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十章 黄鹤楼

第十章 黄鹤楼

        李云生在后山待了一月有余,观里给他了二斤八两仙米、三石杂粮还有一些果蔬。

        如果要说这仙府与他家有什么区别,对李云生来说应该是睡的好、吃的多了。虽说也是正在长身体的年纪,但是李云生的饭量最近大的有的不可思议,观里的几个师哥很是照顾他,仙粮是定额他们没法多给,但是好吃的香米,新鲜的蔬果禽肉,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送来许多。

        而要说睡得好这点,并不是因为李云生以前睡的不好,而是现在睡得太好了,原本被一天二十担水累的麻木的身体总是能在一觉醒来之后恢复如初,甚至李云生感觉更好了,就像是有人在他熟睡时帮他按摩疏通筋骨了一般。

        李云生当然没多想,只认为是仙府天地灵气充沛的缘故。

        没人能想到只是短短一个月,李云生就从往日那个黑瘦孩童,变成了如今身姿挺拔双目有神的少年。

        李阑再次见到李云生也是很惊讶,他仔仔细细的打量了李云生一番,而后托腮思忖道:“为何这白云观的米粮特别养你?只用了一月时光就度过了换骨期。”

        “换骨期?”

        李云生抬头看向李阑有些不解。

        “冷死了,等会去黄鹤楼,你自己随便找一篇道藏读读就明白了。”

        天气已经渐渐转凉,特别是山顶,一件单衣是无法御寒的,李阑缩了缩肩膀哆哆嗦嗦的说道。

        李云生点头。

        几天前领完这月的仙粮,李阑便约好李云生一起去一趟黄鹤楼,因为黄鹤楼离白云观足足有二十多里,白云观的弟子去的极少,三师兄李长庚听说李云生要去还托李云生跟李阑帮他借一本白鹿散人所著的《斩妖传》,李阑不允,还讥笑他总是读些闲书,李长庚便笑他去黄鹤楼只不过是为了见里面的楚楚姑娘,两人为此差点吵了起来。

        原本这二十里地,李云生怕是要走上一天,不过这一月来的锻炼,花了两个时辰,李云生跟李阑就到了黄鹤楼。

        如秋水门其他建筑一样,黄鹤楼也是隐于山间,从外看去只能看到几处露出来的屋檐,所以当李云生跟着李阑穿过密林走到黄鹤楼正门时,颇有一种穿云破雾之感。而出现在李云生眼前的黄鹤楼,并没有李云生想象中的那么神秘或者雄威,它更像一座长满了青苔,屋瓦上堆满了落叶的破楼。

        看书的人其实并不多。

        像是百草堂、朱雀阁这种级别的福地,本身就有自己的藏书楼,功法技巧、修道心得一应俱全,还是免费的,所以这种看书还要收钱的地方,只有像白云观这种没有藏书楼的福地弟子才会偶尔来光顾一番。

        “楚楚…你为何总是不回我的信?”

        才一进门,就只见李阑用带着一丝哀怨的声音,问门口正在埋头算账的清秀女子。

        听见他的声音女子把额前丝一撩撩到耳后,然后抬头看也不看李阑静止望向李云生道:“小师弟来看书?”

        女子面庞白皙干净,五官精致模样秀美,就如俗世里李云生偶尔瞧见的那些书香门第的大小姐一般。

        “嗯!”

        李云生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位师姐脸上浅浅的微笑,让他觉得很温暖。

        “这是我们白云观新收的小师弟,是不是看起来很精神?小师弟快叫楚楚师姐…”

        女子就像眼前根本没有李阑这个人一般,只见她熟练的拿起笔登记道:“姓名?”

        “李云生。”

        “借书还是看书?”

        “先看书。”

        “一楼看书一天1o个功德币,二楼一天一百,三楼一千,四楼一万,上五楼需要掌门跟福地观主、阁主们的荐书。”

        “每一楼有什么区别?”

