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你,你…在吗?

第五十七章 你,你…在吗?

        朱雀阁藏剑楼。

        练了一上午剑的牧凝霜趴在剑楼二层的窗户边,饱满的胸口起伏着,有些急促的呼吸化作一道道白气,金色的阳光从窗户外照到她如精雕细琢般的面庞上,一粒汗珠折射着日光从她额头上滑落,滑过那如远山般的秀眉,然后顺着白皙如霜的清瘦脸颊,一直滑落到她精巧的下巴,最后终于是落到了地上。

        满脑子秋水剑诀的牧凝霜,早上起来连眉都没画,哪里还管的上脸上的汗水?

        不过这副模样,落到路人眼里更是我见犹怜。

        藏剑楼的下面,此时就站着一名看呆似了的青年。

        从窗户中看到那男子的模样,牧凝霜只是皱皱眉,神色并无什么异动,如果不是这些日子心里不痛快,只怕她连眉头都懒得皱一下。

        这些男人看她贪婪的眼神,从她十岁起就一直看到现在,看得她都麻木了。从前她还不时的会疑惑为何这男人总是这副模样,渐渐的她现这天底下的男人都是这张脸,一个个都好色贪婪卑鄙无耻,看到有点姿色的女人就走不动路,还总是喜欢自以为是的以为只要有些钱财、有点修为、有几分模样,女人就会对他投怀送抱。

        “脏。”

        说起男人,牧凝霜脑子里就想到这个字。

        从小大到这些男人总是用尽各种方法接近她,一个个视自己为他们嘴里的禁脔,没人会考虑她的感受。

        就像昨晚那个在传音符里偷听自己言行的男人,假意说什么要帮助自己,其实心里的肮脏念头还不是跟那些臭男人一样?

        所以昨晚她毫不犹豫的将那传音符锁了起来,没有再去理会那个男人。

        “男人,真是又脏又恶心。”

        她狠狠的皓齿紧咬,然后皱眉轻啐了一声。

        觉得休息好了,她便从那窗口的凳子上站起来,拿起旁边的佩剑,剑术考核日近,她准备再练一会,她相信只要自己再练得熟一点一定能通过考核。

        “凝霜,跟我来一趟朱雀阁青鸾殿。”

        就在这时朱雀阁中年女子管事冲牧凝霜招了招手。

        “我在练剑。”

        牧凝霜秀眉紧蹙,她猜都能猜到对方是要她去干嘛,定是朱雀阁又来了什么客人,让自己去前去接待。

        朱雀阁的这些管事,修为没什么修为,但一个个都能说会道,每次下山都能给朱雀阁拉来一大笔钱粮,所以阁主跟几个师叔也都很看重她们。

        她们用来换取这些钱粮的筹码,无非就是朱雀阁那些貌美的弟子,内门弟子她们不敢动,但是那些外门弟子被她们强行许给山下世家子弟的不在少数,虽说也是媒妁之言,但牧凝霜总是看不过眼,为何这些好姑娘们的终生大事要落到这些人手里?

        这些管事说好听些是仙府行走,说难听点其实就是媒婆,在她们眼里朱雀阁的姑娘都是明码标价的,牧凝霜更是她们眼里的大肥肉,前些年牧凝霜进了内门被阁主宠着,她们的心思不敢往牧凝霜头上想。

        可最近她们听说阁主常年闭关,代阁主芷兰师叔很不喜欢牧凝霜,最关键的是牧凝霜修为停滞,据说马上就要被踢出内门核心弟子,于是这些人原本熄灭的小心思全都死灰复燃了,像眼前这位名叫马玉兰管事更是直接在仙府宣称只要筹码够,牧凝霜不再是非卖品。

        牧凝霜的名头之响有些出乎这马玉兰的意料,她这话才放出去,青莲仙府孙家,那个实力可以媲美仙府四大门派的孙家居然找上门来了,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我的好凝霜,就跟姐姐来一趟吧,我又不是害你,今天来的人可是孙家大公子,孙公子为人风雅,不比其他那些邋里邋遢的世家弟子。”

        “不去!”

        见这管事终于是说出了来意,牧凝霜更是头也不会拿起剑就走。

        “哼……”

        那马玉兰一声冷哼道:“这可是芷兰师叔的意思,我们朱雀阁今年许多事情还要仰仗孙家呢,朱雀阁养了你这么些年这么点事情也不做?”

        这话里满是威逼跟讥讽。

        牧凝霜闻言身子微微一颤,她没想到这居然是芷兰师叔同意了的,让一个内门核心弟子去接待一个世家公子,这是不是表示朱雀阁已经放弃自己了?

        她心头一阵凄然。

        “凝霜,好凝霜,就跟姐姐去见那孙公子一面吧,说不定你二人正好看上眼了,这岂不是一桩美事,仙府孙家跟秋水门联姻,这桩消息要是公布出去说不得要震动整个仙府呢!”

        马玉兰双眼放光的说道,边说边拿过牧凝霜手里的剑,推搡着她往门口走。

        连师叔都同意了,牧凝霜便再无立场坚持了,她心头黯然的任由马玉兰拖拽着往前走。

        来到青鸾殿,一个中等身材微微福的男子站了起来,虽然他脸上波澜不惊,但眼神中依旧难掩看到牧凝霜时的兴奋。

        “凝霜姑娘,在下孙雨泽,久仰姑娘芳名,今日一见姑娘相貌果然如同天人。”

        牧凝霜看了瞥了一眼孙雨泽,现正是刚刚在窗外一脸贪婪的盯着自己看的男子,顿时心里涌出一股厌恶。

        “人也看过了,我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再也不看那孙雨泽一眼,牧凝霜径直转头朝门外走去。

        孙雨泽先是一脸愕然,继而冷冷的看着马玉兰道:

        “你不是说你能做主的吗,怎么连一个人也留不下?”

        这马玉兰似乎早就料到牧凝霜会有这般举动,于是不慌不忙的满脸堆笑道:

        “小姑娘身体不舒服再正常不过,想来孙公子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为难一个姑娘吧?”

        刚走到门口的牧凝霜闻言还以为这马玉兰转了性居然替自己说话,可接下来就只听到马玉兰不怀好意的说道:

        “小事我们就由他去吧,这大事可都是我们这些长辈们做主的,今天只是让公子先看看这小丫头,公子您满意呢我们这桩姻缘就这么定下了,其他的事情便交给我马玉兰了,”

        牧凝霜闻言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在门口。

        回到自己的住处,牧凝霜双眼无神的看着桌上的烛火,犹豫了许久终于打开了抽屉,把那张昨天被自己封藏起来的传音符重新拿出来。

        “你,你在吗?”

        她鼓起了勇气冲那传音符说道。

        过了片刻,传音符的那头传来一个有些忙碌的声音小声道:

        “在,在,在,我的菜还在锅里,你等我一下。”

        此时传音符的那头,李云生正在厨房一边忙碌一边偷偷回了牧凝霜一句。

        而在屋外,桑小满正用筷子敲着碗道:“开饭啦,开饭了,我饿了,我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