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破绽

第五十九章 破绽

        正在哭的女子名叫白蓉蓉,而周围女子口中的吴师兄是凌云阁的弟子吴惜文,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是秋水有名的一对青梅竹马,原本私下里都要谈婚论嫁了,但前些日子吴惜文来朱雀阁看吴惜文,不巧正好撞见了牧凝霜,但正所谓一见误终生,这吴惜文居然在几日后跟白蓉蓉坦白,说他喜欢上了牧凝霜要断了二人的关系。『』ΩWw    W.    BiQuGe.CN

        朱雀阁内门的这些核心弟子,向来看不惯牧凝霜,而白蓉蓉为人乖巧,于是就有了现在众人为白蓉蓉这打抱不平的一幕。

        “玉环姐,今天这小狐狸的对手是你吧?”

        安慰白蓉蓉的那几人,目光突然看向搂着白蓉蓉肩膀的女子身上。

        “对呀。”赵玉点点头,然后冷笑道:“放心吧,她赢不了我的,蓉蓉妹妹待会看我怎么赢她,她就等着被逐出内门吧。”

        女子姓赵名玉环,是朱雀阁内门几个被芷兰师叔看中的弟子之一,她跟白蓉蓉的关系向来就很好,本来倒是不怎么讨厌牧凝霜,但今天听说自己好友的青梅竹马居然被这小狐狸精勾走了,顿时恨不得把牧凝霜的脸给撕破了。

        “不好吧,事情还不清楚,就这么下定论,好歹同门一场。”

        就在她们吵吵嚷嚷的时候,坐在窗户边一直没说话的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弟子开口道。

        “夜莲师妹,你这是要护着这个小贱人?”

        刘玉环阴沉着脸看着窗户边坐着的女子。

        “就事论事。”

        女子不卑不亢的说道。

        “赵夜莲,不要以为你有你哥撑腰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赵夜莲白了她一眼,心道,真是一条疯狗,然后没有再说话。

        “你真要帮忙?”

        赵夜莲旁边,一个十来岁扎着两条双马尾,模样十分俏丽可爱的小女孩抬头看着赵夜莲道:

        “谁要帮那个女人,整天冷冰冰的,我只是看不惯这帮人的嘴脸。”

        “我也看不惯那帮人。”

        小女坐在椅子上,手撑着椅子上扶手,两条小腿来回晃,眼睛看着那群叽叽喳喳商议着什么的人群道。

        说着她从椅子上跳下来,只看到她背上背着一柄几乎跟她一样高的长剑。

        “你还是别插手了,这帮人不过是跳梁小丑,她若是还解决不了秋水剑诀的问题,你帮了也没用。”

        一脸无奈,赵夜莲也站了起来。

        “可惜了,这么好看的小姐姐,我还想跟她说几句话呢。”

        小女孩一脸哀怨道。

        “有我这么好看的小姐姐天天陪你一起睡,你还不知足吗?”

        赵夜莲手指在小女孩额头上点了一下。

        “小姐姐身上都是香香的,你一身汗臭味,跟个男人一样,才不想跟你睡。”

        小女名一脸嫌弃的说道。

        “赵铃铛你……”

        赵夜莲正跟赵铃铛拌着嘴,牧凝霜走了进来。

        她毫不知情的从白蓉蓉面前走过去,看也没看一眼。

        这场景落到刘玉环那帮人眼里,就像是在挑衅一般。

        可牧凝霜哪有心思去挑衅她们,她现在一门心思的在回忆这昨晚李云生跟她说的话,根本没有注意到满脸泪痕的白蓉蓉。

        有女弟子想要上前找牧凝霜理论,却被刘玉环拦住了。

        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的刘玉环寒声道:“不要打草惊蛇,等下你们一定要挡住芷兰师叔,给我留一点时间,让我毁了她这张脸。”

        很快芷兰师叔也到了藏剑楼,楼内也跟着安静了下来。

        她向来不说多余的话,看了一眼正闭目养神的牧凝霜,眉头紧琐地说道:

        “凝霜,今天你跟玉环第一个吧。”

        “是。”

        牧凝霜点了点头,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站了出来。

        而刘玉环那一侧则叽叽喳喳响起了一阵雀跃声。

        “等下,小心些。”

        赵夜莲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牧凝霜的身侧不动声色的说道。

        “嗯?……嗯。”

        牧凝霜一愣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说着就径直走到藏剑楼中央空旷的试台上。

        “呸,真是自作多情。”

        赵夜莲轻轻的自己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真傻!”

