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吕祖两剑斩百鬼

第四十八章 吕祖两剑斩百鬼

        “最后一题怎么就错了,难道,难道不是两剑?”

        虽然有些心虚,但桑小满的态度依旧强硬,她对李云生很有信心。

        “应当是一剑。”

        那剑侍依旧彬彬有礼的笑道。

        “一剑?吹什么……”

        桑小满才想冲上去说吹什么牛逼,就被赵玄钧一把拉了回来。

        他一脸尴尬的看着桑小满道:“大小姐,你不懂就别乱说了。”

        “我怎么乱说了?”

        桑小满有些气愤。

        “吕祖一剑斩百鬼的典故《十州笔谈》上清清楚楚的写着,这只是很简单的一题,怎么你前面那么多难题都答对了,这道简单的题却答错了。”

        赵玄钧好气又好笑道。

        “我没错,是你的答案错了。”

        这话是李云生说的,桑小满听到这个声音愣了一下,当即也跟着说道:

        “我没错,是你的答案错了。”

        “方才这位公子说的没错,这是很简单的一题,而且这题的答案是找仙府徐大先生亲自校对的,这上面还有他的落款,定然不会错的。”

        周家剑侍拿出了题目的答案,上面果然有徐大先生的落款。

        “那就是徐大先生错了!”

        这次没等李云生开口,桑小满就径直说道。

        徐大先生本名徐庆元,修为灵人境,但博闻强识,学富五车,虽修为不强,但学识为仙府弟子敬重,他的答案可没有人敢说错了。

        这声徐大先生错了,吸了了很多人的视线,渐渐有人朝这边聚过来。

        最不巧的是,徐大先生本人今天就在场,听闻有个后生说自己的答案错了,他有些吃惊但并不恼,笑着走到那后生面前道:

        “是你说我错了?”

        桑小满哪里管你是什么大先生,看了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个子中等的中年男道:

        “你就是徐先生?”

        “我就是。”

        “没错,是我说你错了。”

        桑小满毫无惧意的回答道。

        开始赵玄钧还想管一管,不过到这般田地他也只好由着她,于是什么话都不说只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那你说我哪里错了?”

        赵玄钧问道。

        “杀百鬼,吕祖用了两剑。”

        “这道题《十州笔谈》有着确切的答案,是一剑。”

        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大胆,敢跟自己对峙后生,徐大先生当下也觉得甚是有趣。

        “《吕祖陋室笔记》第二百八十七页有自述,那一****见了友人喝了了酒,而在吕祖好友正阳子的《正阳经》第十三页中有记,‘吕祖吃酒必醉’所以那一日吕祖醉了记错了。”

        桑小满引经据典说的徐大先生一脸惊愕,特别是她居然连那页数都能记下,如果不是他徐庆元也记得这两本书,定会当她是胡诌的,但就因为他知道这小娃娃说的都是对的才更加震惊。

        “但这并不能说,吕祖出了两剑。”

        “没错,但在《扶桑异闻录》中曾经记载过那一日的百鬼夜行,上面百鬼的名单跟十州笔谈的名录对比少了一鬼,也就说吕祖斩杀的百鬼名录中漏了一鬼。”

        “这倒是闻所未闻。”

        徐大先生一面说着,一面令人在收录的道藏中寻找《扶桑异闻录》,十州已历万年,道藏如烟海,漏看了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徐大先生的举动,让长生殿的这一次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终于徐大先生的道童大汗淋漓的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本封页破损的古书,正是《扶桑异闻录》。

        “在第三百二十一页。”

        还没等徐大先生开口,桑小满就一脸得意的说道。

        果然,在第三百二十一页,徐大先生找到了这次百鬼夜行的记载,里面的记叙大体跟十州笔谈一致,除了百鬼名录中少了一个名叫“酒吞童子”的小鬼。

        “原来是这恶鬼!”

