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羊骨汤

第三十六章 羊骨汤

        入冬的第五天,李云生总算是体会到了,师兄们口中所说的“秋水立冬即大寒”这句话的深意。笔趣    』ΩΔ阁Ww    W.BiQuGe.CN

        昨日中午下了一场冷雨,晚上便刮起了大风,而到了今天清晨,漫天的风雪中,秋水群峦便已经银装素裹,肃杀而安谧。

        这些时日的锻炼,李云生以为这点寒气,自己能抵抗得住,他挑完了老槐树的水,原本想借着这阵寒意打几遍《打虎拳》磨砺一下筋骨,但没想到才打了一遍,就挨不住躲进了小木屋。

        李云生一进屋就脱了身上汗湿的衣服,换上一身干净的单衣,穿上了前些日子嫂子送来了的新袄,一穿上新袄他立刻就觉得暖和了许多,顿时觉得这新袄十分神奇,他也是后来才知道,苏茹嫂子心疼他,在给他做的袄里添了许多珍贵的火鸦绒。

        屋里小泥炉上的砂锅,这时出“好听”的咕隆咕隆声,锅里是大师兄早上送来的羊骨头,入冬前观里宰杀了一些牲畜,留作过冬的肉食,李云生原本也分了些,但张安泰觉得这羊肉骨头甚是漂亮,不舍得都自家独食,便特地分送了些给李云生,苏茹还特地把这羊骨头汤的熬法写下来,交给张安泰一道带给李云生。

        李云生当时看着那张写着细密小楷的字条,手足无措了半天,羊骨头汤他是会熬的,但他这次很死心眼,也很开心的找着字条上的步骤,一步一步的洗骨头、用热锅煸炒、加水时不多不少浸没肉骨头、再小火慢慢的煨着。

        还差一炷香的时间,羊骨头汤就可以出锅了,哪怕只是一炷香的时间,李云生也开心的遵守着。

        他裹着新袄蹲在地上,时而一脸期待的看着炉火,时而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雪景。

        看着这窗外往日桀骜的秋水群峦,如今被这小小的雪花改了颜色、换了模样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李云生觉得既有趣又震撼又感动。

        “为何这一片片熬不过冬天,放在手心都会立刻消融的雪花,只要遇到合适的时间,足够的数量,就能压的这群山毫无脾气?”

        这个问题李云生想了很久,方才在心里自己回答道:“弱要胜强,一要时机,二要积累。不是任何事物都能加减,在修真界,一永远敌不过十,哪怕你是十个一相加。但李云生觉得不然,一的确敌不过十,十个一恐怕也不行,但是一百个一呢?再或者一千个一呢?甚至一万个一,就像是这压倒群峦的雪花,一片自然不行,十片肯定也是不够的,但是十万片,百万片呢?说到底,终究不是一不能胜十,只不过是一的努力的数量还不够。”

        想通了这点,李云生心头释然的笑了笑,这群峦之上覆盖的雪花,告诉他努力是有用的,暂时看不见,只是你时机没到,积累不够,那就得更加努力。

        “咚咚咚!咚咚咚!”

        屋外的风雪中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李云生刚站起来想去开门,结果门直接被推开,一身雪白羔裘的桑小满带着身后的风雪扑进了屋子,她身上落满了雪花,一头长盘期,用一根玉簪插着,鬓角的头被雪花打湿了一撮,垂了下来,长长的睫毛上不知道是霜花还是雪花,原本白皙的脸蛋此时带着一抹绯红,特别是俏挺的鼻尖像是涂了胭脂一样。

        “冻死我了冻死我了!”

        她一进门就跺脚嚷着,也不跟李云生打招呼,直接拉开李云生新袄,把手伸进去,脸贴着李云生胸口,只隔着一件单衣死死的抱着李云生,像是快要哭出来一般的说道:

        “这秋水什么鬼天气,呜呜呜……这么冷,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李云生被桑小满凉的打了个激灵,他本想推开她,但听她说的这般可怜,一时间又有些不忍,便一言不,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她取暖。

        “你心跳的这么厉害,还是你不喜欢我!”

        过了一会大概是暖和了一些,桑小满从李云生的胸口探出脑袋,仰头看着李云生道,此时她已经没有刚才被冻得可怜兮兮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她一张狡黠明媚的俏脸。

        “不是,我熬得汤要好了,我有些怕熬得不好,有点紧张。”

        李云生看她好了很多,于是把她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他说的是实话,这锅羊骨头汤,他是按照苏茹嫂子教的法子熬的,他很怕自己哪里做错了,熬得不好,浪费了人家的心意。

        “我不如一锅汤?!”

        这种说法对桑小满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要不要吃一碗?”

        正当她想要问李云生讨个说法的时候,李云生蹲在小泥炉旁边揭开了砂锅锅盖抬头问桑小满。

        “要!”

        桑小满觉得自己真是没用,居然被一碗羊肉汤收买了。

        按照苏茹教的方法做出的羊骨头汤散出着一股奶香,李云生往里面撒了一些葱花,拿出两个汤碗盛了两碗,白稠的羊骨汤,飘着几颗绿色的葱花煞是好看。

        “总算是没有熬坏。”

        看着放在床边长木桌上的两碗羊骨汤,李云生心里松了一口气。

        “好香,好香啊!我要喝,我要喝!”

        李云生才把汤盛好,桑小满就像个等吃饭的小女个一样,一脸激动的坐下,两只雪白的小手捧起大汤碗,小心翼翼的嘟着小嘴冲那热腾腾的羊肉汤吹了吹,等到觉得吹凉了些才把嘴凑过去小心的喝了一口,一口暖香的羊骨头汤下肚,桑小满放下碗,激动的不停的跺脚道:

        “好喝好喝!真好喝了,为什么这么好喝!”

        说着又端起碗喝了一口,然后再次激动边跺脚,边锤了锤身边坐着的李云生,一脸倾慕道:

        “小师弟,你怎么这么厉害,做的东西这么好吃。”

        说完立刻又迫不及待的再喝了一口,接着道:“不行了,我以后的饭都要在你这里吃。”

        被人夸奖李云生自然心里很高兴,但是他这张脸总是不知道如何显露自己的感情,说话也总是表里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