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阴差阳错的传音符

第五十一章 阴差阳错的传音符

        他把棋子扔进棋盒,坐在棋盘前一动不动,过了半响才抬起头问桑小满:

        “能不能多跟你多下几盘?”

        “不下,你棋这么凶,跟你下得好累!”

        她其实是想说放棋子好累。

        周凉苦笑不语。

        “周老,是不是他玩了什么猫腻?要不然你怎么可能输?”

        这时候,周松林一脸愤怒的跑过来冲周凉质问道。

        周凉还没来得及开口,周松林就一把冲到桑小满跟进,抓住桑小满的衣领道:“说,你到底是谁派了跟我周家作对的?你不是秋水弟子对不对?我刚刚问了很多人,秋水就没有一个叫李小满的人!”

        “你,放手!”

        桑小满用力掰开周松林的手。

        可就在挣扎中,她的帽子掉了,一头青丝如瀑布般落下。

        众人这才现,这刚刚同时跟周凉和萧阁主下棋的少年,居然是一名相姿容倾城的少女!~

        “我就说有猫腻,我就说有猫腻,你们看,你们快过来看,这人是个女的,这个小女子!根本不是秋水门的弟子,是故意来捣乱的,这一局不算,不算!”

        一瞬的失神之后,周松林突然异常兴奋的大喊大叫道,他以为这样就抓住了秋水门的把柄,可以让这次的对局作废,心想你秋水让人顶替门中弟子来跟周老对弈,这下被我抓到把柄了吧?难怪我看这小裱子不顺眼!。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秋水门的弟子根本不为所动,秋水门谁不知道桑小满?他们就像是看一个死人一样看着周松林。赵玄钧本想过来拉开桑小满,结果看到周松林的举动,突然一动不动抱臂在一旁看起戏来。

        萧逸才本来就

        “小表子?”

        桑小满的脸突然落了下来,她原本心情很好,结果现在被眼前这个人弄的一团糟,还被骂是小表子,当即就是火冒三丈,一抬手一道布满复杂符文的金色丹书飞射而出。

        “是传音符!”

        “四品丹书传音符,少见啊!”

        有人看出了这张复杂符箓的来历。

        一听众人这么一说,周松林就更加兴奋了,早已上头的他更加兴奋道:“你们看,定是有人用传音符教这个小表子怎么下,说不定传音符那头是一群人,在研究周老的棋谱!”

        桑小满越听越气冲那传音丹书喊道:

        “桑不乱,你都听到了,听到了吧!你听听这个人是怎么骂你女儿的!”

        桑不乱?

        听到这个名字,屋子里许多人只觉得脑门一凉。

        “炎州桑家,家主……桑不乱??”

        徐庆元不愧是这里最有学识之人,一下子就想起来这个名字的主人,又想到了之前赵玄钧曾跟他说过李小满是秋水的贵客,顿时茅塞顿开恍然大悟道:“桑小满!桑家小女儿就叫桑小满啊!”

        于是他也用一种看死人的目光看着周松林,心道,你周家在青莲仙府再有钱,能跟在炎州只手摭天的桑家比吗?

        “你是周家小儿子?”

        传音符上传来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

        “别装模作样,你说,是不是你教这小****下棋的?”

        周松林极其气愤的骂道。

        其实这个声音一出口,周凉就听出来是谁了,不过他已经来不及阻拦了。

        “周仓,你来的好巧啊!你都听到了吧?”

        跟这威严的声音几乎同时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华服老头,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门口滚进来,然后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道:

        “我周仓教子无方,教子无方,还望桑老神仙,放我周家姨妈。”

        这老头一边磕头,一边死命的将周松林拽的跪在地上,然后带着哭腔的怒骂道:“你这逆子,你这逆子啊,怎敢如此大逆不道,那是桑家小姐,炎州桑家,还不跪下来磕头赔罪!”

        听到炎州桑家,周松林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最后脑子里只有两个字:

        “完了。”

        这乱哄哄的闹剧一直花了小半个时辰才收场。

        长生殿人去楼空。

        只剩下牧凝霜一个人呆呆坐在殿中央的一把椅子上,好似重获新生一般的长吁了一口气。

        其实这次某种意义上的真正主角是牧凝霜才对,可惜桑小满惊人的举动完全“盖过”了她的风头。

        她有种劫后余生的解脱感,但这种解脱很快又重新被心底的阴霾覆盖。

        她在想,“一个人能有几次劫后余生呢?就像这次被周松林算计,恐怕日后还会有更多的周松林,自己是否还能劫后余生?”

        她不敢想。

        这几年来,她始终无法突破上人三品踏入灵人境,秋水十式更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在她头上,让她喘不过气来,她越来越怀疑自己是不是终其一生也无法踏入灵人境,无法领悟秋水十式,这可能真是个人天赋的原因,自己真的是天赋不行,再怎么努力也无用,像今年刚入门的南宫师妹,半年之内结成丹胎突破上人境,对秋水十式的领悟也一日千里,完全不似自己这般的愚钝。

        “是不是我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是个空有一副皮囊的花瓶?”

        她苦笑着想道。

        “难道我的归宿,就是用相貌换取那些男子的施舍?我不甘心!”

        她纤细的手指握紧了拳头。

        这次周松林的事情给了她极大打击,最关键的是,朱雀阁的长辈们分明早就知道周松林的来意,却没有半点为自己推脱的意思,反而对周松林的态度显得十分欢迎。

        “是不是师父他们觉得,反正我于修炼一途没有精进,嫁给周松林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牧凝霜用力的搓着手。

        过了一会儿,也不知道她是想通了,还是不想再想了,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张符纸吹到了她的脚下。

        鬼使神差的,她拿起了那张符纸,也没多想放在了袖子里就这么走了。

        在另外一边。

        原本兴高采烈的抱着青鱼剑匣的桑小满突然惊呼了一声:

        “呀!我的传音符。”

        她说的正是跟李云生通话的那张传音符,这张传音符的品级不算高,但是因为符文设计精妙,既可以传音入密,又可以正常传音,所以桑小满很喜欢,这次众目睽睽之下没被现,足见这张传音符的神妙。

        不过等她回去找的时候,符纸已经不再了。

        白云观的后山,李云生正好奇的盯着那张传音符,不解的低声道:

        “刚刚里面说话的那个女人……好像不是桑小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