长庚几个师兄弟走了上来。

        “师父,您来了。”

        李云生走上前行了个礼。

        杨万里眯眼赞许的点了点头。

        “这就是我们新来的小师弟吗?眉清目秀,不错不错,我们白云观总算有个能撑门面的了。”

        那人李云生看自己一脸疑惑,于是笑着介绍道:“我是师父大徒弟,张安泰,你以后可要叫我大师兄了。”

        “李云生见过大师兄。”

        李云生觉得自己有些失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看他这幅拘谨的模样,张安泰想起了什么然后一脸自责道:“你来的不是时候,这些师兄都在忙着抢收仙良,没来得及让你一一认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

        说着他指了指站在他身边的一个白面瘦高男子:“这是二师兄李阑,四师弟跟五师弟去仙府谈买卖去了。”

        李阑将扛在肩上的一个布袋放下,冲李云生笑道:

        “哎呀,这老槐树,我们浇水浇了十几年了,没想到居然在小师弟手里开了花,小师弟这运气可是真好”

        “这可不是运气,我早就跟你们说过,浇水十担即可,二十担便是大功德一件,你们谁浇满过二十担?一个个就知道完成任务,却没想过竭尽全力。”

        杨万里冷着脸冲李阑喝到。

        等杨万里一转过头,李阑就学着杨万里的表情做了个个鬼脸,然后笑着朝李云生眨了眨眼睛。

        “别婆婆妈妈介绍了,以后天天见面,见见就认识了,老三呢?桌子支起来我们边吃边说些话!”

        一直躲在最后面的李长庚此时正背着一张大桌子,一脸涨红的站在那里。

        暮色渐起,一轮新月挂在头顶,漫天的星斗跟老槐树满树的银花交相辉映,白云观师徒几人围坐桌前,桌子上摆满了几个师兄带来的果蔬菜肴。

        “我们白云观,没有那么许多规矩,特别是这饭桌之上。”

        杨万里不知何时已经给自己斟了满满一大杯酒,说完这一句便一饮而尽,然后接着道:“我很早就说过,白云观弟子中若有人能让这槐树开花,便是大功德一件。”

        说着他就将一个精致的酒壶递给李云生:“这壶白酝酿现在就是你的了。”

        白云观产仙粮,而白云观主杨万里善酿酒,特别是这白云酿,就连青云仙府中的不少大人物都来求。

        “老头子你又拿你这酒来糊弄人,老六这么大功德就值一壶酒?”

        老四李阑撇嘴道。

        “这可是白云酿,你懂个屁!”

        杨万里又自己斟了一杯一饮而尽。来人你一嘴我一嘴的吵着,中间大师兄还出来劝几句,最后三人居然开始拼起了酒量来,看得李云生目瞪口呆,这哪里还像是师徒?酒友还差不多。

        “我们白云观的规矩,酒桌上没有师徒。”

        说话的是一直没吭声的老三李长庚,他端起一大碗酒对李云生满怀歉意的说道:“之前我以为你又是那些来混日子的世家子弟,做的真的是太不像样了,这杯酒就当是师哥我跟你赔罪了。”

        不等李云生开口,李长庚便一饮而尽。

        李云生不知道如何应对,也端起了酒杯抿了一口摇头道:“师哥并没做错什么,不需要向我道歉。”

        “小师弟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气度,我更加惭愧了。”

        李长庚又是一大杯酒下肚,一直憋在肚子里的话一口气说去来不由得心头释然。

        “不过,我第一次见你上山时气喘吁吁,第二次再见你却变得健步如飞,这是为何?”

        “啊,还要谢谢师兄给我的书。”李云生从胸口拿出那本练气诀。“我照着这上面说的呼吸吐纳之法行走之后上山快了许多也不那么累了。”

        “你说你自己看懂了这本书?”

        李长庚惊愕万分,看完这本书容易,但是能够一看便通这简直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啊。

        “我们六师弟可是拥有通明道心,任何法诀一点即通。”

        那边大师兄张安泰带着一分醉意满是自豪的说道。

        这一声“通明道心”将李长庚惊的站了起来。

        “当真?!”

        他一脸诧异的看着李云生。

        “老头子!你怎么把一个通明道心拐到我们白云观来了,这不是暴敛天物吗?”

        李长庚一脸气氛的指着杨万里道。

        “暴敛天物?老头子我才不稀罕…什么通明道心,我这里…不缺通明道心…只缺力大如牛…呕…”

        杨万里此时已经醉的连话都说不顺了。

        李云生见状赶忙解释道:“三师哥,我虽然是通明道心,但是我的仙脉是无根仙脉,不能修炼的…”

        虽然李云生到现在也不明白无根仙脉到底有什么问题,但是大致明白了,只要你有的是无根仙脉就算你是通明道心对于修练一途也于事无补。

        闻言李长庚愣了一下然后一脸痛苦状道:“可惜了,真的是可惜了!”他马上又安慰李云生道:“无根仙脉也没什么,我们白云观不在乎这些,我们几个师兄弟资质都不行,秋水门其他福地弟子笑我们酒囊饭袋,但他们又怎么知道我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快活?我们天天吃仙粮仙果,照样长生!”

        “话糙理不糙,道途本就是一件虚无缥缈的事情,我听说过许多门中前辈在山中隐居百年,一出山门妻儿已故,亲朋全无,你一人长生有何乐趣可言?”

        大师兄的酒好像醒了一些。

        “大师兄说的有理,在这白云观,我在田里插下一棵秧来年便能收获一穗稻谷,这才是实实在在的!”

        李长庚越说越兴奋。

        “但是你们不好奇,这麦穗缘何而生吗?”

        李云生听了许久终于开口道。

        “麦穗因何而生?哈哈哈,这是老天爷要管的事情,与我们有何干系?”

        李长庚大笑。

        “但我想问问老天。”李云生在心里暗自说道。

        一旁一直趴着的二师兄李阑抬头看了一眼李云生,然后又接着趴下。

        新月至中天,几个人酒也喝的差不多,老大张安泰跟李长庚扶着醉醺醺的杨万里先下山去了。

        “你很喜欢看书?”

        此时脸上已经不见酒意的李阑指了指桌上的那本练气诀。

        “嗯。”

        李云生点点头。

        “你想修炼?”

        “嗯。”

        李云生并没有隐瞒。

        “无根仙脉的意思你大概还不怎么清楚吧?”李阑伸了个懒腰抬头望向那轮新月道:“如果把人的身体比坐一个粮仓,粮食比坐天地灵气,下品仙脉就是个小粮仓能存的粮食不过几十担,上品仙脉就不一样他可以存几十万担粮食,而无根仙脉就像是一个被老鼠打穿了洞的粮仓,任你粮仓再大,有多少粮食进来都会漏掉,纵使你比他人幸苦千万倍存不了粮食也是徒劳。”

        “那把那个洞补上不就好了?”

        李云生有些天真的回答道。

        “补上?哈哈哈!”

        李阑大笑。

        “这是我听过的最有趣的回答。”

        他拍了拍李云生的脑袋:“你既然喜欢看书,又会看书,我建议你以后把你每月的仙粮不要吃掉,都换成功德牌,拿功德牌去黄鹤楼看书。”

        “白云观没有书吗?”

        “都是些教你种田的书。”

        “这些书我也想看看。”

        “随你。”

        “以后若是又不懂的地方,我可以问二师兄你吗?”

        “记得带壶好酒。”

        “嗯!”

        “对了,老头子给你那壶酒,能换一万公德牌,但是…”李阑狡黠的笑道:“你喝了它会多十年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