        一旁的赵铃铛又是一脸嫌弃。

        ……

        “比试按照惯例,一方弃剑即认输。”

        芷兰仙子站在试剑台的下面警告了二人一句。

        两人齐齐点头应了一声。

        可话音才落,牧凝霜也才提起剑,刘玉环便一剑直刺她的面门,又快、又狠、又准。

        虽然比试确实是开始了,但牧凝霜没有想到这刘玉环,今天居然毫无预警的就出剑了,两人以前关系算不上好,但也谈不上交恶,这让她有些不解。

        这般突然交手,让牧凝霜有些措手不及,好在她反应还算快,迅的偏头躲过了这一剑,脚力一转绕到了刘玉环的身后,顺势就要拔剑。

        可就在这时,她的眼角突然瞥见刘玉环右腿后撤了一步。

        可这再正常不过的一个动作,却让牧凝霜的眼瞳骤然扩大了一圈,而后更是满脸的惊异之色。

        她拔剑又止的动作看在台下众人的眼里,有人讥讽道:

        “剑都拔不出了,还打什么打?”

        也就是因为这一瞬停顿的时间,刘玉环手中长剑一声清吟,她转身一剑劈下,牧凝霜抬起手中还未出鞘的剑格挡了一记,立时被震得手臂麻。

        可这一剑不过是刘玉环接下来犹如暴风骤雨般攻击的开始,她手中长剑好似与她融为一体一般,不仅收放自如而且剑招环环相扣,一气呵成。

        “铛!”的一声,刘玉环手里的长剑再次劈在牧凝霜格挡的剑鞘上,这积蓄了许久气势的一剑,直接将牧凝霜震的飞倒地,她握剑的那只纤白秀手此时手掌已是皮开肉绽。

        “好!”

        “玉环师姐打得好!”

        看着狼狈不堪、一脸震惊的牧凝霜从地上爬起来,底下白蓉蓉旁边围着的那些内门弟子出一阵喝彩声。

        “刘玉环的剑环环相扣密不透风,你只要落了下风必定被她压制,她对秋水剑诀已经有了自己的见解,怪不得那老太婆一直看重她,看样子这牧凝霜今天会很惨。”

        站在最后的赵夜莲摇了摇头。

        “凝霜小姐姐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她的实力还不至于连剑都来不及拔出。”

        一旁的赵铃铛目光从来就没从牧凝霜身上挪开过。

        “紧张了吧,毕竟她知道这次输了就不再是内门核心弟子了。”

        赵夜莲不以为然。

        试剑台上,牧凝霜面色平静的撕下一块布条把手包扎好,但与她脸上平静的模样形成强烈反差的是此时她被震惊得无以复加的内心。

        “居然,居然都被那人说对了!”

        恐怕没有人知道,她刚刚那满脸的惊讶,并不是因为刘玉环,而是传音符那头的那个指点她秋水剑诀的男人!

        就在昨日,两人正好说到牧凝霜今天的对手刘玉环,李云生详细询问了刘玉环使剑的特点,还有身材、个性、喜好,甚至喜欢吃什么都问了,牧凝霜恰巧因为常跟刘玉环交手的原因,所以回答的也很仔细,不过那之后李云生一直没有说话。

        一直到今天早上,他突然找到牧凝霜,莫名其妙的跟牧凝霜说:“就算不用秋水剑诀也能胜刘玉环。”

        于是他开始解释,他说他昨晚按照秋水剑诀的思路,还有刘玉环用剑的特点以及喜好,大致找到了刘玉环的一些破绽。

        而刚刚牧凝霜看到的,刘玉环收剑后右脚会后撤一步,就是他说的破绽之一。

        这也是牧凝霜拔剑又止的原因,那一刻她心里突然无比好奇,想要看看这那男人说的到底对不对,即便是拿自己的前途当做赌注。

        所以她做了个非常大胆的决定——不出剑,只守不攻,她想这样来看清刘玉环是否有那人说的破绽。

        结果令她震惊的事情生了,刘玉环接下来的破绽居然被那人猜得**不离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