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面壁石

第十九章 面壁石

        今天的杨万里有些不痛快。

        一张皱巴巴的脸阴沉得能滴出水来,白云观的那许多仙地、仙田才翻完,种子还没全播下去,还要看着庄户们施肥浇水,事情多得忙都忙不过来,而他却要去走十几里地去一趟戒律司,给他那几个正在面壁的徒弟送饭。

        事情多先不说,关键是……丢人呐!这一路上为了避开熟人,他尽量抄小路、山路、野路走,这样一下来,无形中又多走了十几里地,浪费了许多时间,于是他更加的不痛快了。

        秋水门戒律司,其实是个风景秀美的地方。三面山峦环绕,山外四季交替,山内常年是春。山峦之上积雪融化奔流而下,在东面低洼出形成一汪碧池,因为形似太极图案中的黑鱼,又名黑鱼池,后来噬恶真人建造戒律司更是依照黑鱼池的地形,在黑鱼池的西面建了一座“白鱼园”,便是后来的戒律司,白鱼园形似俗世山水园林,但是其间遍布灵木妙石奇珍异草,每日日出后,黑鱼池的雾气随着山风飘散其间,宛若仙境。

        但在白鱼园的鱼眼处,有一块小地方,因为高山阻隔,终年照射不到阳光,阴冷异常,石门一落你就只能看着那长满青苔的石壁呆了,戒律司把哪里叫做面壁石。门内弟子犯了错,长长就会被送到这里,无论时间长短,戒律司都不管饭,需要门内师兄弟亲自送饭。

        “你说说你们……哎……”

        绕了许多路,杨万里终于还是到了面壁石,刚刚叫戒律司看门的小弟子开门时,杨万里只觉得老脸一热,差点就一气之下转头回去了。

        “你就不知道找不显眼的地方打?一扁担朱家那小子差点咽了气!他老子跑到我门口来嗷嗷乱叫吵也吵死了!”

        他指了指李长庚又指了指李阑,

        “还有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用石头砸人,一砸一个窟窿,老子辩都不能帮你辨别,气死我了,你们…”

        看到张安泰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卯足了劲在张安泰头上敲了一记说道:

        “他们打了人进来,也不算吃亏,我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进来了?”

        “我,我…把玄武阁的门给砸了。”

        张安泰有些不好意思。

        “你平日里不是很沉得住气?你那天是撞邪了?!”

        杨万里闻言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这不怨我,我是去找他们说理,结果那看门的弟子偏偏不让我进去,我都报了您的名号,他还把您骂了一顿。”

        “骂我什么了?”

        “骂您脚臭,口臭,不洗澡。”

        闻言杨万里老脸一寒骂道:“不臭还是男人吗?像他朱百炼似的,天天打扮的跟个娘们似得?”

        “哈哈哈…就是,大男人还画眉呢。”

        “有一次我还见他擦了脂粉。”

        “当真?”

        “真的,哈哈哈…”

        闻言三个是兄弟一齐呵呵傻笑。

        “这算什么?他你们那么大的时候,我还见过他穿着裙子。”

        杨万里一脸不以为然,他烟瘾上来了,掏出了他的烟枪,找了个地方做了下来。

        顿时听到这话的四兄弟围拢了上来,一副小顽童坐着等先生说书的模样。

        “想听?”

        “嗯嗯嗯!”

        三人如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道。

        不一会儿面壁石下穿出来一阵阵惊呼声跟阵阵傻笑,杨万里那阴阳怪气的声音说的又十分精彩,偶尔还来添油加醋来点黄段子,就连门外的戒律司弟子都围在了门口听着,时不时的还笑得捂住肚子。

        当李云生提着一个大食盒,看到这份外阴冷的面壁石下围着一群人的时候,满是诧异。

        “师兄,师父,你们在说什么?”

        看到李云生,杨万里立即放下了烟杆,换了一副很威严的面孔道:

        “饭做好了?”

        “嗯!”

        李云生点了点头,将大食盒拿到了中间满身青苔的桌子上。

        “我蒸了一尾鱼从栖月潭捞上来的鱼,还有师父你哪来的山里的野味,那只白羽鸡熬了汤,鸡肉切丁用辣子爆炒了一下…”

        李云生边说边从食盒里一样样的将菜肴拿出来。

        “小师弟的手艺向来不错,师哥我今天有口福了。”

        “我还没尝过小师弟做的菜呢,这次有口福了。”

        “怎么做了这么多菜?”

        李阑看事情想来要比张安泰跟李长庚想得多些,看着满桌的饭菜有些不解道。

        “啊?”

        李云生有些吃惊道:“二师兄你连你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啦?”

        闻言李阑一怔,继而一脸无所谓道:“我多大岁数了,过什么生日呀,别搞得这么隆重……”

        “你这话当真儿戏,身体肤受之父母,你不顾惜自己的身体,也须得感念你父母的恩情!你不想过就算了!”

        杨万里冷哼了一声然后坐下。

        “过个生日,怎么又扯掉父母上去了,您这么有闲心还不如直接给我钱让我们去一趟仙府喝一顿好酒!”

        李阑突然说了些气话。

        “二师兄你的话确实不对。”

        端出一大碗面,“师父他从昨日就跟我念叨着,他不会烧菜就给我打下手,洗菜生火忙活了一早上呢!”

        闻言李阑原本有些愤满的脸明显有些动容。

        “打什么下手,胡说什么,吃饭吃饭,他不吃我们吃,你们就当是给我过生日。”

        杨万里撇了撇嘴,神色如常,但李云生看得出他的手在轻轻的颤抖。

        “唉…老头你又不早说!”

        李阑又恢复了平日里玩世不恭的面孔道:“你这么幸苦给我做吃的,如果说为了我那把我扔在山沟了的父母,也太不值了,应当是为我还有我们这几个是兄弟!”

        说着他端起了一碗酒一饮而尽道:“这一杯敬你,我没有父母,老头子你是我再生父母。”

        “唉…”

        看到李阑的模样,杨万里叹了口气,然后奸猾的笑道:“你既然当我做父母,那下月的月钱,就一起算给我好了,我替你存着,日后你娶媳妇也好用呀!”

        “老头你也忒不厚道,枉我刚才敬你那一大碗酒!”

        三言两语间,刚刚有些不自在的气氛便消散的一干二净。

        “老二,我敬你,希望你永远这么逍遥自在!”

        大师兄笑着端起了酒杯。

        “二师哥,我祝你早日娶到楚楚师妹!”

        李长庚憨笑着说道。

        “李阑师哥,我也敬你一杯,祝你,祝你…心想事成。”

        李云生有些嘴拙。

        李阑丝毫不在意,用力揉了揉李云生的脑袋,然后大喊道:“虽然这里又冷又臭,但是我今天好开心啊。”

        “老头,来,今天我陪你喝个痛快!”

        “就你?”

        杨万里吃了一口李云生蒸的鱼,眯着眼一脸享受,然后不屑的白了他一眼,道:“来,给我道倒上。”

        这不知道是李云生第几次看杨万里跟几个徒弟拼酒,但是他觉得这次最开心。

        他甚至觉得,能一直如此,这仙不求又如何?

        拿出一壶酒径自斟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道:“让你在这里过生日,为师对不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