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画龙诀

第十六章 画龙诀

        黄鹤楼一楼的管事好像一直不是固定,这一次李云生见到的既不是楚楚师姐也不是那个面相斯文的男子,而是一个长脸少年,李云生看着眼熟却始终想不起来是谁。』

        “你一个外乡来的无根仙脉,也配上二楼?”

        李云生正要直接上了二楼,身后那长脸少年却冲他冷声讥笑道。

        “你认识我?”

        李云生没想到这个自己眼生的少年居然知道自己是无根仙脉。

        “这一身粪臭味,秋水门除了你们白云观的人还会有谁?”那少年冷哼一声,接着十分厌恶的说道:“有点自知之明就给我滚出去,你这种垃圾不过是浪费我秋水门的资源。”

        按理说李云生这种年纪都是少年意气、血气方刚的时候,听到这话李云生要么骂回去,要么拔去拳相向,不过李云生没有,他从小行走异乡,他的脸上毫无波澜,像是根本没有听见长脸男子的话一般径直将脚踏上台阶。

        “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了。”

        李云生才踏上第一节楼梯,这长脸少年就一步上前,一手抓住李云生的后衣领,将他拉了下来,沉沉的摔倒在地。

        “看什么看?今天我是这一楼的管事,我不让谁上楼,谁就不能上楼!”

        这长脸少年见许多人围了过来,顿时衣服凶神恶煞的嘴里道。

        “别多管闲事了,那是玄武阁阁主的儿子朱皓轩。”

        有人认出朱皓轩,立刻拉住了要过来看热闹的同伴。

        这时李云生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朱皓轩拦在他跟楼梯中间。

        “我想起来了。”李云生仔细的打量了这长脸少年一会儿,“你是那天跟我打招呼的人……我没猜错的话……那本书也是你放在我身上的吧。”

        这一摔让李云生彻底记起来了,这长脸少年就是他第一次来黄鹤楼跟他打招呼的那个,他那天回家之后想了很久到底是谁把书放在自己身上的,想来想去也只有那个少年。

        “就是我放的怎么着?”朱皓轩阴阳怪气的笑道,“不光是你知道,这件事书楼的先生们也都知道,甚至秋水门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但是你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罚我在这里当一月的管事?”

        “你我没有交集,让我难堪,对你有什么好处?”

        李云生本来是个不太喜欢问为什么的人,但是眼前的事态,真的让他一头雾水。

        “你们在吵什么?”

        那朱皓轩刚要说话,二楼上下来了一个白衣青年,青年目光冷峻的看向朱皓轩:“大先生让我来问问你,道藏洞玄部你看得如何,日落之前他回来靠教你些问题,回答不上来五十戒尺。”

        “赵玄钧,你少在我面前装模做样,你就不想替凝霜妹妹出气?你莫不是看我抢了你的风头吧。”

        朱皓轩转头冲那青年冷哼道。

        “朱老七,你再多嘴一个字,我便折断你一条手臂,说到做到。”

        赵玄钧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完全阴沉了下去,一股森寒的威压子楼梯上头蜂涌而下直教人浑身颤抖,就算李云生离得很远也是一阵心悸。

        “吓唬谁……?”

        那朱皓轩闻言嘴硬了一句,不过看起来十分没有底气,话都没说完就转过身回到桌边,与李云生擦肩而过时还不忘恐吓了一声:“有种你今天不下楼。”

        “上来吧,这里是秋水门,门内相残,戒律司不是吃素的。”

        赵玄钧像既像是对李云生说,又像是在警告朱皓轩。

        “谢谢师兄。”

        李云生点了点头,神色泰然的上了楼,今天的情形至多不过让他有些吃惊跟不解,害怕还不至于,以前跟着爹爹行走,什么穷乡僻壤没去到过,什么山野恶童没遇见过?他可不是没打过架的文弱书生,打架斗狠这种事情他也做过不少。