        “一楼是一些仙府的天文地理学问,修行入门,还有一些散修游记跟志怪小说。而二楼跟再往上的,是各部修行功法诀窍,这些也都是不外借只能在里面看。”

        “一楼。”

        李云生想了想道,他现在急需一些仙府常识,修仙问道对他来说还是远了点,随即他掏出十枚功德币递给眼前的女子,这是他用一斤仙粮换来的,一斤仙粮可换一百功德币。

        两人全程无视李阑,气得李阑直瞪眼。

        “二师兄,我去那边看书去了。”

        李云生有些迫不及待,他对李阑跟眼前女子的事情不感兴趣。

        李阑来黄鹤楼原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没好气的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这黄鹤楼外表虽然破旧,但是内里干净整洁,无论是书架还是地板都非常干净整洁,特别是这一排排望不到头的书架,就算是李云生这种不懂行的人,也能看出做这些书架的木材必定不是凡品。

        这黄鹤楼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大,因为一半的面积都是镶嵌于山体之中,所以从外面看并不觉得,但是一到里面就感觉根本看不到头,因为日光只能照亮一小半区域,所以书架直接都点着长明灯,鹅黄的灯光下,这一盘盘书架散出一股悠悠的古意。

        “从哪里看好呢?”

        李云生有些兴奋的搓着手。

        不过等他拿起第一本书,他的表情立刻平静了下来。

        这些仙府内弟子早就知道的常识,李云生读来却分外有趣。

        在一本名叫《仙都志》的典籍中,李云生看到师兄们口中十州的由来,在传说中的四方巨海之中有祖洲、瀛洲、玄洲、炎洲、长洲、元洲、流洲、生洲、凤麟洲,而瀛洲就是青莲仙府所在,也是自人神分隔以来万年来唯一的人神混居之地。

        相比瀛洲,祖洲、玄洲、炎洲、长洲、元洲、流洲、生洲、凤麟洲皆是人迹罕至之所,这其中仙府林立,魔窟、妖居更是不计其数,常年仙魔争端没有休止,相比而言此时的瀛洲真是太安逸了。

        不过这份宁静也是瀛洲也是经历了许久的祸乱之后得来的,当时的瀛洲不光人间妖魔横行,就连仙府也不得安宁,无数大小仙府为了争夺各处灵山福地大打出手,最后还是因为一位旷世巨子“青莲居士”的出现,一人一剑荡平瀛洲各大仙府,这才有了如今的青莲仙府。

        而这位青莲居士最后据说千年后,一剑劈开天门乘龙而去羽化登仙,青莲仙府的威名也由此在各州盛传,也有了瀛洲这几千年的太平时光。

        也因为这千年的太平时光,青莲仙府修真门派林立,如秋水门这种庞然大物般的门派居然也只能将将挤进前三之末!目前青莲仙府中最大的五个门派分别是,秋水门、紫薇宫、苍云宗。

        在秋水门的这些典籍种,他们把求道者分六品——上人、灵人、真人、飞天真人、太上真人。

        一品为上人,意为人上人,此一品必须练精化气,脱胎换骨成为人上人,凡此一品上人者,皆为力达千钧、铜皮铁骨之辈,即便十日不食也照样神采奕奕精神抖擞。

        而李阑早上口中的“换骨期”,则是将上人的境界拆分开,换骨是之修着以气贯通周身经脉,温养肌肉骨骼让人的身体犹如重生一次。而除了换骨期,要成为上人,必须完成的还有“脱胎期”。所谓的脱胎,便是在体内使五气朝元,汇聚丹心生成丹胎。

        只有脱胎换骨全部完成,练精化气的基础工作才算是告一段落。

        往往对于求道者来说,换骨易,脱胎难。

        而李云生明显已经完成换骨期,但是要完成脱胎期真的是难上加难,他越是往下看就越现难,不是因为他没有功法,而是他的仙脉。

        在几乎所有的道藏中,完成脱胎期都有一个前提——“求道者非无根仙脉。”理由是仙脉无根,则五气无归处,犹如丧家野犬,孤魂野鬼,纵使你仙脉等级再高,也是脱胎无望。

        为此,李云生心里还惆怅了许久

        不过马上他的好奇心就又将这些惆怅扫的一干二净,他看到了一份青莲仙府修者的排名,这份排名又被叫做“问道榜”,榜单中前十的修真中居然有百草居士,心里不由得有些讶异,他没想到这个老头居然有实力排名榜单前十。

        李云生看书的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快,甚至比以前的李云生看的更快,落在旁人眼里李云生就像是随意的拿起一本书翻了几页,然后就又放回书架,简直不像是在看书而像是在找书。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到了正午,一楼门口登记的女子已经换了一个人,李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这时候有个白苍苍的老人从楼上走了下来,他看起来像是要出去,但是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了不远处书架下的李云生。

        当他看到李云生随意的拿起一本书,然后飞快的放下时眉头皱了起来,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