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醉翁之意不在鱼

第四十六章 醉翁之意不在鱼

        有钱人总有有钱人的玩法,哪怕是在秋水门,哪怕是在这冷得能让众修者不愿意出门的冬日。

        一场名为的“赏鱼”品剑会,在秋水门长生殿热热闹闹的举办了。

        举办方是青莲仙府有名的富贾世家周家,周家近日得了一柄好剑,剑名青鱼,这青鱼的名头放在十州也都很响,特别是当年那场驱魔卫道之战,当时的青鱼主人,秋水门常念真人,一人一剑杀的魔教教众闻风丧胆,时至今日魔教余孽中,一提起青鱼就有人恨的牙痒痒。

        正好借着纪念常念真人的由头,周家提出在秋水长生殿举办品剑大会,广邀仙府各派名流高手,这样一来秋水门也不好拒绝,加之周家每年给秋水捐的功德也丰厚,代理掌门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不过不出意料的,这次来的全是一些小辈,这种热闹仙府一些门派的老头子们可不愿意凑。

        这也正合了周松林的意。

        周松林是周家三儿子,目前在家中颇得家主喜欢,也是这次品剑会后面最大的推手,为了这次品剑大会,他一面让家里拿出久未出世的青鱼,一面派人到秋水说尽好话,本来一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居然被他办成了。

        实话说周松林也知道如果单论影响力,如今的秋水并不是这次品剑大会最佳的举办地,但他并不在意这些,办这次品剑会他只为了一个人,就是秋水门朱雀阁的牧凝爽。

        这次品剑会,周家不惜耗巨资叫来了青莲仙府最好的琴师乐师,最好的厨子,最好的舞姬。最关键的是他们居然清动了秋水剑术造诣最高的凌云阁阁主萧逸才,为这次赏鱼会掌剑人。

        萧逸才当然不是白出面,他只提了一个条件,也是让周家考虑了半年的一个条件—萧逸才要周家把青鱼留在秋水!

        不过可能连萧逸才都没想到,周家居然同意了。

        萧逸才一出山,仙府各大门派都骚动了起来,可赏鱼会的资格在周家,一时间周家成了仙府风头最盛的世家,这下周松林既得了面子又得了里子,原本对他颇有微词的家主,看到这种形势也是喜不自胜,一柄剑对他们来说不过是货币跟筹码算不了什么。

        就在周松林暗自得意的时候,入口处的人群中突然爆出一阵惊呼,他转头望去心头大喜,原来是殷凝霜来了,当即步履如风的迎了过去。

        人群几乎都涌到了门口,毕竟是仙府第一美女,偏偏又极少出山门,平日里可看不到!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此刻正百无聊赖的桑小满,她此时一身男装宛若一个充满英气的富家公子。

        “这殷凝霜,一年没见,居然又大了!”

        桑小满将一块苹果扔进嘴里,然后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一脸羡慕道。

        “你个女孩子,怎么这么不正经。”

        桑小满身旁,一名俊秀的男子拍了一下她的脑袋。

        “赵玄钧,说了别打我的头!”

        桑小满摸了一下脑袋,本想去拍对方的脑袋怎奈够不着,只好用脚狠狠的在她腿上踢了一记!

        踢完还一脸坏笑的看着赵玄钧道,“瞧你一本正经的样子,其实心里在流口水吧?啧啧,这殷师妹,也不知道怎么长的,一张冰美人的脸,却长了一副这么惹眼的身材,这腿啊又细又长,这腰啊跟蜜蜂似的,这胸却…哎呀!”

        她话还没说完,头上又挨了赵玄钧一记。

        “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这些日子犯的事全部写信告诉舅妈。”

        本来怒气冲冲的桑小满,听到这话立即蔫了,撇着嘴一声不吭从赵玄钧身边走过,去到一个没人的角落。

        “这破地方我才不想来呢。”

        桑小满无聊的摆弄着身前的一串葡萄。

        “好想去找小师弟玩啊!”

        她无聊的把一串葡萄一粒粒的拆开。

        “可是我差点害死他,他现在应该还在生我的气吧?唉…我真是笨死了,怎么就忘记了他五根仙脉不能损耗神魂的事情呢?害他折损了一年寿元,我真的是该死……”

        她是真心的觉得对不起李云生,没脸见李云生。

        “小生周松林,十分感谢诸位大人的莅临,本次赏鱼会为表不周,小生在这里给大家宣布一件好事。”

        周松林的声音打断了桑小满的念头,只听他接着道:“今天在场的诸位,都将有机会得到青鱼剑。”

        这一声让巨大的长生殿为之哗然。

        “今天我们以书为剑,以棋为剑,只要在场的任何人,能过一题不错的答对我们在场剑侍老师的题目,然后在对弈中胜过我们的萧老跟周老,我便将青鱼赠予他!”

        正当众人群情雀跃之时,周松林笑呵呵的在他们头顶浇了一盘冷水。

        答题还好说,但在对弈中战胜眼前的两位巨子,众人瞬间泄了气,今天来的人中不乏精通这黑白之道的修者,但眼前的这两个人,萧逸才还有那周家的长老周凉,无不是当世国手,两人棋艺就跟他们的剑术一样精湛。

        听周松林这么一说,众人心中不由得暗骂这小兔崽子狡猾。

        周松林的话好像还没说完,他将手往下按了按道:

        “如果,如果今天没有一人能赢得青鱼,我周松林在此宣布,我会将青鱼当作聘礼赠与秋水门!”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殷凝霜,众人瞬间心头了然,不由得纷纷在心里鄙夷道,原来搞这么大阵仗让我们跑这里来就为了看你娶媳妇啊!

        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这是周松林在向秋水逼宫啊,他弄这么大阵仗,叫来了青莲仙府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就是为了让秋水没法拒绝。

        从萧逸才愕然的脸上就不难看出他也被这小子将了一军,是他要求周松林把青鱼留在秋水的,而现在周松林的的确确留了,留得让他哑口无言。

        这周松林还有一点做的很妙,他虽然说了聘礼,但没说是对谁下聘礼,但又谁都能看得出他是在对殷凝霜下聘礼,可偏偏殷凝霜不能开口,因为对方根本没说是为自己下聘。

        他先是让这里最有权力的人哑口无言,然后再让最有资格拒绝他的人说不出话,不得不说此人心思缜密至极。

        “这赏鱼会,看起来醉翁之意不在鱼呀!”

        桑小满原本无神的双眼突然有了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