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二寂境

第三十五章 二寂境

        立冬了,秋水门群山红叶凋落,草木萧瑟,偶尔一阵干冷的山风吹过,才显得有些生气。

        几个师兄告诉他,秋水虽地处仙府南端,但是因秋水分跟天靠得太近,每年冬天都奇寒无比,就算是有些修为的修者也难以承受。

        好在大师兄张安泰的妻子苏茹给李云生做了几件新袄,还有一床厚厚被褥,李云生喜欢的不行,他人很木讷,也不知道怎么道谢,连着帮苏茹嫂子挑了好几天的水,最后还是张安泰拦着才作罢。

        后山那间小木屋,原本就不住人,更不要说在里面过冬,几个师兄好早就商量着,要把李云生接到观内的自己家里住,但被李云生回绝了。

        几个师兄知道李云生的性子,也没去逼迫他,便商量着如何将李云生那间小木屋修补一下。

        原本的计划确实只是修葺一下,把漏风的地方补好,屋顶再加盖一层干草,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几人农闲后清闲得太久,越做越是起劲。

        李阑开始画房屋图样,李长庚把山下几株有百年树龄的大树砍了,扛上山来,劈成一块块上等的木料。大师兄张安泰进山前就是做木工的,打板,刨木,做榫又快又好,倒是主人李云生,除了帮一把李长庚做些苦力,就只有做些好吃的犒劳他们。

        最后居然不到半月,白云观的几个师兄一起,生生的把李云生这间小木屋翻新了一通。

        连小木屋的面积都扩大了一倍有余,原本只有一间卧室跟一间小厨房,改造之后原本卧室改成了书房,大师兄知道李云生爱看书,还用余下的木料做了一张书桌,一把椅子,一个书架,书房有两扇窗户,一扇正对着屋前的那株老槐树,一扇窗户濒临后sx侧山崖,从这扇窗可以看到秋水门群山的风景。

        这两扇窗是李阑的得意之作,不但窗檐请门内懂符文的人刻好防风保暖符,窗户的玻璃也是李阑托在仙府行走的四师弟五师弟带回来的,不但通透而且坚固,这冬日里再打的烈风也不怕。

        而原本的卧室则是后来加出来的部分,因为位于屋檐后方,不是太高,像是阁楼一样,因为用的都是新木,屋顶又开了天窗,屋后也有窗户,阳光照射进来,映衬着好看的木纹,不但不闷,反而显得格外安全温暖。

        最后就是厨房,应李云生的要求,厨房也扩大了一倍,原本经常堵塞的灶台被重新修葺了一番,沿着墙的位置,用厚厚的原木做了一圈长长的案板,案板的上方是一排排放国外瓢盆的橱柜,下是放米粮的柜子跟水罐,他们甚至还在里面做了一个小小的地窖,给李云生储存冬天的蔬菜用。这柜子案板自然是张安泰做的,李云生已经觉得很好,但张安泰还是有些不满意,说是时间太赶,要不然这些桌椅橱柜案板,可以再做的好些。

        看着自己过冬的“新房子”李云生感动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几个师兄却笑他太矫情,说他们只是这些天闲的手痒,这力气正好没地方出呢。这之后他们几个,在李云生这里喝了好几晚的酒才罢休,而李云生也请掉了差不多一月的月钱。

        但他心里是高兴的。

        虽然这段时间忙着修房子,但每天清晨练拳练步李云生从未落下过,李阑也时不时带他到山间打猎,猎射技巧也学了些。画龙诀自然一天也没停止过修炼,吕解忧教他的龙语还有玉虚子留下的那堆书,他还在慢慢消化,这些东西你不看懂也就不是你自己的,急不来。

        《打虎拳》的招式,经过这么些日子的磨砺,终于有些模样了,李长庚这也才告诉他这套《打虎拳》真正练的不是拳,而是“劲”,《打虎拳》没什么大杀招,但拳招能养“劲”,劲道足了每一招都能是杀招,就像那日李长庚拿着个扁担,就把玄武阁的秦琅打得一月起不来床一样,拳招不是用来制敌而是养“劲”李云生对这个说法很好奇。

