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秋意浓

第十二章 秋意浓

        白云观后山。

        李云生正有些伤脑筋的看着头看着厨房那只破了个口的木桶。

        “还好给老槐树的水浇完了,水缸里做饭的水还有些,明日再去问大师兄要几颗钉子补一补吧。”

        他舀了一瓢灌满了炉子上的水壶,然后把这只破木桶从厨房提了出去,放在老槐树的脚下,他今天有些累了,也懒得拿起来倒,就放在那里让桶里的水慢慢流着。

        木桶里的水就那么从那并不大的破洞里慢慢涌出,然后一层一层的渗入到老槐树脚下的泥土,最后被老槐树无数细小的根须大口朵颐。

        不一小会儿,李云生还在忙碌,炉子上的水开了,老槐树也多生出了几颗花苞……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寒露时节,往日里呱噪的蝉鸣蛙叫淡了许多,辽阔的天际嫣红的晚霞中成群的大雁开始从北方飞来,白云观方圆十里的群山被山间红叶染做赤红,唯独后山这株老槐树依旧长着绿叶,开着白花,要说不一样的地方,应当是老槐树竹篱笆里面,一株株颜色各异的菊花开始盛放。

        “也不知道是谁种的……”

        小木屋的窗户正好收尽屋前山下景色,李云生此时正捧着一杯茶,端坐在床边的小木桌旁。茶叶是大师兄给的,清明雨前摘的新茶,大师兄又极善炒制,就算李云生有些吝啬的只放了几根,也是立时茶香四溢,清水化绿汤,杯中春意盎然。

        在满是秋意浓如墨的时节里还能尝到春日的滋味,李云生对这种生活很满意,哪怕是头上还残留着刚干完活的汗珠。

        这段日子,除了消化从黄鹤楼“窃”来的那几百册书,李云生在观里还学了不少东西,他每日天才亮就下山跟着三师兄各个田间地头的来回跑,一段时间下来,关于仙田种植的东西也记下了不少,前几天师父杨万里又跟他们几个师兄弟吃了一顿饭,饭末,杨万里突然宣布将后山脚下的那三亩仙田交给李云生,霜降后就可以翻地施肥下种了。

        从到白云观开始,李云生每天都很充实,挑水、看书、下田、烧水、做饭、洗澡、洗衣服,修炼,一天天忙得没有一刻空闲,因为这个二师兄李阑时常骂他傻。

        他是这样骂李云生的——

        “那株槐树既然已经开会何必要继续每天浇水?浇水也就算了,一天浇几担谁有能看出来,何必天天浇满那二十担?这老槐树天天鲜花盛开,杨老头也不会多给你几瓶白酝酿!

        修炼也是,你既然已经知道,你这无根仙脉再怎么修炼也没法完成脱胎期,无法完成脱胎期,也就表示你与道无缘,就算你再努力也,做的也不过时无用功,你也不是愚钝之人,为什么就在这件事情上想不通呢?”

        “真的是我自己想不通吗?”

        李云生并没有花太多时间想这个问题,不是因为他回答不了,而是他现根本就不是想得通想不通的问题。

        就拿给老槐树浇水这件事情来说,李云生觉得门口多一株鲜花盛放的灵木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而对他来说也不过是每天幸苦一些而已。

        修炼这件事情就更简单了,二师兄说他每天做无用功,但他不这么认为,就如他跟爹爹十年如一日访遍灵山大川寻找仙人一样,许多事情在没成功之前都是虚无缥缈的,成不成是一回事,做还是要去做的。

        更重要的是,问道长生本就是一件逆天而为的事情,天道不允许你做的事情太多了,如果事事因不可为而不为,这世界还有修者吗?

