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龙吟秋水

第三十三章 龙吟秋水

        “师姐,他们都说玉虚子前辈还活着吗?我听一些人说他疯了,这是真的吗?”

        李云生边走边问道。笔    趣『阁Ww    W.『BiQuGe.CN

        虽然李云生从来不相信玉虚子疯了这件事情,但是不代表他从未怀疑过。

        “一群无知乡民。”

        吕解忧冷笑道:“那****一去不返分,他死没死我不知道,但是全天下的人都疯了,这个人都不会疯,他比任何都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似乎是觉得这个说法太模糊,吕解忧又解释道:

        “这个中内情现在的你还是不知道为好,知道了反而会给你招来祸事,如果你哪天能踏入真人境界……算了,以你目前的状况,这还是太为难你了。”

        李云生自然明白吕解忧话里话外在影射什么,他也不觉得有何不妥,自己仙脉的状况自己最清楚,但他更加清楚,自己从未就此自暴自弃过。

        “虽然命由天定,但事在人为。”

        李云生颠了颠手里的乾坤袋,看起来是说给吕解忧,但更像是说给他自己。

        “事在人为?”

        女子嘴角撅起,然后看向李云生笑道:

        “我看你很是崇拜玉虚子,为何?”

        “为何?”李云生歪了歪脑袋,仔细想了想然后说道:“玉虚子前辈非常聪明,第一次看他的书让人觉得害怕,我开始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多看了一些他的书之后,渐渐有些明白了,你看那黄鹤楼的一楼的那些书,看来看去都不过是在对天道阿谀奉承,但玉虚子前辈不同,他在观察天道,剖析天道,甚至……驾驭天道,看他的书真是既刺激又好玩。”

        李云生的这番话,显然出乎了吕解忧的意料。

        这些年,她渐渐忘却了玉虚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李云生的这番话重新在她脑海里勾画出了玉虚子的模样,她有些感慨,有些不知所措,一如当年她被玉虚子“哄骗”至此的场景。

        “你叫李云生对吧。”

        原本她给了李云生玉虚子留下的东西,就急切的想要离开这个困了她许多年的地方,但李云生的这一番话让他停住了脚步。

        她像是在重新认识眼前这个少年一样,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李云生。

        “对,李云生。”

        李云生很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跟我来,我送你一件小礼物。”

        吕解忧十分神秘的说道。

        她把李云生带到了一处平整的山壁旁,然后指着山壁上秘密麻麻的,乱糟糟的字迹道:“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最强大的符录,是用哪种文字写的?”

        李云生看着墙壁上那乱糟糟的字,心头巨震,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龙文?!”

        这不算什么秘密,仙府道藏各部的符文篇就说过,这世上最强大的符文都是用龙族文字撰写的,但令李云生震惊的是,看吕解忧的意思,这墙上乱糟糟的涂画就是那传说中的龙文!

        “没错,这就是你们口中神秘的龙族文字。”

        吕解忧眼神中闪过一丝苦涩,当年她在这石壁之下教那个人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龙族文字不多,用于入符的只有三千个,一炷香的时间,如果你能记下这些字,我就教你。”

        “没问题。”

        李云生几乎没有迟疑的回答道。

        话音才落,李云生便进入入寂状态!

        “难怪能修炼《画龙诀》原来通明道心,跟他……真像啊。”

        能够这么快入寂,唯有通明道心才能做到,吕解忧看着入定的李云生不由得感慨道,李云生跟玉虚子虽然性情是一个暴躁如烈火,一个温和似清水,但两人身上某些东西看起来都很相似。

        吕解忧心里最后一丝疑虑也消失了。

        “我都已经犯过一次族规了,再犯一次又如何?你们说人家狡猾,但我觉得他们比你们可爱真诚许多。”

        她在心中自言自语道。

        “记好了。”

        时间才过去一半,李云生突然如释重负的回过头说道。

        吕解忧闻言眼前一亮。

        没有人不喜欢聪明人。

        “记下了才是你的,你骗我也无用。”

        吕解忧语重心长的告诫道,说完她指着石壁上右上角的一个字道:

        “这个字都“厶”,释义为天。”

        没教我一个字,墙壁上就剥落一个字,一直到教完所有字,原本密密麻麻字迹的墙壁,已经光秃秃一片。

        ……

        李云生跟桑小满走出玉虚子的洞天已经傍晚。

        在教完李云生那墙壁上的字之后,吕解忧用两道符将桑小满跟李云生送到了出去。

        白云观后山。

        “火又太大了。”

        李云生看着灶台前,帮忙生火的桑小满,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还是在外面等着吃饭吧。”

        “不,我就要给你生火。”

        桑小满鼻头上沾着灶里的烟灰,一脸倔强道。

        “你说,那女妖精,最后贴在你耳边说了些什么?”

        桑小满一路上不问吕解忧给了李云生什么,反而抓着最后吕解忧贴着李云生耳朵说的那番话不放,这让李云生很是不解。

        “她让我小心你一些,说漂亮的女人都很坏。”

        “这个老妖精,早知道,我一定烧了她老巢。”

        桑小满狠狠的往灶台里塞了一把柴火,不过一想到对方说自己是漂亮的女人,怒气立刻减了一半。

        “你觉得她说的对吗?”

        桑小满试探的问了李云生一句。

        李云生盖上锅盖,想了想道:“不太对,她多虑了。”

        “嗯?为什么?”

        “你又不是漂亮的女人。”

        “李云生!!”

        “饭还需要几把火,我下山挑几担水就能吃了,你莫要提前开锅。”

        李云生逃也似的,拿起水桶下了山。

        给老槐树浇好了水,饭也熟了,凉意渐冷的深秋,桑小满坚持要把桌子摆在老槐树下吃饭,李云生没有办法只好由着他。

        “这道菜叫什么?”

        “炒白菜。”

        “好好吃啊……!”

        桑小满往嘴里夹了一口菜,然后激动的跺着脚。

        李云生看得有些奇怪,也夹了一口放在嘴里,然后心里纳闷道:“就是普通的白菜啊。”

        桑小满又舀了一勺鱼汤,喝了一口,然后一脸幸福道:

        “虽然本小姐今天头一遭这么不走运,还差点栽在那两个混蛋手里,不过吃到这顿饭,还能看到这么好的景色,也值了。”

        看着漫天云霞之下,满山红叶胜火的景色,桑小满一脸陶醉的转过头问李云生道:“要不以后,我每顿饭都到你这里吃怎么样?”

        “不行。”

        “为什么?”

        “你饭量太大,我养不起。”

        “李云生!”

        就在两人吵闹间,远方金乌谭的位置,忽然紫霞偏偏,天际一阵风起云涌。

        “昂!~”

        突然一声高亢的龙吟震碎漫天的云彩,一条巨大的白龙从金乌潭中腾空而起!

        “她果然是方丈州的龙族!”

        原来桑小满早就猜到吕解忧是龙族。

        “龙族自然会龙语……”李云生也没有多少吃惊。

        只是这件事事后的展出了二人的预料,不光是秋水门的人,整个青莲仙府都震动了。

        龙族已经许多年没有走出方丈州了,甚至有人预测龙族已经消亡,他们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能在秋水看到一条龙,这自然不是一间小事。

        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大的是,不久之后青莲仙府的仙律司来到了秋水门,他们手里拿着一张方丈州龙族的缉拿诏书。

        “龙族敖广三女,私通人族,私受龙语,触犯龙律,望十州仙府共缉拿之,若有包庇,我龙族必不轻饶。”

        人族谁也不想忤逆龙族,哪怕是亥州昆仑仙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