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绣花针

第十七章 绣花针

        “小六被人打了?!”

        白云观,正卷着裤腿弓着身子在翻着地的李长庚,突然拔起身上怒目圆睁道。笔    趣阁

        “在哪里?被谁打的?”

        不远处的一块仙地里,大师兄张安泰也站了起来,不过神色没有李长庚那么激动。

        “在黄鹤楼,打人的是玄武阁掌门朱百里的小儿子朱皓轩。”

        说话的是李阑,这消息还是刚刚楚楚用了一张传音符告诉他的。

        “原来是朱百炼的那瘪三儿子!”李长庚一听火气更大了,“前些年他欺负我们前去送粮庄户的女儿的事情老子还没跟他算呢!现在居然欺负到小六头上,这次他老子来了也拦不我!”

        “别冲动,老六既然在书楼,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大师兄张安泰瞪了一眼李长庚。

        “师哥!……”李长庚皱着眉一脸埋怨道:“这口气你能忍,我可忍不下!”

        说着就只见他操起身边的一条竹扁担冲李阑一挥手:“走!去接小六!”

        “你就是头又犟又蠢的驴!”张安泰也放下了手里的活,一脸很铁不成钢的说道:“谁说要忍,你就算把他打残了又如何,这不是明着跟玄武阁起冲突……”

        “大师兄,给我报信的楚楚还说,小师弟吐了一身的血。”

        李阑目光冷厉的说道。

        “什么?!”

        张安泰赤着脚从地里暴跳了出来,整个人像是换了一副面孔,刚刚那副冷静的模样荡然无存,如一尊怒目金刚般喝的:“还愣着做什么?我打得那小畜生他老子都不认识!”

        ……

        黄鹤楼二楼的窗户边。

        “杨万里这个师父是怎么当的?这简中书须得慢慢看,这种事情最基本的事情都不跟徒弟说。”

        季真看着楼下被江灵雪搀扶着,步履不稳的走在书楼门口的李云生。

        “这倒也不怪师伯,这十年内,季先生可曾看过白云观的弟子上过二楼?”

        赵玄钧笑道。

        “苦了那孩子,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他是无根仙脉……”

        季真闻言唯有苦笑,他虽然起了怜才之心,却又无可奈何。整个秋水门都知道,秋水门十六福地弟子唯独白云观,不读书不修行,每日埋头种地。

        “季先生,你说他到底有没有看完《画龙诀》?”

        赵玄钧目光看向窗外李云生的目光变得锋利了起来。

        “这不可能。”季真一口否定道:“你大概是没看完画龙诀,《画龙诀》上篇第五章之后被玉虚子做了手脚,语句晦涩生僻不说,里面的文字多数也不规整,就算是入寂的状态,读的太快精神也吃不消,他刚刚周身紊乱的气息就是证明,说的严重点那是走火入魔的前兆。”

        季真的这个说法赵玄钧没有反驳,只是那张清俊的脸上嘴角不经意的提起了下。

        “这白云观的小弟子,好像有麻烦了。”

        在李云生跟江灵雪两人离开后,朱皓轩紧随其后出了书楼。

        “朱师哥这小儿子,他怎么就非盯着人家一个小孩子不放?唉……”

        季真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

        “要不要我下去一趟?”

        赵玄钧漫不经心的问道。

        “不用了,就当是让他受个教训吧。”

        “教训?谁受教训?”

        赵玄钧有些听不懂。

        “当然是朱师哥那不争气的老七了!”

        季真想想就来气。

        这一下赵玄钧就更是疑惑了,在他看来,李云生的实力远远没达到教训朱皓轩的程度。

        “白云观那群牲口已经到门口了。”季真也不再跟赵玄钧卖关子,只听他有些无奈的解释道:“你在不是在秋水门长大的大概不知道,朱家那老七年纪不大估计也不清楚,我们秋水门最难惹的一群人就在白云观!”

        “不是说,这些人只会种庄稼吗?”

        季真的这个说法勾起了赵玄钧的好奇心。

        “这帮人可不止会种地,还会打架,还特别爱护犊子!”季真苦笑着摇头道:“走,这事你别管了,去泡壶茶,我跟你说说九年前白云观的那桩奇事。”

        ……

        再说已经走到书楼外的李云生跟江灵雪。

        二人出了书楼,李云生便向江灵雪道谢道:“灵雪师姐,送到这儿就好了,我自己走得动。”

        “你这幅样子,我可不敢让你一个人回去,走吧走吧。”

        江灵雪很认真的摇了摇头,说着又扶起李云生的胳膊径直往前走。

        “可是,白云观离这里很远的。”

        李云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天色还早呀,你都叫我一声师姐,我自然要照顾好你才是。”

        “谢谢师姐,还不知道师姐是秋水门哪处福地的弟子。”

        “我是南山百草堂的弟子,师弟日后也可以来百草堂找我玩。”

        “百草堂啊……我一定去看看。”百草堂这个名字,李云生还真不陌生。

        “我就等着师弟……”

        “人家都让你走了,江灵雪你就不要多管闲事了。”

        江灵雪还未说完,身后就传来了朱皓轩的声音,这次他还不止一个人,身边还跟着两个身材魁梧的玄武阁弟子。

        “真烦人。”江灵雪白了朱皓轩一眼道:“你看到我跟着还要过来找麻烦,你就不怕我去戒律司告状?”她一直非要把李云生送回家,就是因为知道身后朱皓轩在跟着。

        “告状?哈哈,是禁足我一月,还是罚我在书楼做一个月管事?你尽管去告,我朱皓轩在秋水门怕过谁?”

        说完他就冲身边的一名玄武阁弟子使了个颜色。

        “小师妹,这事你还是别管了。”

        那名玄武阁弟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边说着边用手去拉江灵雪。

        但还没等到他的手碰到江灵雪,一道无形的气刃“嗖!”的一声割破了他的袖子。

        “拿开你的脏手。”

        江灵雪“刷”的一声,反手抽出腰间的一柄精巧的细长青钢剑,长剑直指那名玄武阁弟子。

        “早就听说,百草堂有一位不炼丹爱练剑的大小姐。”那名玄武门弟子也从身后抽出一柄重剑讥笑道:“不过,我怎么看,你那剑都像绣花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