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琼花楼

第六十二章 琼花楼

        破败低矮的屋棚,泥泞坑洼的路面,路面四溢的污水,空气中浓厚的腐臭味,棚屋边倒在地上也不知是死是活的幼童,被插上草杆明码标价跪在地上的女孩,还有路人看向他们那贪婪饥饿的眼神。『Δ

        李云生从未想过,仙府里还有这种俗世才会有的地方。

        “这就是青莲仙府的淤泥之地。”

        桑小满并没有因为空气中的腐烂臭味捂住鼻子,反而一脸镇定的扫视了一圈周遭的场景道。

        怕过于引人注目哦,两人并没有直接骑桑小满的白鹤去苍鹭城,而是落在了苍鹭城外围的一处荒山,然后准备穿过外围的贫民窟走到苍鹭城。

        于是李云生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眼前的画面,李云生只是有些讶异,并没太过震惊,毕竟在俗世饿殍遍地的场景他都见过许多。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李云生平静的表现让桑小满有些吃惊,闻言她转过头边走边解释道:“他们里面有的是仙府通缉犯跟无家可归的游民,但更多的是没有仙脉的仙府居民,青莲仙府会对除了几个大门派之外的府内居民收人头税,缴不起税就会被赶出城,这些没有仙脉的居民接不了仙府的任务,最后无力缴纳人头税,于是便只有被赶出城,每一处大城池都是如此,所以每一座城外都有一种这样的贫民窟,是仙府不愿提起的淤泥之地。”

        桑小满说的这些李云生都很好理解,他现在不太理解的是,为什么桑小满一个千斤大小姐居然对这些事情如此清楚,而且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完全没有上等人惯有傲慢,言语之间还流露出了一丝同情。

        “在这淤泥之地活的最好的,往往是真正的恶棍,比如……”桑小满冷笑看着向正朝他们走来的一个一脸阴笑流里流气的青年。

        “两位公子,看你们气质不俗是门派弟子吧?”

        那流里流气的青年笑呵呵的说道。

        在进贫民窟之前,桑小满就换了一身普通男装,所以这人误以为桑小满也是男人。

        桑小满跟李云生都没有理他,径直的往前走。

        那青年去依旧没放弃,不依不饶的跟在两人后面。

        “别急着走啊,我手上可有上等的好货,是一对好人家的女孩,还是双生儿,白白净净的,两位拿了双修肯定事半功倍!”

        “对付这种人,就不需要手下留情。”

        桑小满像是根本没听到那青年的话一样,一面看着李云生,一面笑着掏出一张符纸往那青年身上一扔。

        “啊!”

        一团火焰从那青年身上升起,他哀嚎着倒在地上四处翻滚。

        随着青年的哀嚎声,贫民窟探出的脑袋一个个都缩了回去,其实李云生可能不知道,刚刚只要他们两个表现得有一点犹豫,两人恐怕就要被这条贫民窟的恶人给吞了。

        做完这一切,桑小满又露出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道:“走吧,前面就是一夜城宾客的住所琼花楼。”

        桑小满老辣的手段再次让李云生大吃一惊。

        琼花楼就像是一夜城的影子,一夜城出现的地方便有琼花楼,但它比一夜城出现得要早几天,所以一夜城没开之前,琼花楼便早早的住满了人。

        琼花楼里住着的什么人都有,穷凶极恶的杀人狂、叛逃师门的名门子弟、甚至魔裔……

        这里就像是一处无主之地,不管你犯了何种大罪,一旦住了进琼花楼,就算是仙府也无权缉拿,有传言这是一夜城城主跟各大仙府的达成的一桩交易,也有人说琼花楼跟一夜城本身就是两样空间法器,十年开一次也是因为法器在积蓄力量,而在这两件法器之内,一夜城城主可以不惧十州任何修者。

        也不知道这传言真假如何,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不管是琼花楼还是一夜城,在里面闹事的修者,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曾经就有一名真人境界的修者,自持修为高深强夺了另一位修者的一件交易的法器,可还没等他把法器带出一夜城就被人现惨死在琼花楼。

        也因为这个原因,一夜城的名气开始日益壮大,愿意拿东西来交易的人也越来越多,于是最后演变成了十州最大的黑市,而且是唯一敢在仙府眼皮子光明正大开着的黑市。

        “恭迎两位大人光临琼花楼。”

        琼花楼的门口,两名美颜非常的女侍从,彬彬有礼的冲李云生跟桑小满躬身欢迎道。

        桑小满给她们递上邀书便带着李云生径直走了进去。

        此时的琼花楼一楼的酒桌上已然坐满了人,而这些人一看就都不是什么善于之辈,有一名一脸横肉的光头中年人,只是盯着李云生看了一眼,李云生便觉得神魂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样,一阵剧痛。

        不过那人的目光很快就收敛了下来,那道目光更多的像是一种警告。

        坐着的这些人中,给李云生这种感觉的不再少数,他心里不由得加重了警惕。

        “都是一群纸老虎,小师弟你莫要紧张,在这琼花楼没人敢真的动手。”

        桑小满挽起李云生的胳膊,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光头男人,没想到那男人居然真的一声不吭的低下了头。

        “对吧?”

        桑小满得意的问道。

        “嗯。”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李云生心里却觉得,自己可能需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位桑家大小姐了。

        “你怎么磨蹭到现在才到,你们桑家的斋融长老等你等到现在。”

        两人刚准备上楼,早就等在琼花楼的赵玄钧这时候下楼迎了上来。

        李云生跟赵玄钧只见过一面,知道他是秋水门的人,但并不知道他叫什么。

        “你是白云观新招的弟子李云生?”

        赵玄钧看到李云生也显得很惊讶。

        “小师弟是我带来的,你就别废话了,快带我去见斋融老头,晚上我还要带小师弟逛一夜城呢!”

        还没等李云生回答,桑小满就把赵玄钧往楼上推。

        赵玄钧闻言苦笑,但是很有礼貌的冲李云生点了点头,李云生也冲他点了点头,于是三人便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