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苍鹭城

第六十一章 苍鹭城

        苍鹭城是青莲仙府中离秋水最近、最繁华的一座城池。Ww    W.ΔBiQuGe.CN

        上次在秋水开“赏鱼会”的周家,主要的基业就在苍鹭城,不过周家最近不太好过。

        先是周家家主周仓不好过,那次赏鱼会秋水门没有追究什么,但身在炎州的桑家却不知为何一直咬着周家不放,不说周家在仙府的生意,就连大本营苍鹭城的基业也是险些土崩瓦解。

        家主周仓不好过,那次事件的主犯周松林自然就更不好过了,没有任何意外的周松林被逐出了周家,如今还不知道流落到了什么地方。

        还有一个不好过的人,就是周家大管家周凉。

        周凉不好过,其实是跟自己过不去,跟那局棋过不去,回苍鹭城至今,他滴水未沾粒米未进,身形消瘦如柴,每日只是对着那棋盘苦思冥想。

        今天周凉家里来了一位他许久未见的“棋友”,回家后这才第一次吃了饭喝了茶。

        “凉兄,这就是那天那局棋?”

        说话的是周凉的那位棋友人,一个衣着朴素的驼背老人。

        “嗯,没错。”

        周凉深陷的眼窝中,那双本来无神的眸子突然亮了一下。

        “这局棋,真是看得人心惊胆颤呐。”

        驼背老人喝了口茶,目光却直勾勾的盯着那棋盘。

        “就是这这一手开始,局势变得非常复杂。”

        周凉指了指棋盘中的一粒黑子。

        “这黑子的推演力端的是了不得。”

        驼背老人说话时一脸的惊艳。

        “不错,这小娃娃演算能力,在我遇到的棋手中可以排上前十。”

        虽然不甘心,周凉却不得不服气。

        “真想知道如果我跟他下一局结果会如何……”

        驼背老人满脸的兴奋跟期待。

        “等等,你刚刚说下这棋子小娃娃叫什么?”

        驼背老头突然抬起头盯着周凉道。

        “当时她说她叫李小满,后来我们才知道她是桑家小女儿桑小满。”

        周凉苦笑,也正是因为这桑家,最近周家算是吃尽了苦头。

        “如果没记错,这次我们一夜城的邀请的客人里,有一位就叫桑小满。”

        驼背老头突然两眼放光的说道。

        “当真?”

        周凉也有些激动。

        “我这个城主说的话都不能当真,谁的话能当真?”

        说这句话的时候,驼背老头身上一股骇人的威势一闪而逝。

        也是这股威势,才让周凉想起这驼背老头身份——十州仙府最大的黑市一夜城的城主,端木子贡。

        周凉与他身份跟修为相差悬殊,能与他结识说起来还是因为下棋,那时候的端木子贡初学下棋,一日手痒难耐正好在茶馆下棋的周凉,被周凉杀的是凄惨无比,两人也因此结交。当年周凉能与棋圣交手,端木子贡就出了不少力。

        “难道说今年的一夜城定在了苍鹭?”

        已经很久没有关系外面的消息,周凉有些吃惊。

        “地点不再苍鹭,在那里。”

        驼背老头手指向城外的破败之地,那处青莲仙府远近闻名的仙府贫民窟。

        “还真像你们一夜城的做派。”周凉苦笑道:“把十州最黑暗,最肮脏的交易地一夜城,建在仙府最腐臭的淤泥之地,你们难道不怕青莲仙府找你们麻烦?”

        “他们敢吗?”

        驼背老头不屑道。

        说到这里他突然一脸神秘的笑道:

        “你知道,我在从炎州过来的路上碰到了谁吗?”

        “谁?”

        “他们。”

        驼背老头嘴角翘起道。

        “他们?”

        周凉先是一愣,继而瞳孔骤然放大,一脸的惊骇道:

        “真的是他们?”

        很显然,周凉已经明白了驼背老头口中的他们是谁。

        “有意思吧?”

        拿起茶杯,驼背老头笑道。

        “他们来青莲仙府做什么?”

        周凉皱着眉头十分困惑。

        “不管他们做什么”驼背老头突然一脸严肃的看着周凉:“这青莲仙府恐怕这两年不会太安宁了,凉兄,你我相识一场,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犹豫了片刻,周凉叹了口气道:“也好,这周家我也待不下去了。”

        一夜城因一夜建成一夜消失而得名,是十州最神秘的一桩黑市,它以十年为期一夜之间出现在各州最肮脏的地方,每次出现都会引得各处暗中的牛鬼蛇神汇聚其中,许多见不得人的勾当跟交易都在这一夜之间完成。

        但因为每次一夜城中都会出现平时遇不到的好东西,比如曾经消失千余年的符箓道藏《玄元图》就在一夜城里重现人间,诸如法宝灵器之类的更是多不胜数,所以这些年不但是那写个牛鬼蛇神,就连一些名门弟子都会特意前来。

        桑小满那日给李云生看得邀请函正是来自一夜城。

        ……

        白云观的后山,天气终于放晴。

        李云生从小屋里拿把床上的被子抱了出来,准备就这大太阳晒一晒。

        今天正是那牧凝霜说的朱雀阁考教剑术的日子,李云生边晒被子边想着,也不知道那牧凝霜能不能通过,可不要出了差错,到时候自己向她要秋水剑诀的计划可就落空了。

        那天知道他对手刘玉环的特点之后,他还特地去了一趟黄鹤楼,翻看了许多关于剑术的典籍,花了一番心思推演刘玉环的剑招,但他跟牧凝霜说的很匆忙,也不知道牧凝霜有没有理解。

        而且这种破绽的推演,李云生也没有把握,如果不是听桑小满描述刘玉环特征的时候,现刘玉环这个人用剑有明显习惯动作,他都不敢教牧凝霜用这种方法。

        就在他边晒被子,边想着这些的时候,天边突然响起一声悠长的鹤鸣。

        只见天边一只白鹤正朝后山飞来。

        等那白鹤飞的近了一些,李云生看见的身上还坐着一名衣袂翩翩的少女。

        再近一些,李云生才看清,那白鹤身上坐着的……原来是桑小满!

        “小师弟,你答应我天晴了陪我下山的!”

        桑小满在那白鹤身上,笑的非常灿烂的冲着山顶的李云生喊道。

        她不说,李云生还真的差点忘记了。

        刚刚还因为天晴而开心的李云生,看了眼刺眼的太阳叹了口气道:

        “这天,怎么晴得这么快?”

        紧接着,桑小满像是看透了李云生的心思,便丝毫也不给他拒绝的余地,骑着白鹤俯冲而下一把将他拉到那白鹤的身上,坐到她的身前。

        一声嘹亮的鹤鸣后,白鹤盘旋一圈而后直冲云霄而去,坐在上面的李云生只觉得一阵心旷神怡。

        “小白,我们去苍鹭城!”

        桑小满抱紧前面的李云生兴奋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