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秋水剑诀百川灌河

第五十四章 秋水剑诀百川灌河

        秋水的凛冬,真是令人难以捉摸。』ΩΔ笔Δ    趣阁

        昨日分明晴朗了许多,今天又开始飘起了白雪。

        浑身包裹得厚厚的李云生抬头望望窗外的雪花叹了口气。

        这些日子,他打虎拳的进展慢了许多,好在行云步靠的是演算,倒是没有耽误。画龙诀虽然越来越熟练,但他现这秋水的凛冬,不光是冻住了空气,连天地灵气也稀薄了起来,原本想这几日用上他所有的手段尝试着看看能不能突破,现在也只好作罢。

        至于符箓,李云生终于看到了涉及到“龙语”的篇章。

        这让李云生莫名的兴奋,虽然他现在不敢轻易画符箓,特别是二级以上的符箓,但这些他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求知欲跟好奇心,毫无疑问没有什么比这复杂又玄妙的符箓更能满足他。

        龙语则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

        当日李云生虽然强行记住了它的形跟意,但解忧告诉过他学习龙语跟普通语言的记忆不一样,需要靠神魂记忆。

        所以纵使李云生能够记住它的形跟意,却依然不能完美的读写出来,这感觉就像是遇见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人,但你怎么都想不起他的名字。

        不过江灵雪前些日子拿来的玉简,解决了一直困惑李云生的这个问题。那玉简里记着是百草堂炼丹师的守丹诀,而且是货真价实的上阶守丹诀。

        虽然不知道江百草为何要送这么珍贵的东西给自己,但李云生自然没有傻到去拒绝。

        也就是这上品守丹诀,让正在为如何学龙语的李云生豁然开朗,因为这守丹诀里正好记载了神魂记忆的方法。

        “原来这龙语,必须用神魂在脑内书写,方才能记住!”

        一种语言居然需要刻在灵魂里?

        不过转念一想只是龙族的语言,就能激天地威能,这龙族本身到底有多强大?李云生难以想象,他想起自己居然跟同为龙族的解忧交过手,心里不由得一阵后怕。

        不过虽然误打误撞知道了学习的方法,但李云生进度却慢得令自己指,这些天下来他就学了一个龙族里的“天”字。

        主要原因还是他不敢轻易动用神魂——这可是折寿的。

        而鉴定是否神魂使用过度的方法其实很简单,李阑告诉过他,他也从书里找到一些。最常见的神魂使用过度的现象,就是头晕眼花嗜睡难醒,所以李云生每次只要觉得头开始晕了,就只得立刻停止。

        都是急不来的事情。

        做完该做的能做的,此刻的李云生,也只能喝喝茶写写字呆了。

        “凝霜,我说过多少次,你的剑太死板,秋水剑诀,最忌死板!”

        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李云生桌子上传来。

        不过李云生看起来并没有多讶异,反倒是杵着脑袋饶有兴致的听了起来。

        这声音是从那日桑小满给他的符箓里传出来的,李云生猜想应该是桑小满赏鱼会之后,把这传音符箓给弄丢了,结果被这名叫凝霜的女子捡到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女孩子不但没认出来这是传音符,反而一直贴身带着,所以这几天李云生总是能听到少女的喃喃自语跟周遭一些人的说话声。

        李云生不知道的是,桑小满这张符箓,外表装饰极其好看,根本看不出来是传音符,看起来更像是女孩子随身的饰物,牧凝霜捡到之后很喜欢,也就一直随身带着了。

        最初听到这个声音他以为是桑小满把传音符给了别人没太在意就去大师兄家吃饭了,而再次听到这个声音刚好在打坐修炼画龙诀,就算他不想听也没法子不听。

        之后他本想把这传音符收起来,只不过传音符对面那女子居然说起了秋水剑诀,这一下子勾起了李云生的好奇心,那可是在黄鹤楼都看不到的东西啊。

        所以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他还是听到了现在。

        “芷兰师叔,再,再给我些时间,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传音符那头传来牧凝霜有些没有底气的声音。

        “唉……这不是时间的问题,这是天赋跟悟性的问题,我劝你还是早日放弃秋水剑诀,改练其它剑法吧。”

        “不!”

