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气吞万里之势

第五十五章 气吞万里之势

        一声鲸鸣,后山的天地灵气如流水般汇聚到小木屋的门口,李云生经脉中干枯的真元几息之内便被填满,随着李云生对画龙诀掌握越来越纯熟,画龙诀快炼化天地灵气的优势渐渐凸显出来。

        “这后山的灵气果然还没有恢复。”

        李云生感受着经脉里游走的真元,有些失望的说道。

        说着他又重新拿起树枝,开始在雪地里比划。

        从最开始的笨拙,但慢慢的像摸像样,李云生花了大概一个时辰的时间。

        但离熟练还早得很。

        这一个时辰的练习再次把他体内的真元耗尽,不过这次他可不敢继续用鲸吸的方式来补足真元,他老老实实的回到了小屋里一点点的用打坐来恢复。

        就这么周二往复的,雪下了三天,没法储存真元的他用这种最笨拙的方法,在大雪中学了三天的剑,当柴火的用的树枝都被他弄坏了好几根,这才对秋水剑诀的第一式有了些把握。

        这是李云生头一次接触剑术,以前看到有些书上说,所有的道法方术中剑术是最难学的,那时候的他还有些疑问,而现在他很想把那本书再找出来读一遍,因为上面描述简直说到了李云生的心坎上。

        后山屋前的雪地中,只见李云生嘴里默念秋水剑诀,脚下步伐玄奥,整个人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一剑刺出,那原本再普通不过树枝,瞬间化作一道凌厉的剑影,搅起满天飞雪。

        这一剑,其实已经像摸像样了。

        但李云生却皱着眉头,就那么坐在了雪地里,脑子里开始疯狂过滤自己刚刚出剑的画面,然后对比秋水剑诀的描述。

        “总觉得不太对。”

        他浑身冒着热气,额头的汗水打湿了鬓角,虽然每一步都是按照剑诀里说的做的,但是自己出剑时就是没法感受到剑诀里描述的:“出剑之时须有百川灌河,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

        很明显,李云生在自己刚刚的那一剑里感受不到这种其实。

        “对了,是气势,是势,是剑势!”

        一片冰冷的雪花落进他的衣领里将他猛然惊醒。

        这般豁然开朗之后,许多关于秋水剑诀的评价,在他脑子里涌现了出来。

        “秋水剑诀之妙处,在于习剑者有着一剑能当百万师的气势,曾经的秋水有这种人比比皆是,如那常念真人,学的也是秋水剑诀,当年只是真人境还未入先天,便敢单剑闯魔窟,杀的魔族心服口服,这股气势当真令吾辈汗颜。”

        剑痴贾岛曾经在《剑典》中就这么评价过秋水剑诀。

        类似的种种评价还有许多,无不赞叹秋水剑诀那一往无前的气势。

        “如果说打虎拳练得是‘劲’,会不会秋水剑诀练的是势呢?”

        这么想着,李云生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积雪。

        于是李云生再也不去拘泥秋水剑诀严苛的招式跟内息配合,而是一遍遍的挥舞着手中的树枝,感受剑招跟剑诀中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接下来的几日,除了日常的练拳跟修炼画龙诀,李云生把自己的时间一股脑的放到了练剑上。

        不能耗费神魂练习符箓之后,李云生终于找到了一样能够令他废寝忘食的东西。

        白云观杨万里的屋子里。

        大师兄张安泰、二师兄李阑、三师兄李长庚围坐在一张桌子边,三人眼巴巴的看着杨万里将切成薄片卷的雪花羊肉,一片片的放入桌上沸腾的火锅底料中。

        “老六这几天又在忙些什么呢,喊他吃肉都不来。”

        “不知道啊,拿着根棍子在门口乱挥,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冻傻了。”

        李长庚一边回答杨万里一边咽了口口说,说话的时候眼睛就没从锅里的肉上挪开过。

        “老六就算是被冻成冰块也比你清醒。”

        李阑白了李长庚一眼。

        “六师弟做事情想的比谁都明白,你们就不用担心了。”

        张安泰笑呵呵的边说着边拿出了一瓶酒。

        “人啊,有时候还是笨一点好,太聪明就会想太多,做出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就像学符箓,我不是不让他学,是他不能学,学了会害了他。”

        杨万里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可不一定。”

        李阑搓了搓手,拿出一个被子,接过张安泰给他斟的酒道:

        “我们老六可不是一般的聪明。”

        他咪了一口酒,然后浑身一哆嗦,酒劲直冲脑门,皱眉咧嘴道:“而且,而且他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哪怕是这段时日风雪再大,你们可曾听到后山那打拳的声音断过一天吗?”

        “不错。”

        李长庚一边迫不及待的从锅里捞出一块肉塞进嘴里,一边满脸自得道:

        “老六的拳头,在我的调教之下已经有扛鼎劲了,再过一段时日突破裂石劲也不再话下!他明年如果能自产仙粮,这打虎拳进度或许更快!”

        “唉……老老实实,种种地,喝喝酒不是很好吗?一辈子活个白来岁就知足了。”

        杨万里长长的叹了口气。

        第七日,雪依旧未停。

        这一天,李云生没有像前些日子那样疯狂的练剑,而是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老槐树前面着呆,像是在想着什么无法解决的难题一样。

        这一幕恰巧被刚上山来,想蹭一顿中饭的桑小满看见。

        “这傻子,看在雪地什么呆呢?”

        桑小满满头的问号。

        她今天一来是来蹭饭,二来是把那天得的“青鱼”带过来,想跟李云生商量一下,到底是卖了还是留着,本来前些日子就想要来,但被萧逸才禁足到现在的她,今天才有机会溜出来。

        “你在做……”

        抱着青鱼的剑匣,桑小满刚开口一喊,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得闭上了嘴。

        只见原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李云生,突然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仰头长吸了一口气,然后弓着身子,拿着树枝手臂向后伸展,紧接着他脚步一蹬,地面出“嘭!”的一声沉默的震颤声过后,一股无形的气从李云生手里的树枝上弥漫开来,漫天的雪花绕着他的周身,开始犹如螺旋般飞舞。

        “百川灌河!”

        一声清喝,李云生脚上秋水剑诀的步伐踏出,整个人犹如一道携着漫天飞雪的飓风,一往无前的一剑刺出。

        于是桑小满便看到了刚刚那惊人的一幕——原本下落的风雪,突然静止在李云生的周身,随着他手中树枝的刺出,漫天的风雪犹如千军万马,受到了将军的号令,一往无前的冲下那山崖。

        “呼……”

        满头大汗的李云生再次长吁了一口气。

        “终于有一点点感觉了。”

        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满意,但至少证明了他的思路是对的,接下来就只剩下简单的练习了。

        “你,你怎么来了?”

        正当李云生哆哆嗦嗦的准备回屋子烤火,转头却看见桑小满满正眼放光的盯着他。

        “糟了……”

        李云生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