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行云步

第二十二章 行云步

        经脉中元气融于拳势的迹象。Ω

        紧接着李云生的一记劈拳,更是证实了二人的猜想,这一拳下去居然出了一声细微的刺耳炸响!

        这一下让李阑跟张安泰目瞪口呆的对视了一眼,李云生的这套拳,打得确实很生涩,不说行云流水,就连基本的招式

        都有很多瑕疵,甚至还有漏招,但是他干涩的拳法中居然有了老拳师才有的气蕴!

        “如何?”

        李云生一套拳打完,李长庚一脸自得的看向李阑二人。

        “还不错……”

        李阑摸了摸下巴,李长庚刚要得意,就被李阑打断了:“别得意,不是夸你,这招式被你教的乱七八糟的,也就前几

        式还有点模样,后面真的一塌糊涂,但是老六你在调用体内真元上真的是一点就通,很不错。”

        说着他看向张安泰道:“大师兄,不如你跟我赌一赌,小师弟多长时间能学会你的《行云步》。”

        “赌什么?你大嫂最近看得严着呢。”

        张安泰一把捂着自己的口袋。

        “小赌怡情。”李阑坏笑道,“就赌这月的月钱。”

        “好……好吧”张安泰想了想道:“那如何算输赢?”

        “寻常人最快一息之内也就能走十步,若是你教完《行云步》之后,小师弟能一息二十步,时间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这不可能!”张安泰摇头道,“这种必输的赌局,我不赌。”

        李阑还没说完,就被大师兄张安泰打断了。

        “我还没说完。”李阑狡黠的笑道:“我赌的是小师弟能在一个时辰之内学会行云步,敢不敢啊?大师兄……”

        闻言张安泰先是一愣,暗道这小子到底在玩什么猫腻?他开始还以为李阑是要他一个小时之内教会李云生,没想到居然是赌老六一个时辰之内能学会自己的《行云步》,这也太小看自己的看家功法了吧。

        “你都敢我如何不敢?如果小师弟真的能一个时辰之内学会我的行云步,我给你五十斤仙粮,赢了我只要你这月的月钱!”

        张安泰十分豪气的说道,心想自己好歹也是大师兄,气势上无论如何也不能输给老二。

        “哦?这赌局,有意思,老二我能不能也下一注?我压大师兄胜!”

        李长庚跟着凑热闹道。

        “你滚一边去……”

        李阑白了他一眼。

        “二师兄……”

        李云生看着李阑有些不好意思的欲言又止。

        “怎么了,老六,你别担心,我输了也不过一月的月钱!”

        还以为李云生是在担心自己,李阑拍了拍李云生的脑袋道。

        “不。”李云生一咬牙,厚起脸皮道:“如果赢了,二师兄仙米能不能分一些给我,我最近很缺。”

        闻言李阑有些没听懂的一愣,而后大笑道:“如果你当真能一个时辰学会你大师兄的《行云步》我全部给你!”

        “老六啊,你可莫要自负,我的《行云步》跟你三师哥的《打虎拳》可不一样,打虎拳你依样画葫芦,半日内就能学个大概,我这《行云步》可不一样,不但需要悟性,还需要会五行数术!”大师兄张安泰有些不高兴了。

        “大师兄,我不是自负……”

        李云生有点不好意思,他接着很诚恳的解释道:“其实我也在书楼的一楼看过一些关于《行云步》的说法,《行云步》靠的是以数御术,正好我很喜欢五行数术,《太玄甲子数》跟河图洛书我也喜欢,读了很多遍,虽然还是有些一知半解,但是我觉得,我比较擅长这些花脑子上功夫的东西。”

        这个解释让张安泰有些吃惊,他没想到这个小师弟居然对自己的《行云步》还有些了解。

        “书上读过的可跟我教的不一样。”张安依一脸自信的笑道:“你今天能算出第一步就不错了!来吧,我把行云步的脚步动作跟基础数式教你。”

        行云步的步伐跟基础数式口诀都不复杂,张安泰花了一炷香的功夫就说完了,难的是这每一句口诀都饱含大量的变数跟计算,这才是真正需要教的东西。

        张安泰说完,李云生问了几个问题之后,就一言不的在晒谷场踱步,边走嘴里还咕咕哝哝的念念有词,走了一会他忽然蹲下,拿了一块小石头开始在地上画,画了一会儿又开始踱步,他神色专注,目光时而失落,时而兴奋,不知道的人看见他这样或许还以为他傻了。

        “大师兄,你是不是把他逼的太急了?”

