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丹变

第四十三章 丹变

        第二波冲击,完全是坎字位、离字位跟炉内丹药的博弈,一冰一火两种?21??然不同的灵力将丹房以炉鼎为中心分开。虽然这一冷一暖的浑身难受,但是江灵雪无事一身轻,乐得看戏。

        守坎位大师兄宋冬远与守离位的三师兄白雨桥,性情恰巧跟两人此时守的位置一样一水一火,宋冬远比白雨桥要年长几岁,为人跟他有些胖嘟嘟的模样一样谦和稳重,三师兄白雨桥相貌堂堂玉树临风,天赋在这批弟子中要高许多,他跟宋冬远虽同为灵人境,但是在炼丹的悟性跟对神魂的控制上,要远宋冬远。

        按理说他会是接受江百草衣钵最好的人选,但让江百草犹豫的是白雨桥的个性,为人暴躁狂妄自大不说而且嗜酒成瘾,有次酒后还差点对江灵雪动手动脚,虽然事后在江灵雪跟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道歉,但是直到现在江灵雪都对他没什么好感。

        有惊无险,第二波冲击守住了,宋冬远跟白雨桥都是脸色惨白一脸的后怕,可想而知两人刚刚经历了什么,两人如劫后余生一般的对视了一眼,然后一人拿出一颗丹药补充损耗的元气。

        “不错。”江百草再次开口:“第二波冲击不是最强,但是是最复杂的,你两能够化解我很欣慰。”

        江百草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其实在愁,最能分出胜负的其实就是第二波,第三波冲击虽然声势上将会异常浩大,但其实是个纸老虎,不出意外两个人很轻松就能守住。

        这次守丹倒是其次,就算是这炉丹药全坏了也没关系,他想尽快从这两人中跳出一个能承袭他衣钵的人,因为……江百草已经能越的感觉到,自己时日无多了。

        “来了,最后一波!”

        江百草的声音,将有些在座弟子有些松懈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

        江灵雪也不是第一次守丹了,第三波冲击是什么样的,她早已了然于心,虽然紧张但并不害怕。

        “嗡!”

        一声带着焦躁的嗡鸣声响起,掀开盖子的炉鼎里,紫色的烟雾沿着炉鼎的口子缓缓漫出来,紧随而来的是一阵刺耳的声音,这声音就像是用指甲刮光滑的铁板一样,让人听着非常难受。

        不过早有准备的江灵雪已经自己封住了听觉,这声音对她的sh近乎于零,但她知道接下来要来的,是她无法讨巧,必须用神魂去硬抗的。

        跟第一波第二波一样,这股冲击就像是无形的拳头铁锤甚至刀剑刺进守丹人的脑海,守丹弟子需要依照守丹的心法,在脑子里织成一张充满任性的网,将这一**冲击拦在外面,等它们泄够了,力量变弱了,就一步一步的将它们压迫到炉鼎之中,最后炉鼎鼎盖一盖,一个时辰后丹成!

        此时的江灵雪早就顾不上李云生了,她虽然对守丹心法很头疼,不过毕竟是江百草的孙女,不说如何惊艳熟练,但一张网还是能织出的,网织好冲击也戛然而止。

        在江灵雪的脑子里,突然传出“嘣!”的一声,一道无形的冲击结结实实的撞在她的“网”上,立时她只觉得脑子如翻江倒海一般的天旋地转难受得紧,不过难受归难受,以她的修为这种程度的攻击还算不了什么,元气稍作调整脑子里那翻江倒海的感觉便平复了。

        接下里,她就跟一个看门的一样,默默的看着一**冲击撞在自己的网上,然后等它们一点点的消耗。

        这是一个非常消耗精神跟耐心的过程,也是江灵雪这么讨厌守丹的原因。

        “时辰差不多了,这第三波冲击终于要过去了。”

        江灵雪在心里计算着现第三波冲击似乎很快就要结束了,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按照药力的不同,守丹的时间也不一样,了解守丹的时间,不同丹药每一波冲击的时间,对百草堂的弟子来说,这是基础中的基础。

        “嘶~~~~~~”

        突然一道看起来并不强的冲击,击打在江灵雪脑内织好的那张网上,但这道冲击突然如同火药一般炸开,直接撕开了江灵雪织的魂网。

        “啊!~”

        这毫无征兆的剧痛,让江灵雪大叫了出来。

        也就是随着江灵雪的这一声大叫,中心的丹炉突然冒出了呲呲的电花。

        “水火化雷……丹,丹变了!”

        白雨桥突然结结巴巴的说道。

        “救救小师妹,师父!”

        宋冬远也一脸紧张的看着江百草。

        丹变这是炼丹过程中极少有的一种现在,但每次出现,对炼丹师来说无疑都是一种灾难,特别是现在。这四品储灵丹丹变的直接后果,就是丹药释放出的灵气不再去攻击坎离两个位置,全部跑到了江灵雪镇守的最薄弱的震位。

        “守好你的位置!”

        江百草冲白雨桥跟宋冬远呵斥了一声。

        他也没有料到今天会碰到丹变,关键是八个位置一旦坐定,就不能够随意变动,一旦其中少了一环,就不是这炉丹药被毁这么简单,八个方位环环相扣一环脱落,其他七环便要遭受牵连。

        他江百草总不能为了自己孙女,让余下弟子丢了性命吧?所以江灵雪只能自救。

        “灵雪别怕你只需守住心神,只要灵识不灭,爷爷我便能治好你!”

        江百草说这话的时候虽然面无表情,但其实手在不停的颤抖,确实只要江灵雪哪怕只有一息,他都能把江灵雪从阎王手里拉回来,但是被完全雷罡撕裂神识的痛楚,哪里是自己这个娇生惯养的孙女能够承受的?

        “好痛啊,爷爷!”

        江灵雪好像根本听不懂江百草的话,看得出他在殊死抵抗,但她的眼角已经开始溢出血来。

        这一声差点让江百草站了起来,其余师兄弟也是一样,平日里他们别说怎么宝贝这个小师妹了,哪里能看江灵雪受到这种摧残。

        但作为百草堂的弟子,作为一个炼丹师,他们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个时候他们真的什么都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