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棋盘之上皆人心

第四十九章 棋盘之上皆人心

        “黑棋输了呀,可惜了。笔』趣    』    Δ阁Ww    W.』BiQuGe.CN”

        桑小满哪里懂什么观棋不语的规矩,听李云生说黑棋要输了于是随口就说了出来。

        那黑棋的牧凝霜闻言手一颤,棋子掉落在了棋盘上。

        “又是你,观棋不语你懂不懂?”

        周松林其实也看出牧凝霜输了,但为了讨好牧凝霜于是假意骂道。

        这话一出口,桑小满也意识到自己这么说不太好,于是对周松林的话也就忍了。

        “凝霜师妹,这局……可以不算的。”

        周松林站在牧凝霜旁边柔声细语道。

        “不,我输了。”

        牧凝霜有些失神,过了半响她才脸色苍白的说道:

        “再下一盘,我也下不过周凉前辈。”

        嘴上虽然说的很泰然,但她心里有着许多说不出的苦楚。

        “这位师弟,你请吧。”

        她双眼无神的冲桑小满说了一声,就静静的在身后的椅子上坐下。

        终于轮到自己,桑小满满心雀跃的坐下。

        “周老让三子,这位公子如果胜了周老,如果能再胜萧阁主,青鱼就是公子您的了。”

        周家剑侍一面跟桑小满解释规矩,一面抬手介绍了一下正闭目不言的萧逸才。

        “要连下两局啊。”

        传音符的那头,李云生皱起了眉。

        “连下两局你扛不住吗?”

        桑小满关切的用传音入密在脑内说道。

        “不是,时间太长,大师兄叫我一个时辰之后去他家吃饭。”

        “一顿饭而已,我们这可是大好的财机会!”

        “已经答应了,不好说。”

        李云生有些为难。

        “什呆呢,准备好没有,准备好就快坐下来!”

        周松林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这桑小满不顺眼,平日里对谁都能做到温文儒雅,但就是对眼前这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给不了好脸色。

        桑小满白了周松林一眼,然后一把坐下道:

        “我想想怎么下不行啊,你们好歹是老前辈,我得好好想想怎么下。”

        周凉是个和善的老人,闻言呵呵笑道:

        “好好好,你慢慢想,我不急。”

        “这样吧。”李云生放下手里的笔道:“我同时跟他们两一起下,时间应该来得及。”

        这个决定也让桑小满大吃一惊,但她这种不嫌事大的个性,马上就兴奋了起来道:

        “我赶时间,周前辈,萧师叔要不然我跟你们两个一起下吧。”

        “什么?”

        周凉觉得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这秋水的小弟子居然要同时跟自己和萧逸才下。

        “就是我同时跟你们两个下。”

        “荒唐!”

        萧逸才睁开了眼睛,这赏鱼会他本就憋了一肚子火,现在又碰到这么一个捣乱的弟子,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

        “一人同时跟两个人下,你以为你是棋圣张天择吗?”

        周松林也冷笑。

        如果是其他人,早就被萧逸才刚才怒时的威势震慑得说不出话来,但桑小满不一样,浑然不觉的说道:

        “落子分胜负,我有把握胜你二人,何来荒唐?”

        桑小满也是准备豁出去了,不喜用激将法激怒二人,就是想让两人答应给自己下,不过她也有些担心,如果李云生跟他们下的焦灼还好,要是开局便被二人压制一败涂地,自己肯定又是要被训斥一番了。

        但是马上她便又把自己说服了,“这多刺激呀,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弟子,挑战两元仙府巨头,刺激,刺激,有趣,有趣!”

        果然,就算是周凉这种好好人的性格,也被桑小满撩拨起了一丝火气。

        “萧大哥,你们秋水果真是多出少年英雄啊。”

        他先是笑看着萧逸才,继而脸色一冷看向桑小满,“我周凉棋艺虽不精,当年张棋圣让我六子,我才能勉强胜半目,既然小友想这么下周某奉陪。”

        周凉什么时候跟张棋圣下过?长生殿的众人一片惊愕,能跟张天择棋圣下一局对好棋之人来说,简直不枉此生,仙府修者中好棋者跟好剑者的数量几乎是一样的,所以在修者心目中棋圣地位之高远胜俗世。

        虽然是让六子,但对方是棋圣,也足见周凉的棋力不低。

        萧逸才虽然觉得胡闹,但周凉都这么说了,也不好继续反驳,只是狠狠白了一眼桑小满,好像是在说,“看我过会怎么收拾你!”