        看着李云生的样子,李阑有些不忍道。

        “还不都是你逼的吗?”

        张安泰白了他一眼。

        “别啊,这赌可是我们两一起打的啊。”

        李阑很无赖的笑道。

        “一个时辰太短了,你没学过不知道。”张安泰摇头道:“《行云步》虽然六步一循环,要算的只有六步,但是这六步每一步都是算计,你的脚只要踏出一步,接下来的步子方的位便全无定数,就算你算准了第二步的方位,但这一脚下去后,第三步的计算量将是第二步的三倍!第四步又是第三步的五倍……最后第六步将是第五步的九倍!”

        “这我知道,我虽然不会但我也学过啊,当初就是因为算得我头疼,不愿意学了,师父为了这还毒打了我一顿。”李阑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道:“大师兄你别说你不记得了,我屁股还是你帮忙上的药呢。”

        “早知道你长大这般顽劣,鬼才帮你上药。”

        张安泰恨铁不成钢道。

        就在二人说笑的时候,因为无聊走开的李长庚,左手提了个茶壶,右手拿了一个食盒走了过来。

        “山下开了好多桂花,刘婆婆女儿做了好多桂花绿豆糕,上次我帮他挑谷子,他拿了许多给我当还礼,我还烧了一壶水,偷了些师父的茶叶,泡了一壶茶。”

        李长庚憨笑着把东西放在桌上。

        “你又偷师父茶叶,小心他剥了你的皮!”

        李阑一边拿了一块绿豆糕,一边揶揄李长庚道。

        “谁让你吃了?”

        李长庚夺过李阑手里的绿豆糕,恶狠狠的瞪了李阑一眼。

        “好师弟,别小气嘛,你也不想想,你送给慕容师妹的那些书信都是谁帮你写的?”

        李阑虽然声音示弱,不过却依旧一脸坏笑。

        张安泰在一旁一面小口的吃着绿豆糕,再喝一口杨万里私藏的好茶,笑呵呵的看着两人打趣。

        马上就要时立冬了,这冬天一到,白云观也就彻底的闲下来了。

        一个时辰后。

        张安泰并没有因为心软而延长时间,他很准时的在一个时辰之后叫起了李云生。

        “老六,学《行云步》急不得,过来休息一会儿喝口茶吃点点心。”

        刚刚那一个时辰内,李云生要么来回踱步,要么趴在地上写写画画,行云步“一步”都没走出过,看起来想要在一个时辰内学会《行云步》是痴人说梦了。

        “算了老六,歇会儿吧。”

        李阑也站了起来,微笑的看着李云生道,脸上一丝失望一闪而逝。

        “别管他们打的赌,他们逗你玩呢,过来吃东西,这桂花绿豆糕配香茶好吃得很!”

        李长庚扬了扬手中的绿豆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长庚的大嗓门,李云生终于站了起来,他转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几个师兄道:“一个时辰到了?”

        “早到了,来吃点东西吧,我们慢慢学不急的。”

        张安泰冲他招了招手。

        “好吧……”

        李云生一脸遗憾的说道。

        他好像还沉浸在行云步的算术中,目光有些无神的往前走了一步。

        只走了一步,却已经到了桌前。

        就在他一边想事情,一边漫不经心的拿起桌上的绿豆糕时,三个师兄脸上的表情就跟见了鬼一样。

        “大师兄,你第六步的算法能不能再详细的跟我说一下,你刚刚说的不太清楚,我一直没算出来。”

        压根没看到三人表情的李云生嘴里包着一嘴绿豆糕,咕咕哝哝道。

        “哈哈哈!!!”

        最先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还是李阑,他一把抱起李云生,一边狂奔,一边狂笑着喊道:“六师弟你真是个鬼才!大师兄,今年的秋水们弟子试剑大会,我们白云观终于有人可以参加,那帮老匹夫,狗娘养的,年年不让我们参加,老子憋了七年的火,今年终于有地方了。”

        “二师兄,放,放我下来……秋水门,试剑大会,是,是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