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精妙无比的大杀局

第五十章 精妙无比的大杀局

        二人几乎没有停歇的下到了第五十手。

        在众人一声又一声的惊呼声中,片刻间,李云生那一粒黑子诱的杀机,铺满了了整个棋盘。

        渐渐的棋盘上的局面越来越复杂,围过来的人也越来越多,秋水的弟子自的将围观者隔开。

        徐庆元叫人拿来两个棋盘开始在一旁复盘,于是众人开始围到了徐庆元的旁边。

        “这小弟子与萧逸才阁主下的这盘棋倒还好说,有攻有守,布局严谨,是盘好棋。但与周管家这盘棋,当真是一盘大杀局啊!”

        突然徐庆元复盘落子的手有些颤抖。

        “这一子……妙!居然生生的掰下了周管家好不容易磨砺出锋芒的獠牙,这一下周管家的攻势要停了!”

        “这一子确实不错,但周老的白子的局面目前看来还是占优,那李小满黑子开局有些急了,无端引战吃了不少亏,幸好之后几招妙手,否则此时局面恐怕一面倒了。”

        “但这几手你看看,这要怎样的算计,才能将黑子开局的优势一点点吃掉。”

        有人立刻反驳道。

        “不错,这盘杀局,经营到这般田地,其实黑子功不可没,黑子看似在守,其实步步杀机,却又故意隐而不,就像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盯着你一样!”

        “还有一点。”徐庆元对围观者说道:“他可是同时跟两人下!”

        徐庆元不说,周围的人都差点忘记这点了。

        “你们刚刚没注意到,那是因为那小弟子的落子非常快,几乎两边一落子他就有反应,就像根本不用思考一样!”

        徐庆元的提醒,让众人不由得抬头看向棋局那边,果然跟徐庆元说的一般无二,萧逸才才落子,那秋水小弟子就从棋盒里拿出了棋子,想都没想的走到棋盘边把棋子摁在棋盘上,然后重新坐回位子上。

        这一幕看得众人是倒抽了一口凉气,刚开始他们都只注意到了桑小满笨拙的手法,却忽视了她落子的度。

        于是一开始桑小满那被人嘲笑的笨拙的拿棋手法,还有那在棋盘前面拿着子迟迟不落,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念叨着什么的场景。此刻在他们眼里就像是落子前的仪式般充满了魔力,不再有人觉得这笨拙的姿势好笑,因为每次落子,必然有无数匪夷所思的精妙算计扑面而来,将白棋设下的埋伏跟偷袭一一巧妙化解,就算是不懂棋的也能从周凉凝重的目光中看出来,这秋水门的小弟子不简单,居然能够将青莲仙府棋界巨子逼到这种地步。

        “这秋水不亏是上古名门,人杰地灵,随便一个小弟子就有如此惊世之才!”

        联想到先前这小弟子答题时的博文强识,徐庆元不由得在心底感慨道。

        “他怎么想了这么久都没落子,他刚刚不是吃了我们好多子吗?”

        周凉迟迟不落子,桑小满有些无聊的跟李云生在脑子里聊起天来。

        “我在逼他吐出来,他有些为难。”

        李云生看着窗外摇曳的槐树枝,杵着腮帮笑道。

        “不错不错,让他都吐出来,刚才被他吃的心疼死我了。”

        “萧阁主那边呢?他还是跟刚才一样和气吗?”

        桑小满问道。

        “我给他出了几道题,应该要解一段时间,暂时不会为难我们。”

        “你这个说法有意思,我怕你不是出题,是下套吧!”

        桑小满一脸狡黠。

        “他终于落子了,我们该怎么办?”

        说到这里桑小满突然站了起来。

        “该屠龙了。”

        不得不说李云生也有些兴奋。

        “周管家不愧是周管家,长考之后的这一手,犹如定海神针稳住了局势!”

        “姜还是老的辣啊。”

        那头徐庆元他们还在研究周凉的这一手。

        “黑子落子了!”

        就在这时候,有人从棋局那边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

        “哪一手?”

        “这里!”

        那人手往棋盘一指,徐庆元立刻落下一子,然后一脸兴奋的说道:

        “黑子终于开始猎杀白子了。”

        果然接下来黑子展开了如暴风骤雨般的猎杀。

        而渐渐的众人现,黑子的胃口好像不是一般的大,正当黑棋又一子落下,徐庆元当即惊愕道:

        “他是想要硬屠白子大龙!”

        “这太鲁莽了!”

        “少年意气!”

        “这不可能!”

        可接下来黑子复杂且精妙的杀局看得这些七嘴八舌的人目瞪口呆,白子好似如履薄冰一般想要躲过黑子的追杀,两人的算计程度已经完全出了在场所有修者,唯有徐庆元还能从慢慢的推演中看到一点妙处。

        “这太复杂了,我看不下去。”

        徐庆元旁边一个中年人咽了一下口水。

        其余人的想法莫不是跟这中年人一样,他们已经完全根本是棋局的节奏。

        “杀的精彩,逃的有巧妙。”

        徐庆元偷偷的擦了一把额头的汗,他只能这么说了,目前场上局势的展已经完全不是他能够预测的。

        “哦……!”

        人群中突然爆出一阵惊呼声。

        终于,在黑子密不透风的追杀中,白棋大龙被屠。

        “黑子,硬屠大龙成功。”

        前来报棋的人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没人能想到,白子居然在刚刚那般局势之下,被硬屠了大龙。

        “白子……还有机会,虽然大龙被屠,但外围目数还够!”徐庆元稳了稳心神说道:“接下来就是官子了。”

        一口气吃了这么多白子,桑小满非常开心。

        “我们吃了这么多,接下来肯定赢了吧?”

        “还不知道,围棋是个圈地游戏,不是吃子游戏,并不是谁吃的子多谁就赢。”

        “那怎么办?”

        “拼谁的这口气长。”

        一旁复盘的徐庆元等人此时的想法也跟李云生一样。

        但他们想不到的是,接下来拼气的过程之惨烈,简直前所未有。

        不过棋盘上惨烈,徐庆元现,棋盘下那秋水门小弟子脸上的表情依旧轻松,落子的度也从未慢过,而且他还不时的要去在萧逸才棋盘上落下一子。

        就好像眼前这局势,早就在他的考虑之中,这这两局棋的胜负,他早就看穿了一般。

        “萧阁主投子认输了。”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都集中在周凉的对局上时,报棋的人这时候跑了过来。

        不过众人并没觉得有多少吃惊,感叹了几句之后,目光又落到周凉的对局上。

        “这小妮子,怎么棋下得这么好?”

        萧逸才疑惑的站了起来,但他突然现周围情形有些不对,周凉跟桑小满的棋盘边上围了一圈人。

        他再一看两人的棋局,顿时只觉得一股热血直涌脑门。

        “这局棋好重的杀气!”

        正当他惊骇的时候,坐在周凉对面的桑小满在李云生的示意下开口了:

        “你已经输了,输了六目,还要再下吗?”

        终于,周凉也放下了手里的棋子,他整个人像是苍老了一圈,目光呆滞无神。

        “没错,我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