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横沟

第二十五章 横沟

        得知李云生同意参加秋水试剑大会,几个师兄感觉比自己参加还要兴奋,加上现在又是农闲,每日都把李云生拉到晒谷场,不厌其烦的指点李云生,几个人算是把自己看家的本事全拿出来教李云生了,三师兄李长庚为了李云生有更多的时间练习打虎拳,非要揽下给老槐树浇水的活,二师兄李阑早早的就通知了在仙府里走动的四师兄五师兄,让他们留意一下黑市里不错的法器,给日后李云生在比试中用。『』ΩWw    W.    BiQuGe.CN大师兄张安泰比他们要沉稳一些,但是也早早的去找他的一些老朋友打听好了,其他福地这次参加试剑大会的弟子,每个弟子从身高到体重甚至有没有痔疮都摸的一清二楚。

        这事情后来被杨万里知道了,把几个师兄训斥了一顿,说他们这是拔苗助长,过犹不及,参加试剑大会他不反对,只要不耽误观里的农活。

        这之后李云生就开始自己在后山小屋的门口练习。

        对于杨万里的过犹不及,他深以为然,像是打虎拳,李长庚的身体条件跟他自己不是一个等级的,所以有些东西强加到他身上根本不合适,比起授之以鱼的人他跟喜欢授之以渔的人。

        从那天起,后山的山顶总是在清晨传来一声声极有节奏的拳风破空声,这声音随着时日的增加,越来越清脆,越来越利落,越来越坚定。

        “老头虽然总是不近人情,但是看起来他说的对,我们说的太多对老六不是好事。”

        白云观离后山不远的一处庭院中,张安泰跟李阑李长庚悠闲坐在那儿嗑着瓜子,吃着花生,喝着茶。

        “是啊…你听听这声音。”

        李阑很舒服的躺在椅子上慵懒的说道,“才半月这拳头就这么有力气了。”

        “老六这脑子是什么做的?书读的明白也就算了,怎么这拳也练的这么快?”李长庚将一颗花生扔到嘴里,一边咀嚼一边一边纳闷道。

        “但是这么做好吗?我们都清楚老六的仙脉资质,这道横沟不是勤奋跟聪慧能够弥补的,要是试剑大会第一场就输了,他会不会受不了?。”

        张安泰突然坐直了问道。

        “有什么好与不好?你没看出来吗?老六他自己也在逼自己吗?这仙府中哪个人甘心与大道无缘?哪个人不想长生?试剑大会,就是为了让老六认清这道横沟,老六要是输的甘心就回来跟我们一起种田,若是不甘心,他疯魔,他堕落,都是他自己的选择的道。”

        一席话后众人默然,片刻之后李长庚叹息道:“老六哪怕是个下品仙脉也好啊,为何偏偏是个无根仙脉?”

        山下几个师兄的话李云生自然没听见。

        他打完十几遍打虎拳,有在门口从不同方位推演了几遍“行云步”的步伐算法,一直到浑身大汗淋漓才罢手。他拿起一桶冷水,直接浇在身上,冲刷掉一身的汗渍。

        霜降刚过,气温骤降,不过经过入仙府这几个月的锻炼,李云生的身体已经比入仙府前好了太多,这点寒意根本钻不进他的身体。

        这打虎拳跟行云步他越练越觉得神妙。

        像这打虎拳,拳势刚猛无匹不说,随着他练拳时日越久,就越能感受到,练打虎拳的同时,他的身体就像有一股磁力一般,将周身的天地灵气吸引过来,它们附着包裹着李云生的身体,然后一点点融入李云生的皮肉,这一段时日下来,李云生觉得再这么练下去自己可能真成铜皮铁骨了。

        他问过李长庚这打虎拳是谁教的,李长庚说是有次打架输了,杨万里把他骂了一顿,然后扔给他的他的,这不由得让李云生对杨万里又多了一分好奇。

        行云步也是,基础步伐跟算法都很简单,但是你如果想越走越远,演算的量便会逐倍加大,如果是任意方位,李云生到现在也只能算第五步,单一直线勉强能算到第七步,但谁比试的时候只走直线?

        虽然任意路径李云生只能算到第五步,但在演算的过程中,李云生隐约的出现一个想法—行云步不止七步,只要你的头脑能过跟得上,演算的够快,行云步的七步循环可以扩大到四九循环!甚至…无限!

        这个猜想让李云生觉得既兴奋又刺激,他越来越觉得这仙府有意思了。

        还有《画龙诀》也是,只是换了一种功夫,对于天地灵气的吐纳量就增加了好几倍不止,而且随着他这几天对画龙诀吐纳运气方法对越熟练,就算不用鲸吸,他每次炼化的天地灵气量也十分可观!还有那玄之又玄的运行经脉轨迹,以及他至今都看不懂的最后一章…

        相比几个师兄替他担心的在仙府将来,他自己更想知道的是,这仙府中,这万千道法中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他此刻很想去一趟书楼,可惜一想到囊中羞涩就只有叹了口气打消了这个念头。

        “小师弟…师姐又来看你咯,这么长时间见,有没有偷偷想你师姐我…”

        一个粉衫少女突然上到后山,少女身材修长,长齐腰,肤白胜雪,不知道是不是天凉的缘故,挺翘的鼻头有些红,不过这倒是让她更显楚楚可怜了,只见她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欢喜的看着李云生笑道。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上次那偷酒贼,桑小满。

        “呀,你这个小坏蛋,居然不穿衣服的!”

        她话说完才现李云生光着膀子,下身也不过穿着一件短裤。

        “你来干嘛?又来偷我师父的白酝酿了?这次我可不帮你。”

        李云生觉得她有些大惊小怪的,不就是光着膀子吗,于是一边回屋拿衣服一边冷冷的说道,边说着他边走到小木屋里穿好衣服。

        “你这小坏蛋,这么跟你师姐说话吗?”

        桑小满还是第一次被个男孩子这么冷落,不由有些不快的捂着眼睛说道。

        “没有偷酒就好,我要下山了,你也快些下山吧,这里没什么好玩的。”

        李云生穿好衣服,他准备去一趟白云观,不能去书楼,能多问几个师兄一些问题也是好的。

        “不准走!”

        桑小满看他穿好衣服这才放下手,看李云生要走,她赶忙拦住他道:“我找你真的有事!”

        “不会是让我一起偷东西吧?我可不去。”

        李云生挠了挠头,一脸为难的说道。

        “我在你心里就是个小偷吗?”

        桑小满脸色绯红,一跺脚指着李云生道。

        “嗯。”

        李云生老实的点了点头。

        “气死我啦,我好心想带你去那处小福地捞点好处的,你这个小坏蛋,居然这么说我!”

        桑小满小脸涨得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