        一看到酒吞童子的名字,徐大先生突然惊叫了一声。

        “《扶桑异闻录》第四百二十页记,为杀恶鬼酒吞,扶桑大将军率部讨伐,最后力战不敌之际,身旁走来一名赤脚老叟,老叟身前一指,一道寒芒闪过,那酒吞便化作了一对肉块。后记,大将军请那老人吃酒,老只饮一杯即醉。”

        桑小满徐徐道来,比徐大先生翻书还要快。

        而这徐大先生翻看完最后一页也才甘心苦笑道:

        “没想到,没想到,一道题却了了一桩公案,公子小小年纪,博闻强识,徐某自愧不如,自愧不如。”

        “那现在是你错了还是我错了?”

        桑小满却不理会这些恭维,不依不饶的问道。

        “是徐某错了,公子答对了所有题。”

        徐庆元倒也不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他十分好奇的接着问道:

        “还不知道公子高姓大名。”

        “李小满!”

        桑小满笑嘻嘻的回了他一句,然后头也不回的朝下棋的位置冲了过去,边跑还边问道:

        “下棋的老头在哪里?我来找你下棋了!”

        留下徐庆元一脸尴尬的站在那里。

        赵玄钧看着桑小满的样子,一脸苦笑的走到徐庆元跟前,恭恭敬敬的朝他做了个揖在徐庆元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徐庆元当即一脸骇然,表情立即变得恭谦无比。

        很快一名秋水弟子,在学问上胜过了徐庆元的事情,就在长生殿众人中传开,吕祖斩百鬼用了两剑这种匪夷所思的说法,自然也到了众人的耳中,一时间都开始议论纷纷,原本围在殷凝霜身边的人,都朝桑小满那头围了过去。

        “小师弟你怎么连《扶桑异闻录》这种书也看呀。”

        桑小满一边走到对弈处,一面跟李云生聊着天。

        此时李云生又重新把视线放在书上。

        “挑水时无聊找出来解闷的。”

        看到了一处不太明朗的地方,李云生皱起了眉头,他伸手掐指演算了起来。

        “接下来,会有两个很厉害的人跟你下棋,你一定要认真些,赢了我们可就财了!”

        “好。”

        算到紧要关头,李云生随口答道,说完就拿出笔把自己演算的结果记了下来,原本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下棋的老头在哪里?我来找你下棋了!”

        桑小满来到长生殿的中央,这里摆着两张桌子,一面坐着萧逸才一面坐着周凉。

        “切莫喧哗。”

        周家剑侍拦住要往前冲的桑小满。

        “我题答完了,要下棋。”

        桑小满把手里满分的题纸递给那名剑侍。

        “怎么回事,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

        不知何时,周松林走了过来,一脸厌恶的看了桑小满一眼。

        “这位公子题全答对了。”

        剑侍将题纸递给周松林。

        周松林疑惑的看了一眼桑小满,这次的题目他是找人尽量的往难处出,丝毫都留余地,所以从刚才到现在,即便是这里汇聚了仙府年轻一辈的俊才也极少有人全对,剩余答对的莫不是被萧逸才跟周凉二人的威势震慑,没人能落下过十字便匆匆落败。

        除了此时正与周凉对战正酣的殷凝霜。

        “他全答对了。”

        这时徐庆元也走了过来替桑小满解围道,在他身边还跟着赵玄钧。

        “既然答对了,就好好在这里来等着,秋水弟子先跟周管家对弈。”

        周松林冷哼一声,说着便径直走入场中,站到殷凝霜的身边。

        “如果我不是有正事,我一定打得他叫我奶奶!”

        桑小满握了握小拳头气鼓鼓的说道。

        “别惹事了,萧阁主在上面,小心他打你屁股。”

        赵玄钧站在桑小满身边警告了他一句。

        桑小满白了赵玄钧一眼,然后也走到了殷凝霜的棋盘旁,有周家剑侍想去拦她却被徐大先生拦住了。

        “小师弟,小师弟,我们先观察一下敌情。”

        桑小满看了一眼棋盘,然后把目前的情况跟李云生说了一遍。

        “拿白棋的人很厉害,黑子输了。”

        李云生头也不抬的说道,说完也不问那黑子白子的是谁,又开始埋头勾画演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