        二楼的景象跟一楼大不同,二楼相比一楼小许多,也明亮很多,没有那许多书架,只有一排排长桌,不少门内弟子正如同闭目养神一般坐在那里,早已从一楼书籍中了解过的李云生知道,他们这是在“读书”。

        上楼之后,赵玄钧就没有理会李云生,径自去了二楼的一个厢房。

        “楼下刚刚怎么了。”

        厢房内一名中年书生一边摆着棋谱一边问道,这中年男人正是上次跟大先生一起询问李云生的季真。

        “回季先生,是朱皓轩不让一名弟子上二楼。”

        “胡闹!朱师哥怎么生了这么顽劣的逆子。”

        这季先生有些生气,看起来他对这个朱皓轩也是十分头疼。

        “是哪处福地的弟子?”

        “是白云观新收小徒弟。”

        “是他啊!”

        季真第一次将视线从棋盘上挪开,转头十分有兴致的说道:“走,出去看看。”

        再说李云生,他一上楼就毫不犹豫的选了《画龙诀》的玉简,之后缴了钱拿了玉扳指,然后找了一处僻静位置坐下。

        “你第一次读玉简吧?”

        坐在李云生旁边一名少女,看李云生的欣喜有紧张的模样好奇的问道。

        “是的,师姐,第一次。”

        这少女坐在窗户下面的阴影处,李云生一开始还没注意到,以为这里没人。

        “嘻嘻……还是第一次有人叫我师姐。”少女显得很开心接着道:“我叫江灵雪,小师弟你叫什么呀?”

        “李云生。”

        就在李云生觉得有些不自在的时候,江灵雪指着李云生手上的玉简吃惊道:“云生师弟你手上这篇是《画龙诀》吧?”

        “是的。”

        “这篇法决好是好,就是太难太长了,我一个师兄当初选的也是这个,结果花了三千功德牌,只看了十分之一的篇幅,就算是这十分一,他说也跟没看一样,玉虚子这人说话玄玄叨叨,阴阳怪气的,让人不好琢磨。”江灵雪托着雪腮一脸过来人的模样告诫李云生道,“云生小师弟,你如果选这篇要考虑清楚哦。”

        “谢谢师姐,我有我的考量。”这是一条很有用的信息,但画龙诀是李云生早就选好的功法,自然不会因为江灵雪一句话而放弃,不过先是谢过江灵雪,然后看着她道:“灵雪师姐,我要看书了。”

        “嗯,你看你的。”

        李云生这话其实就是下了逐客令,但也不知道这江灵雪是没听到还是装不懂,依然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李云生。

        这书楼本就是公共区域,李云生也不好真的赶人,只得沉下心来,不再言语,他身上全部的功德币都用来换这一刻钟了,他必须尽量在这一刻钟里记下全部《画龙诀》的心法,不然就只有等到下个月仙粮的时候了。

        只见他戴上那枚玉扳指,然后拿出玉简,按照书楼管事教的方法,用扳指在玉简上轻叩了一下。

        当即,李云生就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像是有一个大钟被用力的撞响“嗡”的一声,脑袋开始天旋地转,几息之后脑内恢复平静,一页密密麻麻的经文出现在他眼前,非常真实。

        李云生又惊又喜,平复了一下心绪之后,开始默记上面的文字。

        就如他读别的书一样,先记后读。

        有一楼那几百册藏书做基础,眼前这篇《画龙诀》虽然晦涩但是也不算难记,李云生只不过扫了两眼便看完了一页,紧接着法决的第二页在他面前舒展开。

        前面几十页,李云生看的度极快,几乎没有什么卡顿,《画龙诀》上篇共有十三章,一直到法决的第五章,李云生的度才慢了下来,这时时间也已经过了一小半。

        这第五章开始之所以难,是因为从第五章开始,《画龙诀》每一页的文字,都开始变得时聚时散,不集中百分百的精力根本没办法将它们一列一列聚合在一起。

        “这种感觉想什么呢。”

        李云生觉得这时聚时散的感觉似曾相识。

        “对了,这感觉就跟将五气从脏腑经脉纳入丹田一样!”

