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木头人

第二十九章 木头人

        ,这处洞天不算打,入口处进入后走没多久就到了内府的庭院入口,这个桑小满拿到的那页残卷记载的相似,他们只需要穿过内府的庭院就能到达这洞府原本主人的修炼之所,想都不用想,洞天的秘藏就藏在哪里。笔『Δ    趣阁

        桑小满之所以对这处洞府格外感兴趣,那是因为残卷上记载,这处无名洞府中有龙族的遗秘,以及一张真品八级天象符。

        龙族的遗秘是什么她不清楚,但天象符是什么她可是很清楚,电闪雷鸣山呼海啸皆为天象,天象符则是能够将此等天下封印其内的符箓,八级天象符,完全施展开来的力量,如果放在俗世足以毁灭一个国家!

        此等逆天之力,谁不眼馋?

        “咦?!那个小坏蛋呢?”

        兴奋的桑小满正要跟着宋怀玉他们进入洞天的内府,回过头一看却现李云生不见了。

        “魍魉出窍!”

        也就在她回头的一刹那,只听已经进入内府的宋怀玉一声清喝!

        桑小满望去,只见那一直背在他身后的华美剑匣中一道青芒飞射而出!

        而在宋怀玉的身前,三具高大的木头人,持剑向他们飞扑而去。

        才等他们祭出手中刀剑,那三具木头人,手中长剑带着破空的剑吟呼啸而至,许博文虽有伤在身,但此时依旧威猛,张嘴大吼了一声,长刀朝着一具木头劈下,刀剑相撞罡气炸裂,许博文握刀的手掌居然被震裂了户口,但那木头人却毫不伤不说,刹那间单手握剑改为双手握剑,顺着手中长剑回弹的力道,再次一剑朝许博文斩下!

        可这一次,许博文手中的刀没能挡住木头人的剑,木头人一剑斩断了许博文手中那柄许家的名刀,然后长剑自然而流畅的将许博文的身体劈做两半。

        许博文甚至没来得及用他那些家传保命的手段。

        另一头,宋怀玉已然看到许博文的惨状,但却束手无策,他面前那具木头人好似附骨之蛆,不知疲倦的朝他出剑,剑剑刺向要害,剑剑刺穿他的护体罡气!

        他可是灵人级别修者,护体罡气早已坚如磐石,他用尽手段也才堪堪挡住这具木头人的攻势。

        而严寻梅虽然还活着,但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地方了,短短的几息之间,这三具木头人,如闪电般的剑雨彻底瓦解了三人作为修者的尊严!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

        严寻梅哭喊着道。

        看到这一幕的桑小满愣愣的站在那里,等她缓过神来,严寻梅一只手已经被斩断,许博文更是被腰斩,宋怀玉则被两只木头人疯狂的攻击,眼见便要独木难支!

        “锵”!的一声,桑小满左手从腰间抽拔出一柄软剑,右手向严寻梅身前的木头人射出一张符箓,只听她清脆的声音响起:“赤符引天雷!”

        声方落,一道雷罡从天而降,直接将那具木头人烧做灰烬!

        四级天雷符,这是桑小满此行最大的手段,但是令她没想到的是居然用在了一只小小的木头傀儡人身上。

        天雷符虽然用完,但桑小满却丝毫不惧,她一把上前将严寻梅挡在身后,深吸了一口气道:“怀玉哥哥,我要画山字符了,你听我号令后撤!”

        没人能想到,这个娇滴滴的女孩,此时居然成了所有人最大的依仗。

        只见她纤指在锋利的剑刃上一划,血珠从指尖流出,只见她抬手往身前一指,青灰色的罡气包裹着她手指的鲜血在空中画出一个复杂又诡异的符箓。

        “无数诸天,太上大道,十方天尊,一切神明:臣妾今借山之形,化山之力,杀那十方邪祟!”

        这一声落下,宋怀玉拼着受了那木头人一剑跳将出来,便见那桑小满身前空地轰然剧震,一股无形巨力当真犹如那一方大山般压下,将那庭院中的房屋压塌,那两具木头人毫无疑问的趴倒在了地上。

        众人送了一口气,但桑小满的脸色却十分难看,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怀玉哥,快毁了那两具傀儡,我这天字符撑不了多少时间!”

        宋怀玉脸色有些难堪的点了点头,想他堂堂七尺男儿,今天却要被一个姑娘护在身后,日后穿出去还如何在仙府行走?

        怀着这种难堪的心情,宋怀玉祭出手中仙剑魍魉,只等桑小满解除山字符,就要将那两具木头人毁去。

        “你当真要听这个女娃娃的?”

        就在桑小满将要解除山字符的时候,一名女子沙哑的声音从庭院的深处传来。

        遥见那庭院的中央的凉亭里,一个一身白色罗裙的女子端坐在那里下着棋,凉亭四周的物事都被山字符压垮,唯独这凉亭毫未伤。

        “给你个机会。”

        女子左手落下一粒白子,右手又拿起一粒黑子,然后沉思道:“留下那女娃娃,你可活。”

        她,手里的黑子随着她声音落下而落下。

        而那被山字符压住的两具傀儡木头人,则随着她的落子声,一点一点颤颤巍巍的,带着木头的吱呀吱呀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