        牧凝霜这一声回答的很坚决。

        “哼……那你好自为之吧!”

        那芷兰师叔显得有些生气。

        听了几日牧凝霜的喃喃自语跟周遭人的对话,李云生大致明白了一些这牧凝霜现在的处境。

        这牧凝霜乃是秋水门朱雀阁的内门核心弟子,朱雀阁不像白云观,他们对弟子要求极其严苛,不但弟子之间等级分明,对于修行考核更是严苛无比。

        再过几天就是朱雀阁考核的日子,如果牧凝霜在秋水剑诀上再无进展,她就要被踢出朱雀阁内门,于此同时也不再享有内门弟子的优渥条件,例如每月仙粮、丹药的定量供应,同时会被抹去一切有关秋水剑诀记忆。

        说大了,被踢出内门,也就等于与大道无缘,你的修为顶多也不过是上人三重的级别,很难突破到灵人境界,寿命不过一百多年,最关键的是这是个恶性循环,没有了那优渥的条件便很难精进,秋水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三十岁前无法进入灵人境的弟子将自行下山。

        也就是驱逐。

        这样一来与山脚下的那群在仙府生活的凡人也没有多大区别。

        牧凝霜自然不愿意,她努力了这么久才进入朱雀阁内门,怎么会就这么放弃?

        李云生在秋水两耳不闻窗外事,自然不知道这传音符那头的牧凝霜是闻名仙府的大美女,反倒是他脑子里对牧凝霜的印象是个有些可怜有些笨的小女孩。

        “我再也不要回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传音符的那头,牧凝霜语气低沉的说了这么一句。

        李云生没法理解牧凝霜话里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虽然他不止一次听牧凝霜这么说所以有些好奇。

        但李云生知道,牧凝霜接下来要干嘛了——

        背诵秋水剑诀。

        而且是不停反复的背诵着,声音不大但语气中透着一股倔强。

        这笨拙的修习方法让李云生有些好笑,也有些心生怜意,因为这足以看出来她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这秋水第一式百川灌河,剑招与心法的元气内息运行都不难,按理说一板一眼的照着做就好了,但是为何那芷兰师叔会说这牧凝霜的剑太死板?”

        李云生自言自语的说道,他也不怕牧凝霜听到,因为他早在这张传音符上做了些小手脚,屏蔽了这边的声音。

        “反正闲来无事,不如来活动一下好了。”

        听了几日牧凝霜的话,他越想越是好奇,这时他终于是忍不住站了起来。

        他想自己试着学学,看看能不能弄明白这其中缘由。

        于是他来到了屋外的雪地里,拿起放在墙边的一根当柴火的枝条,依照牧凝霜所说的剑招跟心法练习了起来。

        就见到白雪皑皑的后山山顶,一个穿着厚厚绒袄的人影,在漫天风雪中笨拙的挥舞着手里的树枝。

        因为是第一式,所以李云生本能的觉得对于学剑之人自身的修为要求并不高。

        但他显然是低估了秋水剑诀。

        几个回合下来,只是简单用体内元气配合剑招,就已经将李云生体内的元气消耗一空。没有结丹胎的他根本无法在体内储存元气,基本上是有多少用多少,但他没想到这练剑居然这么消耗真元,这还只是练习还没有剑法来御敌内。

        不过马上他也就想通了,剑诀与拳法不同,拳法对于真元的使用很内敛,多数是用来增强拳头的力量跟度,对于筋骨肌肉劳损很大,对真元消耗并不大。

        但剑诀不同,剑诀的几乎每一招都是在将真元外放,虽然外放时行走的经脉跟时机都极其讲究,但说到底是在疯狂输出真元,所以剑诀对于真元的消耗就如这秋水第一式的名字“百川灌河”。

        对于不能存储太多真元的李云生来说,这时候练习剑诀简直是自讨苦吃。

        好在李云生并不是想学剑,他只是想搞明白,为什么这一招极其普通的剑招跟心法,这小牧凝霜的女孩会练得这么幸苦,还得不到认可。

        他看了眼四周,现白蒙蒙一片,根本没有人影,就算有人也绝不可能看到山顶的他。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仰起头。

        一身低沉鲸鸣穿透层层废物的雪花直冲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