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避暑符

第三十八章 避暑符

        突然被问到这个,李云生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笔    趣阁

        见李云生点头,桑小满反倒是一脸惊异道:

        “如果我没记错,你是来秋水之后开始接触心法修炼的吧?”

        “修炼半年就能神魂入寂,不愧是通明道心,如果你不是无根仙脉,真的会是仙府百年来最大的怪物。”

        闻言李云生一脸尴尬,暗道好在没说自己已经可以进入二寂状态。

        “制作三级以下的符箓,初寂状态下足矣,那么下面,我来给你说说,符箓的品类。”

        桑小满十足一个美女先生的架势。

        “十州所有的符箓分三大类,第一类是墨箓,第二类是丹书,第三类是云箓。这其中云箓在三类中对修者要求最高,丹书次之,墨箓最次,三种符箓的威力效果也是一样。我就从这三种符箓的制作方法很威力上来说说它们的区别。”

        她喝了一口李云生给她倒好的茶。

        “墨箓,顾名思义,用普通笔墨制作的符箓,这种符箓多位一级符箓,此类符箓只需要将天地灵气灌注到笔墨,写好符头,画好符胆,照葫芦画瓢即可,没有什么难度。”

        桑小满说的很轻松。

        “不过,功效也就不怎么样,都是一些仙府乡民,用来给小孩治头疼闹热,去个寒邪什么的。但,也有一些相对复杂的墨箓,但多是现画现用,失败几率大,得不偿失,而且普通笔墨根本保存不了天地灵力,就算你威力再大也是枉然。”

        “丹书应该是符箓里较为常见的一类,多数二级以上的符箓都是丹书。相比墨箓,丹书在制作上要复杂很多,先从画符的笔墨上来讲,墨箓用的是普通笔墨,而绘制丹书用的笔往往是灵兽骨骼皮毛所制的符笔,墨的品类也很多,既有丹砂又有灵兽血液,我们统称符墨,符箓品阶不同,对符墨跟符笔的品阶要求也不同,只要你这符笔符墨够好,符师又有能耐,哪怕是八级符箓也能用丹书制作。”

        说到这里,桑小满歇了一口气继续道:

        “最后就要说符箓里最考验修者天赋的‘云箓’了。如果你想制符,但你没有好的材料,但你有天赋有能力,你可以选择墨箓,如果你家境不错有好的材料,但天赋平平,你可以选丹书,但云箓你没得选,如果你想修云箓,你既要有过人的天赋,不止是神魂必须二寂境界,就连修为也至少要是灵人级别,除了天赋你还得要大量的金钱购买补充神魂的丹药,每一次画符你都会损耗庞大的神魂,如果不及时补充,你就等着变成傻子吧。”

        “这云箓要求这么高,威力如何?”

        “最简单的云箓,也是四级符箓,威力是同级丹书符箓的一倍。”

        桑小满的这个回答让李云生有些咋舌。

        “你那天的山字符,是不是就是云箓?”

        “没错。”桑小满有些得意道:“是不是觉得姐姐我很厉害啊?”

        “嗯,很厉害,但那山字符威力应当不止如此……”

        李云生点了点头,又有些疑惑。

        “哦?”桑小满有些吃惊。心想,这山字符,我确实只学了一半,但是他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山字符在符箓里很出名,我读过一些符箓有关的书,上面对山字符威力的描述并不止我当日看到的那样。”

        李云生解释道。

        原来是从书上看到的啊,桑小满心头释然,她还以为李云生真的是“看”出来的,在符箓一道上有一种天才,对符箓天生就有感应,刚刚李云生一语道破她山字符的端倪,让她以为李云生也是这种人。

        正当桑小满觉得讲得有些累的时候,李云生端出了一盘桂花糕。

        两人一边喝茶一边吃着点心,闲聊了几句,而后桑小满再次进入正题。

        “无论是墨箓、丹书还是云箓,如今每一类下面的符箓都有很细的划分,能在仙府有祛病符、护身符、神行符,而禁止出售的有五行符、御鬼符、天象符等等攻击类符箓,一些门派世家都有自己秘传的符箓,像我的山字符,就是家传的。”

        “说再多,都不是亲手试试。”

        说到这里,桑小满站了起来,一抬手一副笔墨纸砚便出现在李云生窗边的桌上。

        “你刚刚那是储物法宝吗?”

        李云生好奇道,刚刚桑小满那一手隔空取物,看起来像自己从乾坤袋里拿东西一样。

        “小师弟知道的不少嘛。”桑小满给李云生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一枚戒指道:“好看吧,去年生日的时候,我爹爹送的。”

        生日送空间法宝,李云生有些咋舌,这桑小满身世果然不简单。

        “来乖师弟,你给我研墨,就从最简单的墨书开始,我给你师范一遍。”

        “嗯。”

        对于桑小满这种言语上的轻薄,李云生已经完全免疫。

        他往砚台里到了些茶水,随着他一点点研磨,一股墨香弥漫在房间里。

        桑小满早已铺好了纸,沾了些墨就开始雪白的宣纸上勾画了起来。

        “画符也要因时而为,你像这种季节,又是在秋水这种冬季奇寒之地,我们可以取天时做避暑符,到了夏季往门头一贴,屋内必然清凉。”

        桑小满边画边说。

        对于桑小满的这种说法,李云生在玉虚子留下的几本书里看过,于是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玉虚子虽然给李云生留了很多符箓相关的书,但是上面讲的已经太过深奥,连基础都不会的李云生哪里看得懂?这也是他找来桑小满的缘故。

        “避暑符的画法有很多,有人符头用喜用三勾,但我更喜欢用三界公,至于符胆秘字其实黄鹤楼里二楼就有一些,我这次用的是我家里的,你看懂了直接拿去用即可,最后画好这符脚这张符就成了。”

        桑小满说的轻巧,但李云生能清晰的感受到,随着桑小满笔墨的游走,屋内的森寒冷意,犹如百川灌河一般,朝她笔尖汇聚而去。

        “画好啦!”

        桑小满开心的将那一页符纸拿起了,在李云生面前晃了晃。

        说完她又拿出一张纸放在桌上,老气横秋的道:“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来,乖徒儿你来试试。”

        桑小满这张避暑符脉络简单,看一眼就能记下,但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毕竟画符跟写字还是不一样的。

        他拿起笔,闭上眼睛在脑海里默绘了一边,这才下笔。

        一旁的桑小满趴在桌上双手托腮,笑嘻嘻的看着李云生下笔,看李云生斧头三勾画的有模有样,于是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孺子可教……”

        她话音才落下,眼睛就突然睁得大大的站了起来。

        只见李云生好似根本没听见一样继续勾画着,但没下一笔桑小满的眉头便紧皱一分,因为李云生每画一笔,屋内寒气便增加了一分,与她刚刚画符时正好相反。

        终于李云生符胆即将完成时,桑小满明白了为什么,因为屋外的寒气被李云生手里的笔画搅动了,整个后山的寒气朝着小木屋蜂拥而来。

        李云生的笔像是有某种魔力一般,引得漫天寒意朝他笔尖汇聚,本来早已无风的后山,突然狂风大作,拍的小木屋的窗户阵阵作响。

        “这小师弟,难道是怪物?”

        桑小满用一种极度惊骇的目光看着李云生。

        “啪!……”

        一声脆响,李云生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向桑小满道:

        “你这笔,不行啊,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