        别人看不出桑小满女扮男装,他萧逸才如何看不出来?

        萧逸才的这个眼神让桑小满心中一颤,暗道不好,立即用传音符传音入密给李云生道:“小师弟,你这次一定要好好,你下不好,姐姐我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如果胜了,桑小满敢肯定萧逸才落不下那张老脸来处罚自己,如果输了自己这个冬天应该都要被关在屋子里哪里都不能去了。

        “好,我尽力。”

        李云生也没有托大,放下了手里的书跟笔,静静的闭上了眼睛,同时跟两个高手下棋他小时候下过几次,但是同时跟两个人下盲棋还没有过,所以他自己也有些期待。

        李云生的这一声尽力,在桑小满看来就是最大的保障,她笑嘻嘻的道:

        “两位都是老前辈了,就让我一个先手吧!”

        两人沉默不语,显然是默认了,于是桑小满开心把两盒盒子放到自己这边。

        “左十六之十七,右边十六之十六。”

        像是上次跟吕忘忧下棋一样,李云生依照棋格的路数报出棋子的坐标,由桑小满摆上棋子。

        于是就只见桑小满抱着个棋盒从左面跑到右面,一格一格的数好位置,然后手抓着棋子笨拙至极的把棋子放上去。

        这般举动不光是周凉跟萧逸才,就连围观者都瞠目结舌,一个个心里笑道:“这一看就是初学者啊,就这样还想同时跟周凉和萧逸才这等巨子下?这不是笑话吗?”

        周凉跟萧逸才的脸都绿了,不过两人心性坚与常日,依旧很沉着的落子。

        可就在众人都在等着看桑小满笑话的时候,随着棋盘上落子越来越多,稍微看得懂一点门道的人都能看得出,桑小满手法看似笨拙,但落子没有一次出现差池,不过时间尚早,也有人想这还在布局阶段,须得等接下来的中盘厮杀,才能看得出这小子是否真的藏拙了。

        周凉跟萧逸才也是,虽然有些吃惊,这看起来毛手毛脚的小子,布局居然这么沉稳,一点错都不出,但局面还早目前还看不出来什么。

        “左下四二、右下二六。”桑小满一面把棋谱反馈给李云生,一面埋怨道:“这下的好无聊啊!下了快半柱香了,才下二十几手。”

        李云生一面教桑小满落子的位置,一面摇头道:

        “你如果知道,他们两此时棋盘上的想法,就不会觉得无聊了。”

        “那他们在想什么?”

        桑小满数好格子落好子,然后坐下了杵着下巴跟李云生聊天。

        “左边的周凉前辈,他刚刚在右上角落下的那一字,看起来人畜无害,其实就像是猎人设下的陷阱,你踩下去,他就会撕下你一块肉,很阴毒的招式。”

        “这人看起来和善,怎么如此狡猾!”

        李云生的话听得桑小满义愤填膺,然后接着问道:“那萧阁主那边呢?”

        “萧阁主其实虽然老是冲你脾气,但是还是宠着你的,他刚刚落下的那几子,看起来是在逼你招架,实则是在警告你,让你不要再过来了,更像是在引导你,他下的是一盘指导棋。”

        闻言桑小满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现在如何,觉得有趣吗?”

        李云生笑道。

        “好玩好玩,原来这棋盘之上全是人心算计呀!”

        “那如果是你,你接下来想怎么对这两个人?”

        李云生问道。

        “萧老头嘛我们就慢慢捉迷藏好了,但这周凉这般恶毒,我就要以毒攻毒,他恶我要比他更恶!他杀我要比他更杀!”

        听到刚刚李云生的那番话,桑小满越看那周凉越是不顺眼。

        “好,我帮你杀。”李云生搓了搓有些冷的手然后继续道:“十二之十六压。”

        随着桑小满在棋盘上笨拙的摆下这粒棋子,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终于是沉不住气了。”

        “这么早就开始引战。”

        “刚刚的布局分明还有优势,早早引战,真是……唉。”

        看戏的人觉得开心,看棋的人觉得可惜。

        而周凉嘴角一抹冷笑一闪而逝,暗道:“是你要杀的,好,我这就杀的你鸡犬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