        脑内灵光一现,李云生终于找到这似曾相识感觉的来源了。

        “难怪书上说,读这玉简上的文字,是一项极耗费心神的事情,这简直就像是在脑内炼精化气一般。”

        正如吐纳练气不能急于求成一样,读这玉简最好也是慢慢来,否则很可能会走火入魔,就如你在悬崖峭壁边行走,须得步步谨慎一样。但是目前拮据的李云生,不能像那些世家子弟一样花个几千功德币慢慢看,他甚至连“二观”的钱都没有。

        挣扎了几息时间,李云生还是决定赌一把。

        他闭着眼睛长吸了一口气,几乎是在这口气入肺腑的同一时间,他进入初寂境,耳畔书楼里的噪杂声瞬间消散,他把他澎湃的精神力全部凝聚在一起,没有任何停顿的,飞地将那些散开的文字聚拢然后刻在自己的脑海。

        脑内,李云生的精神力犹如飓风般运转着,而脑外,他的身体像是石化了一样,低头静坐着,就连呼吸都没有任何起伏。

        唯有他旁边的窗户,细风徐徐的吹进来,以肉眼看不见的形状,一层一层缠绕着他的身体。

        “居然能在这里入寂!”

        这江灵雪年纪不大,但是眼光不俗,一眼就能看出李云生此刻已经入寂,虽然她有些不理解,为何有人会在看简的时候入寂,她明媚的双眸里异彩连连。

        看出李云生已经入寂的不止江灵雪,还有不远处站着看向这边的季真跟赵玄钧。

        “妙哉、妙哉!真不愧是道心通明,小小年纪便可窥探入寂境。”

        季真面色兴奋的赞叹道。

        “这时间,他快要进入二寂了。”

        赵玄钧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甘。

        “如果他不是无根仙脉,我秋水门百年内问鼎仙府有望,可惜……可惜呀。”季真非常遗憾的说道,说完他话锋一转笑道:“不在读一个书简而已,就这里入寂,有点哗众取宠了。”

        在他看来李云生这么做,不过是想在师兄弟面前露一手,在门内搏一搏眼球,不过季真也理解,小孩子嘛,谁不想被人关注?

        “先生这么说也没错,但还有一种可能……”赵玄钧没有反驳季真,只是嘴角翘起,饶有趣味的说道:“他想吃下这篇《画龙诀》。”

        “他想一观之内记下整篇《画龙诀》?”虽然赵玄钧用的是一个吃字,但是季真如何听不懂?但他也觉得有些荒谬,其他心法还好,那可是《画龙诀》!因为这画龙诀不算最顶级的心法,确实古往今来最晦涩繁琐的心法,

        “嗯?”

        不过马上季真的眉头就皱起来了。

        “不好!这小子真的不要命了!”

        他现他失察了,这李云生周身气息起伏如飓风,这是强聚精神力的征兆啊,这小子真的是想吃下画龙诀!

        只见季真一个箭步,身如影魅般出现在李云生的身侧。

        而此刻的李云生,浑身大汗淋漓,面色赤红,两行血泪从眼角处落下,一旁的江灵雪早已吓得花容失色。

        “你太急了!”

        季真清喝一声,而后一指点向李云生的泥丸宫,李云生身后一阵风声鹤唳,气旋乱舞,众弟子一阵惊呼。

        “噗……”

        几息后,李云生吐出一口温血,这才醒转过来。

        “你这小娃,命也不要是不是……”

        “太有趣了,这画龙诀,太有趣了!”

        季真本欲责骂李云生一番,却见眼前这少年眼神里哪有一丝害怕?只见他满眼的兴奋,毫无畏惧,嘴里只是不停说着有趣,这让季真想起自己初入秋水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