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鲸吸

第二十三章 鲸吸

        秋水门的试剑大会,每三年举办一次,秋水门的十六处福地,每处福地挑选一名弟子参加比试,算是秋水门对新入门弟子修为的一次会试。笔    趣阁Ww    W.BiQuGe.CN

        让十六处福地跟福地弟子多走动走动,也是这试剑大会的另一重意义,除此之外每年笔试的前四名都会有门派丰厚的奖励,比如上一次的比试中,玄武阁的大弟子卫青拔得头筹,被赏赐了一柄灵品古剑,秋水门名剑录中除了有主的名剑,灵品级的一共也才六柄。

        秋水门有资质的弟子从不吝啬。

        “我不去。”

        让几个师兄没想到的是,李云生很果断的拒绝了。无论几个人怎么劝,怎么说好话李云生都不答应。

        不去的理由是,“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不想做没意义的事情。”

        李云生的这个理由不是敷衍,是他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回答,要拿试剑大会的前三甲,对于他来说几乎是不可能,与其在不可能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他还不如拿这些时间修炼。

        就跟他选择进白云观一样,他明白自己的深浅。

        子夜,今晚的后山没有星光,只有满树摇曳的槐花散出淡淡微光。

        李云生推开窗户,然后光着膀子盘腿坐在床上。

        今晚是他完整看完画龙诀后,第一次尝试按照画龙诀的吐纳方法炼化天地灵气。

        “放轻松,平常心。”

        他常常的吐出胸中一口浊气。

        不像基础的炼气功法,画龙诀这种高级炼气功法,不在是让真气游走在一些大的经脉之中,而是以其独有的轨迹,在一些大经脉延伸出的经脉岔路行走,也就是一些隐脉。

        先前说,驾驭元气在经脉中游走好似走在一脚宽的悬崖上,那么现在李云生就像是抱着一颗炸弹在悬崖上行走,炸弹炸了,他很有可能伤到经脉,更甚至脉毁人亡。

        这种级别的心法,第一次修炼,往往需要有前辈在身边护才行,但李云生没得选了。

        尽管无法内视,但入寂后的李云生,能将体内灼热的气流投影到脑海中,没走过一处经脉,就如在脑海中画出一条光河。这也成了李云生枯燥修行中的一道乐趣。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了,可李云生“点亮”的经脉才过半,不过他也不急躁,之前大量时间的看画龙诀让他已经明白了其中复杂的程度,元气贯穿各处经脉的回路繁琐复杂程度,根本是那初级炼气心法没比的,但想要一次性更多的纳入天地灵气,只有这一条路。

        又过了一个时辰。

        李云生终于“点亮”最后一处隐脉。

        “终于到最后一步了。”

        入寂状态的李云生突然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道牵引着仰起了头,嘴巴微微张开…

        “昂~…”

        一声深海巨鲸般的吟哮声直冲天际!

        李云生体内注满元气的经脉回路,有如一道漩涡开始旋转起来。

        小屋外,原本静谧的山林陡然刮起一阵大风,如果天地灵气是有颜色形状的,你一定能看到,以白云观后山为中心,方圆几里的天地灵气开始疯狂的汇聚到这后山的小木屋,钻入小木屋的窗户,被李云生体内那道筋脉的漩涡吸入。

        虽然时间只维持了几息,但李云生能感觉到,就是这几息之间,天地灵气有如奔腾的江河汹涌的流入他的经脉,以前只看过小溪的李云生哪里经历过这种世面?

        不过好在这些状况都写在了《画龙诀》里李云生没有迟疑太久,便开始用画龙诀后续的法诀稳定住这庞大的天地灵气转化的真元。

        就在李云生兴奋的忙碌着的时候,黄鹤楼五楼的一间厢房内,正在对弈的季真跟大先生二人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

        “是鲸吸?”

        大先生手中正要落下的黑子被他生生用力捏碎了。

        这鲸吸正是《画龙诀》第一重独有的现象,将天地灵气犹如鲸鱼吸水般粗暴的纳入体内。因为以前的玉虚子太出名,所以一听这声音大先生就想到了他。

        “不知道…”

        季真摇摇头,他不敢确定,如果单从声音确实很像,但是秋水何其大,山间有些什么灵兽也能出这种声音也说不一定。

        “上次你不是说那白云观的小子来看了《画龙诀》?会不会是他?”

        大先生已久不死心。

        “决计不可能,他只看了一边,还差点伤到自己,就算他看完了,以他无根灵脉的资质更不可能这么短时间消化《画龙诀》!”

        季真如何也不相信李云生能学会画龙诀。

        “这段时日,门内还有不少弟子看了画龙诀,也有可能是他们。”

        季真强调道。

        “不管是谁,都是好事,这也算是对那疯子有一个交代。。”

        大先生叹了口气。

        “不,如果是那白云观小孩,算不上什么好事,对他也好,对秋水门也好,一个无根仙脉,你给他希望,只能让他更加绝望…这就是命,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