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不是帮,是交易

第五十八章 不是帮,是交易

        “在……”

        “我在。』”

        一直等到打走桑小满李云生才敢拿出传音符,他没想到那头的牧凝霜好像一直在等着一样,立刻就有了回应。

        “你刚刚在做饭?”

        牧凝霜的语气中带着疑惑问道。

        “是的,来了个朋友。”

        “你……真的能帮到我?”

        哪个高人还会亲自下厨?牧凝霜越来越怀疑,李云真的只是为了接近自己,而撒谎说能够帮她。

        “能!”

        李云生十分肯定的回答道,他自然能听出牧凝霜语气中的怀疑跟不信任,但他并没有去过多解释。

        “不过这并不是帮忙,这是交易。”

        李云生补充道。

        “终于来了,果然所有男人都一样”

        牧凝霜在心里想道,她几乎能肯定,李云生所谓的交易肯定跟那些男人一样,不外乎于让自己委身于他之类的话。

        她冷笑道:

        “好啊,说说你的交易。”

        她想看看,传音符那头这个丑陋的男人,这次会提出什么样的过分要求。

        “我这个要求有些过分。”

        李云生有些不好意思道。

        “说说看。”

        牧凝霜的心已经完全凉了下去。

        李云生迟疑了一下,然后有些忐忑的说道:

        “把你知道的秋水剑诀全部背给我听一遍。”

        闻言牧凝霜张口结舌,有些意外,但很快又觉得在情理之中,因为那可是秋水剑诀,相比自己这本秋水剑诀自然更有吸引力,她苦笑,心想大概是那些不学无术的,贪恋美色的家伙接触多了,对方说交易自己居然第一个想到的不是秋水剑诀。

        “不行。”

        牧凝霜正色道。

        这确实是一个过分的要求,因为这已经触犯了秋水的门规,牧凝霜再傻也不会答应这个要求。

        “你不用急着回答我。”

        这也是李云生意料之中的回答,他淡定地说道:

        “你师叔当初说你的剑太死板,我可以帮你。”

        很明显李云生说道了牧凝霜痛处,闻言她秀眉一蹙道:

        “不管如何,秋水剑诀我不会告诉你的。”

        李云生很想说,你不告诉我后续的剑诀,我哪里能帮你啊?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现在这么说,恐怕牧凝霜会认为自己是在狡辩,然后直接切断传音符。

        “我觉得你师叔说的很对。”

        没有理会牧凝霜的拒绝,李云生继续道。

        “你不用用这种笨拙的激将法来激我。”

        牧凝霜的声音越来越冷了。

        “秋水剑诀练的是剑势,所以你剑招再怎么熟练、花哨也没用,你的剑中无势,那是空有花架子的秋水剑诀,只不过是一只好看的花瓶中看不中用,你想当一只花瓶吗?”

        李云生年纪不大,但是年幼便行走市井乡野,跟许多商贩走卒混迹在一块,很会揣测他人心思,他做生意不是阿谀奉承,而是三言两语间听破客人的来意,有人贪那绳头小利,他便在买斗笠时送一双草鞋,如此这般生意也就好了。

        而他这句话也正好击中了牧凝霜的软肋,尽管他并不知道牧凝霜是谁。

        一时间传音符那头沉默了许久。

        不过李云生不急,杵着脑袋静静的等着。

        “你……就这么肯定你能帮到我?”

        终于牧凝霜再次开口,语气依旧很冷淡。

        “不是帮,是交易。”李云生拨弄着桌上的镇纸,语气淡然的接着道:“我用我手上的筹码,换你的东西。”

        “好……!”

        如果是在往常时候,李云生手里的这筹码明显轻了些,但是现在牧凝霜算是穷途末路了,她又想起了昨日马玉兰那番话,如果自己在秋水剑诀上再无精进,恐怕真的要成为这帮人手里的货物了。

        她答应李云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李云生原本可以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窃听到秋水剑诀,但他并没有这么做,牧凝霜从这点上至少可以肯定,这个人禀性还不算坏。

        接着李云生也不废话,直接开始跟牧凝霜说起他理解的秋水剑诀。

        刚开始,牧凝霜还听的有些不知所以,但随着李云生说的越来越细,细到出哪一招时吐纳的轻重时,牧凝霜开始认真起来,因为她知道传音符那头不是在随便敷衍自己。

        而紧接着,牧凝霜的神态从认真,开始变作凝重,最后一脸的惊骇。

        同样是秋水剑诀,在对面这人的描述中,仿佛变成了一种她从未见过的陌生剑法,而这种陌生剑法威力在他的描述中还只是冰山一角。

        李云生讲到一半直接让牧凝霜拿起了剑,开始一步一步极其细致的教了起来,就像是要把他心中所想完全复制到牧凝霜的身上。

        两人对谈、辩驳、试剑一直到子夜时分。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三四天,直到朱雀阁剑术考核时日已至才暂停。

        这几天对李云生来说日常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变化,唯一的变化只不过是熬夜久了些,每日依旧是练拳打坐做饭应付桑小满,中间他还去了一趟观里跟几个师兄吃了顿饭。

        但对牧凝霜来说,不亚于改头换面洗经换髓。

        虽然李云生只跟她解释了秋水真诀的第一式,但完全颠覆了她原本对剑术的理解,能够被召入朱雀阁内门核心弟子,足以说明牧凝霜资质属于上乘,而牧凝霜其实内心里对自己的天赋也很有自信。

        但这几日跟传音符那头的人对谈之后,她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她从未想过有人能够在只听一遍心法口诀之后就能理解到这种程度,能够将剑诀第一式那几句简单的心法剖析得如此细致。

        甚至她觉得自己的师叔也不能!

        藏剑楼门口,牧凝霜的手有些颤抖的握了握腰间的剑柄。

        不是害怕,是兴奋。

        藏剑楼内。

        此时藏剑楼里早已来了许多人,都是朱雀阁的内门核心弟子,一个低声哭泣的女弟子旁边围满了人。

        “蓉蓉你别哭了,吴师兄定是被那小狐狸精蒙骗了。”

        “蓉蓉你放心,这次我们一定要把那小狐狸精踢出内门!”

        “进不了内门,这小狐狸精,早晚沦为那帮世家子弟的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