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桑先生

第三十七章 桑先生

        “不行,我做的饭不是每顿都好吃,我每天还有很多事情做,不能经常像这样花心思做饭。”

        李云生一边给桑小满递过一只汤勺跟一碟烧饼,一边摇头道。

        桑小满撇嘴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喝汤,又是一阵开心的大喊大叫。

        “你这屋子修整一下,居然像模像样的。”

        看了看李云生屋内的陈设,桑小满有些吃惊,刚刚因为屋外全是风雪,她没注意到李云生这间小木屋的变化。

        “最好的还是这扇窗户,居然能看到大半个秋水群山的景致,比我那间屋子好多了,不行我要在这里常住。”

        她喝了一口热腾腾的羊骨头,吃了一口烧饼,一脸羡慕的说道。

        李云生当然知道这是她说的玩笑话,也喝了一口汤,杵着腮帮看着窗外的雪景道:“好啊,一月一千功德币。”

        “哼!”

        桑小满粉拳狠狠的在李云生肩膀上捶了一记。

        “你知道我刚刚在上山的时候,在山下看到了谁吗?”

        “不知道。”

        “百草堂的江灵雪,我看山脚下雪地那一地的脚印,应该是在山下犹豫了很久,看起来是想上山找你。”桑小满看着李云生,那对清亮的眸子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接着道:“没看出来呀小师弟,居然跟百草堂的大小姐勾搭上了。”

        “你看错了吧,我们不熟,或许她在等人。”

        李云生已经对桑小满的这种挑衅免疫了,神色毫无波动的说道。

        “不熟啊,那看起来我看错了。”

        虽然依旧没法撩拨起李云生的情绪,但是听到李云生说跟江灵雪不熟,桑小满心莫名欢喜。

        “不过这江大小姐脸皮真薄,我说了她几句,她就脸红着跑了。”

        桑小满俏皮的冲李云生眨了眨眼睛。

        “还要不要?”

        李云生没有理他,只是拿起手里的空碗问她。

        “再来一碗!”

        这一小锅的羊骨头汤,两人边说话边看风景的,居然喝了一个时辰。秋水本就幽静平宁,这一场雪盖下来,更是安谧了许多。

        大雪大风已停,风声也没有了,秋水群峦静寂的像是睡着的婴儿,偶尔才听到落单的鸟鸣,树枝被大雪压断哗啦声。

        好像是被这份宁和感染,桑小满也安静看着窗外不知道想什么,只是手却偏要挽着李云生的胳膊,李云生拿开,她便重新挽回去。

        “如果一辈子能这么安安静静的多好,你说是吗小师弟?”

        桑小满说这句话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往日古灵精怪的模样。

        李云生转头看了桑小满一眼,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出来,然后再次拿开了桑小满的手。

        他很想说,我的一辈子,跟你的一辈子,长度是不一样的。

        一面收拾碗筷,李云生一面对桑小满道:

        “汤也喝好了,师姐你答应教我符箓的。”

        闻言,桑小满撇了撇嘴道:“你找我来就为了修炼的事情。”

        “那还能为什么?”

        李云生边说将碗筷收好,推开旁边的门送到厨房。

        桑小满气得又跺了跺脚。

        “学符录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很耗功夫的。”桑小满的小脑筋转了起来,狡黠的笑道:“我教你符箓期间,你每天都得给我做好吃的!”

        正好从厨房回来的李云生皱起了眉头道:

        “做饭容易,好吃的……每个人口味不一样。”

        “像今天这般……就……就勉强过得去,但,但每天不准重样!”

        看到李云生为难的样子,桑小满显得很开心。

        “好。”

        想了很久,李云生终于艰难的点了点头。

        见李云生答应,桑小满开心得跳了起来道:

        “太好了,这个冬天饭不愁了,你不知道秋水峰,那老太婆饭做得有多难吃。”

        “一个冬天?”

        李云生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

        “符箓之道跟练气之道截然不同,符箓的根本在借物,而练气则是修身。但两者修习的前提,都是需要修习之人拥有仙脉,不过对于仙脉要求又有不同,比如无根仙脉。”

        一张口,桑小满就像换了一个人。

        她平时看起来像是个娇滴滴的大小姐,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少女,但是李云生从玉虚子洞天回来后就知道,这个娇滴滴的少女一旦认真起来就是另一个人,特别是那天看到她画山字符时的神情,让李云生彻底改变了以前对她的看法。

        “无根仙脉想要在练气一道上有所精进,可以,可以说难于登天。”

        桑小满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她早就知道李云生是无根仙脉,怕自己话说得重了伤害了李云生。

        见李云生没什么反应,依旧在认真的听着,桑小满心里松了口气继续道:

        “但修习符箓,对无根仙脉的修者没有那么苛刻,符箓调用的是周天灵气,借用的上古诸神之力,在四级符箓之前,对修者自身修为要求不大。”

        “四级之后呢?”

        “四级之后的符箓,需要不是修者对繁琐符文的记忆力跟熟练度,而是需要修者以己身元气,驾驭天地之力,最后封入符箓,所以对修者自身,自身实力要求变高。”

        桑小满说的很认真,她觉得李云生能够接受这种现实。

        看到李云生点头,桑小满继续。

        “虽然在画三级符箓之前,只需要修者拥有仙脉,能引动天地灵气,但是符箓对修者神魂要求很高,虽然这一点道藏符箓典籍说的很含蓄,但是每一个符箓高手神魂都非常强大。”

        “为什么道藏说的很含蓄,神魂又是什么?”

        “神魂之力最浅显的表达方式,就是人的**、情感、意志,道藏直所以说的含蓄,是因为运用神魂之力是魔族战斗时最大的特点,神魂之力强大的魔族,不需修炼就能隔空取物,一个意念就能穿行千里,一个念头就能杀人无形,这也是魔族最可怕之处。”

        关于魔、关于妖,李云生是读过一些的,桑小满这么一讲他也就理解了。

        “那神魂之力的高低,怎么区分?”

        “魔族对神魂之力有很细的划分,就跟我们修者的境界一样,这里我就不详说了。”

        桑小满好像完全进入了先生的角色,说的有板有眼。

        “我们修者对于神魂之力的划分,就是按照修者入寂的程度,也就是初寂、二寂、三寂……不知道小师弟你现在能入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