        打虎拳的劲道分四重,一重劲为“扛鼎劲”,突破一重劲者会有扛鼎之力。二重劲为“裂石劲”,突破二重劲者,可有一拳裂石之力。三重劲为“打虎”劲,练成者可一拳毙猛虎,这也是打虎拳名字由来。至于最后这四重劲,名叫“开山劲”,听名字很是威风,李云生问李长庚,是不是练到第四重,一拳就可以击毁高山了?他想起了那座光秃秃的望龙峰,对于修者而言,心想对于修者而言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过李长庚却摇头道:“开山之意,并不是说拳头可开山,而是练拳之路犹如开山之意,这练拳是一辈子的事情,不能停歇。”

        这个解释李云生觉得有些马虎,但既然李长庚这么说,他也不好去反驳,于是问他:“三师兄你如何练到了几重劲?”既然李长庚这么说,李云生不由得有些好奇。

        “裂石劲我早就过了,打虎劲虽然还没找头老虎试试,但是观里犁地的一千斤大水牛我试过,拎着牛角把它放倒也不用费什么气力,至于开山……呵呵,那还早得很呢。”

        李云生有些咋舌,跟大水牛角力,这三师兄未免也太生猛了些。

        打虎拳四重劲也是急不来的事情,没有捷径可走,唯有每日的勤勉练习,当然还有大把的仙粮恢复体力,这段时间李云生也体会到了,这打虎拳你越是往下练下去,饭量就越大,普通的高粱米他能一顿吃好几斤,还要吃好些肉食才觉得饱,还不顶饿,只能吃仙粮,否则打两套拳下来,人就蔫了。李云生原本想投机取巧,把仙粮省下来,被三师兄现后,狠狠训斥了一顿才明白,吃仙粮并不是果腹那么简单,打虎拳消耗的体力,不是简单吃饱了就能补充回来的,人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就是这个道理,打虎拳损耗的是筋骨血气,如果不用仙粮及时补充,不出十年,李云生便会过劳而死。

        至于《行云步》,张安泰教习的方式便是授之以渔,基础的步伐跟算法跟李云生说了一遍之后就不闻不问了。不过李云生也没有让他失望,短短月余,《行云步》七步便可以不拘泥与方位行走。说起来李云生觉得还要谢谢桑小满,如果不是他带他去那玉虚子的洞天,在那危急关头的实践,远远好过李云生在家里独自练习。

        再说《画龙诀》。

        虽然那最后一章李云生还是不明所以,但好在这不影响他对《画龙诀》的修炼,相比第一次鲸吸时差点劲爆爆裂,这些日子李云生已经渐渐熟悉了,画龙诀心法导入的那庞大天地灵气,就连施展鲸吸也渐渐熟练,而鲸吸这一独特的吸取灵气的法门,也成了李云生结胎的最强手段之一,其次就是入寂。

        就在入冬的前一晚,李云生正式踏入二寂。

        这一常日看似遥不可及的境界,李云生只花了断断半年不到,而他还不自知,觉得来的还是有些晚。

        二寂跟初寂最大的不同是初寂是静,二寂是“明”,进入二寂,李云生顿时觉得,头脑前所未有的空明,窗外的老槐树枝桠的摇曳、下山洞中进入冬眠动物的呼吸,阵阵山风的呼啸,一切在他脑中都格外分明。

        最关键的是,在这“空明”的意境之中,他们感受得到天地灵气的流动,以前吸纳天地灵气就好比瞎猫碰着死耗子,现在能“看”了,自然事半功倍!

        李云生终于明白,为何玉虚子《说玄微妙经》里会说练气期的修士最完美的状态,,一是得到一篇中品以上的练气法决,二是吐纳时能进入二寂境了。

        如今李云生《画龙诀》心法已经熟练,也进入了二寂境,他觉得找个时间,自己可以再次尝试突破结胎了。

        当然这几天还不行,因为他约了桑小满,请教符咒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