        “我不过是在用我的时间,去做我想做又能做的事情,不是我太幸苦,是师兄你太懒了。”

        有一次李阑又是跟李云生一阵念叨,当时正在浇水的李云生有些烦了就这么回了他一句,结果气的李阑半月有余没有到后山来,事后李云生觉得自己的话欠妥,找到李阑想要道歉却被他阴阳怪气的轰了回来。

        “新茶泡一次就淡了。”

        续了两碗水,李云生有些可惜的看了看碗里的茶梗。

        于是李云生出门将碗里的茶叶倒掉,然后准备顺手将那只破木桶带回家。

        “居然这么久还没有流完。”

        他惊奇的现,水桶里的水居然还剩下一点。

        像是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李云生蹲了下来,静静的看着那剩下来的水,一点点的从破洞口流出。

        直到这一桶水流完,李云生才站起来了喃喃自语道:“这桶虽然破了,但因为洞不大,于是水流的不是那么快,如果我不停的往里面倒水,是不是里面的水就永远不会流干?”

        他一面想着这个问题,一面把水桶带回家。

        时间还早吃了两个中午剩下的干馒头后,李云生又把屋前一捆从山里割来的干茅草盖在屋顶上,马上就要入冬了,现在的这间四处漏风的小木屋是抵御不了冬日的寒风的。

        忙碌一阵过,李云生洗了个澡开始一面呆“看书”一面记着笔记。

        一直到子时才停笔熄灯。

        他虽然熄了灯,但是并没有马上躺在床上睡觉,而是在床上盘膝打坐,嘴里用一种奇怪的节奏呼吸吐纳着。

        每晚子时这个时候是李云生固定打坐修炼时间。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李云生开始感受到五脏之中窜出丝丝暖流。

        他因为脑内清明,虽然没有传说中真人的内视之法,但是依旧能感受到这五股暖流的位置,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这五股暖流归于丹田出,筑建丹胎。

        这是每个求道修炼者的必经之路,无法跨过脱胎期,无法筑成丹胎,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修者。

        一直到将五气归入丹心这一步,李云生都做的非常完美,完美得足以让仙府中那些被成为天之骄子的同级修者汗颜。

        这将五行元气归入丹心这一步就好比在只能容下一足的悬崖边行走,你必须非常小心才能让它们不掉下“悬崖”,只要差池一点,你就得重头再来,重聚五气再走一遍。

        普通修士修炼的进度,就是五气归元的度,你越快越没有失误,你修炼的度也就越快,如果以给水缸注水做比喻,普通修士一晚能注入一缸水,修道天才则一晚能注入十缸,而李云生的度较之这些天才还要快十倍。

        但李云生快是快,可偏偏是个无根仙脉,李阑就说过,这无根仙脉就是个破了的水缸,你来得快走的也快,纵使你天资再好,奈何你水缸盛不住水啊!

        再一次失败。

        李云生感觉自己体内的五气进入丹田后后,就跟石沉大海一样,连一丝水花都没看见。

        这就是为什么大多修真门派不收无根仙脉弟子的原因。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李云生好不容易聚气的五气化作乌有,不过他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就好像这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他睁开眼睛拿旁边的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然后起身推开床边的窗户,一阵带着凉意跟微风混合着花香味冲了进来,屋外那株老槐树在月光下出淡粉色光华分外夺目。

        “对了,既然我这仙脉就跟那破木桶一样盛不了水,但是只要我倒进来的水够多,已然能够保证这桶水是满的啊!”

        李云生本来只是想开窗透一下气,却不经意的想起了今天那只破水桶。

        “但是我哪里来那么多水?”

        想了想他又开始挠头,按照正常的吐纳,他吸收天地灵气凝聚五气的量显然是跟不上流失的度,要不然他的丹胎早就结成了。

        “白酝酿!”

        他想起杨万里给他的那瓶白酝酿,这白酝酿是仙粮酿制的,而仙粮原本就号称无需炼化的天地灵气,喝了它不就可以凝聚大量五行元气了吗?

        带着一丝兴奋,李云生几乎毫不犹豫的盘膝坐回床上,然后吸了一口气,将一整瓶白酝酿灌了进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