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偷酒贼

第十三章 偷酒贼

        “酒喝多了是会醉的,。『Δ        ”

        白云观后山老槐树旁。

        李云生正漫不经心的将两桶水放在地上,一边放下扁担一边叹息道。

        白酝酿虽然是仙粮酿制,饱含天地灵气,但是说到底还是酒,而且是好酒、烈酒。

        李云生忘记了这一点,还没来得及调整内息,白酝酿刚猛的酒劲就上来了,而后便一头栽倒在了床上。

        更让李云生没想到的是,他一睡睡了七天,他还记得自己刚一醒,就看就看到二师兄李阑哪张憋着笑的脸,不过一想到这七天都是这人在帮他给老槐树浇水,心里有没有气了。

        “酒真不是好东西,以后一定不能喝,对不对?”

        李云生看着眼前依旧鲜花怒放的老槐树问道,一阵山风吹来,老槐树像是在回应他一样的摇了摇枝桠,一阵花瓣雨随之落下。

        像是觉得自己问一颗树这种问题有些傻,李云生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然后准备把水桶里的水一瓢一瓢的浇在老槐树脚下。

        “救……救命!……”

        就在李云生拿起水瓢准备浇水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女子惊慌失措的声音。

        李云生诧异的一转头,只见一名粉衫少女正如一团粉色云团般冲向自己,虽然少女行色匆匆,但身姿曼妙,一张俏脸就算此刻满是惊慌,也依旧是清丽无匹。

        “拜托拜托,不要……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

        她边说着边飞快冲进李云生的小木屋死死的锁上门,然后从窗口处探出一个小脑袋,双手合十,睁着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俏生生的小脸满是哀求的看向李云生。

        “是个傻乎乎的小师弟,这下应该能躲过去了。”

        少女似乎对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说完就关上窗户躲了下去,长吁了一口气暗笑道。

        “六师弟,你在上面吗?”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李长庚大嗓门紧随其后从山下传来,其实李长庚已经到了山头,这一嗓子喊完,李云生就看到他牵着两条大黄狗气喘吁吁的爬上来,然后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有,有没有,看,看到一个生人到山上来?”

        李云生看了看身后的窗户,现窗户此时已经关上,然后面无表情的转头。

        “说没有,说没有!”

        窗户后面的少女此时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出什么事了吗?”

        李云生没有回答李长庚而是反问道。

        “你这人怎么这么磨叽,快说没有,让他走啊!”

        少女气得粉拳捶墙低语道。

        “观里师父珍藏的一瓶百年白酝酿被人偷了,现在正火呢!”

        “这样啊……”

        李云生的话说的慢里斯条,不紧不慢。

        “小混蛋,你是故意的吧”

        他人听来还好,那窗后的少女听起来李云生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考量的以为,少女顿时是心焦如焚。

        “没看到。”

        李云生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他的这一声,听在少女耳里就如同雨后甘露一半,让她一直悬着的那颗心脏终于安放了下来。

        “那好,我走了,观里最近收了一批秋茄子,你来拿一些吃!”

        自己这个小师弟李长庚还是十分信得过的,二话没说拽着两条大黄狗就要。

        “等一下,二师兄。”

        还没等李长庚转身,李云生就又把他叫住了。

        “不会吧?你,你,你,小混蛋,你不会因为一顿秋茄子就把我桑小满出卖了吧?”

        屋子里少女那颗刚放下的心,此时又被掉了起来。

        “我方才听到下面山林中有一阵鸟兽骚动,或许是那偷酒的贼人进了林子,二师兄你可以去找找。”

        “好,这要是找到那贼人,我一定请小师弟你好吃好喝一顿!”

        这三师兄性子如烈火,刚一听说那偷酒的贼人可能在山脚下,就见他一边拽着那两条大黄狗狂奔下山,一边撩起嗓子大吼道:

        “白云观的弟子、庄户们,那贼人就在山脚下,来追拿!”

        不一小会儿山下便人声鼎沸,犬吠鸟鸣不绝于耳。

        李云生在外面依旧仔仔细细的浇完那最后一桶水才推门进去。

        “一个大男人,做事情怎么磨磨蹭蹭的。”

        一进门就只见那少女嘟着小嘴气鼓鼓的站在那里。

        “你叫什么?”

        “李云生。”

        “好,这次也算帮了我的忙,我记住你了!”

        少女说完就想出门,却被李云生叫住:“师姐,下面现在全是人,你出不去的。”

        “原来你是故意的!”

        少女原以为,李云生只是在支开李长庚,这才想明白眼前这小子是故意把人叫到上下,他不让李长庚抓到自己,也不想自己跑了,这定是有所图谋!

        “我还以为你是个老实人,原来也不过是跟那些臭小子一样。”

        少女冷笑着接着道:

        “你若果时想用这要挟轻薄于我,那你就错了,一瓶白酝酿而已,我就算是当场喝了,杨老头也不能拿我怎么办。”

        “轻薄……你?”李云生闻言一阵纳闷,想了一下才想明白,他脸上有些烫道:“师姐何出此言,我干嘛……干嘛要对你做那种事情。”

        “你们男人不都想做那种事情吗?”

        “没,没,没……师姐你虽然好看,但,但是,我并不想对你做那种事情。”

        “你既然不想对我做那种事情,干嘛要把我拦在这里?”

        看到李云生的脸红的跟屋外的晚霞一样,看起来并不像是在说谎,不过一想到自己居然当着一个陌生男子的面,问他为什么不想做那种事情,顿时脸色也变得一片绯红,她也不过是大李云生一些,听到这些词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哦,我是想让师姐你分我一半白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