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你……无赖!

第五十六章 你……无赖!

        李云生温暖的小屋内,桑小满趴在桌子上笑眯眯的看着李云生。ΔΩ笔        趣阁

        “喝茶。”

        看到她那张笑眯眯的脸,李云生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递给桑小满一杯热茶。

        “不喝。”

        不想桑小满却笑眯眯的推开,然后一脸狡黠的说道:

        “刚刚那是不是秋水剑诀?这可是秋水门的看门绝学,说,怎么搞到手的?”

        别人看不出来李云生是在练秋水剑诀,桑小满怎么会看不出来?她桑家虽然出自符箓世家,但因为桑家跟秋水门颇有渊源,桑家就有一名来自秋水的护法,学的正是秋水剑诀,从小到她可看过不少次。

        “我给你做水晶肴肉。”

        李云生说话的语气不是讨好也没有祈求更像是在做一桩严肃的交易。

        “哼……前些日子让你做给我吃,你不做,现在迟了!”

        虽然桑小满嘴上这么说,但听得出她内心其实是在挣扎的。

        “再加上半月的晚饭。”

        “成交!”

        桑小满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李云生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心里松了口气,但不免又有些的愁,管她半月的饭就意味着要听她叽叽喳喳唠叨半个月,但也没办法自己偷学秋水剑诀的事情,说小不小,李云生是知道秋水门的规矩的,就算杨万里不追究,但朱雀阁作为秋水剑诀现在的所有者肯定要过来讨要说法。

        “等等,你还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不行。”

        正觉得有些吃亏的李云生一听不开心了,还没等桑小满说完就一口拒绝。

        “天晴了之后,陪我下山一趟。”

        “不去,我事情多得做不完。”

        李云生手杵着脑袋看着窗外,不去理会桑小满。

        “你真不想去啊?你知不知道山下黑市出现了一张六级残符,符箓背面的魂印落款正是玉虚子,你不想去那就算了。”

        桑小满一脸可惜的说道。

        “真的?”

        李云生一脸震惊。

        “去不去?”

        桑小满一脸奸计得趁的模样微笑问道。

        虽然很不甘心,但李云生还是点了点头。

        “小师弟,这样才乖嘛。”

        桑小满笑着拍了拍李云生的脑袋,说着她把身后的剑匣拿了出来,放在桌上打开,十分神秘的说道:

        “猜猜这柄剑叫什么?”

        这剑匣一打开,向来神魂敏感的李云生只觉得一股充满着血腥味的强烈杀意扑面而来!

        “青鱼?好重的杀意……”

        李云生的瞳孔骤然放大,如果不是他神魂坚毅于常日,只怕刚刚就被这股杀意冲击得晕倒在桌上了,其实看到桑小满手里的剑匣李云生就猜到里面多半是青鱼了,但意外的是这青鱼戾气如此之重。

        “不错吧,听说去年青莲仙府城内几个世家,因为争夺这柄青鱼死了不少人。”

        桑小满饶有兴致的说道。

        “送你了。”

        说着她把剑推给李云生。

        这声送你了说完,还没等李云生回答,屋外突然狂风大作,那株老槐树长长的枝桠疯狂的抽打在小木屋房顶上。

        “今天门口的风怎么这么大。”

        李云生看看旁边的窗户下的山林中好像并没有刮什么风,就自己门口的风刮的这么大,不过他没多想,马上视线又落到桑小满跟前的剑身上。

        “这青鱼……我不喜欢。”

        他推开了剑匣。

        拒绝桑小满一来是因为自己现在的身份拿着一把青鱼太碍眼,二来是因为他真的不喜欢这柄剑,不管他是否锋利是否有名,看到这剑的一刹那李云生就有些反感,尽管李云生知道这柄剑曾经的主人,是赫赫有名的常念真人,是人族的英雄。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只觉得自己这句话一说完,屋外的大风瞬间消失了,老槐树安安静静的在窗前轻轻摇曳。

        “你真是个怪人,这么好的东西都不要。”

        桑小满有些意外。

        但她也没太在意,收起了剑匣道:

        “你不要剑,我下次给你多带些功德币好了,但是说好了!”

        她突然异常郑重的说道:“天晴了,跟我下山!”

        “我去。”

        李云生再次点点头。

        “那就好!”

        桑小满笑嘻嘻的站了起来,她从身上掏出一张折成护身符一样的符箓递给李云生道:

        “我原本的传音符丢了,这是新的,以后你有事就用这张传音符找我,桑家秘传传音符,美观大方,百里之内传音无碍,还可以传音入密。”

        她像是在给桑家宣传一样的挥了挥手中的传音符。

        看到桑小满手里的传音符,李云生突然想起朱雀阁的牧凝霜,然后问桑小满道:

        “能不能教我传音入密?”

        ……

        送走桑小满已经傍晚。

        不过桑小满人虽然是走了,但是那传音符里还是不时传来她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最后李云生不得不把传音符放进乾坤袋里才安静下来。

        这边才安静下来,另一张传音符上牧凝霜的背书声又传来了。

        “今天终于背到第二式了。”

        李云生也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本书来看,边看边听。

        牧凝霜背书剑诀,都是把每一式拆开,一式一式的背,包括心法招式已经繁琐的注解都要背,这也是李云生为何对秋水剑诀了解得这么透彻的原因。

        “我到底是哪里错了呢?”

        正当李云生第二式的心法听到一半听得津津有味时,牧凝霜却突然意外的泄了气一样的停了下来。

        这心法听到一半,李云生倍感煎熬,书也看不进去了。

        他本以为这牧凝霜喃喃自语一阵之后会重新背书,结果没想到她居然说了一句:

        “算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再过三天就是剑术考核日了,不能没有精神。”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累了,牧凝霜说着这句话,居然真的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你师叔说你说的没错,你的剑太死板了。”

        终于,李云生还是忍不住传音入密。

        这一个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音,直接将牧凝霜从睡梦中惊醒。

        “别,别管我是谁,如果你想通过后几日的剑术考核,我可以帮你。”

        还没等牧凝霜开口,李云生就用一种老气横秋的语调说道。

        “我怎么能信你?”

        闻言李云生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如果不说清事情的原委,牧凝霜恐怕是不会信他了,于是把那天她在长生殿见到了自己的传音符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当然他没说那传音符是桑小满的,更没提两人用传音符下棋作弊的事情,只是说是自己一个朋友落下的,被她捡到了。

        听完李云生的解释,牧凝霜那头许久没有吭声。

        “那,我的,我的话,你听,听了多少?”

        终于传音符那头,牧凝霜颤抖着问道。

        “听你背书多些,偶尔睡得晚了,会听到你说梦话。”

        李云生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你,你,你……无赖!”

        没想到传音符的那头传来了牧凝霜委屈中夹杂着愤怒的叫声。

        大概李云生是第一个听到牧凝霜骂人的人吧,别说青莲仙府,恐怕秋水门都没有人知道,向来性情淡漠如九天仙女一般的牧凝霜,居然会骂人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