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妥了吗?

第六十五章 妥了吗?

        “但别人不知道这支笔是春秋笔也就罢了,为何一夜城的人不知道,如果他们放出消息,整个十州都要动容了吧。Ww    W.BiQuGe.CN”

        李云生说出了心里的另一个疑问。

        “不,他肯定知道,他这是故意的。”

        斋融苦笑道。

        “为何?”

        这让李云生更加不解了。

        “你认为这一夜城城主缺钱吗?”

        斋融反问道。

        “不缺。”

        李云生没有迟疑的答道,这一点他还是没有疑问的。

        “那他缺什么?”

        斋融继续反问。

        “缺什么……”

        “他缺乐子,这老狐狸故意把春秋笔写做生花笔,还给我家了请柬,就是故意想要看我桑家的乐子。”

        不等李云生回答,斋融就苦笑着自己回答道。

        这个解释放在别人身上可能李云生会觉得荒谬,但如果是那一夜城城主,李云生觉得一切就说得通了。

        “那云生小友,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吗?”

        斋融连对李云生的称呼都变了,一旁的曹镔知道此时已成定论,明天的第二路人马就是这小子了。

        “疑问是没有了,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吧?”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

        斋融又挥了挥手,曹镔立刻端出一叠磊得高高的卷宗出来。

        “一夜斋的典卖方法并不止是价高者得,在典卖的时候他们会把实物封印在卷轴之内,每件商品会有两卷看起一模一样的卷轴让你选,你选好之后将号码交由一夜城的侍从,然后再进行拍卖。”

        “所以就算你最终拍得,也有可能卷轴里什么都没有?”

        “没错!”

        “钱也不退?”

        “不退。”

        “这一夜城如此霸道?就没有个说法?”

        这一夜城的做派,再次刷新了李云生的认知。

        “有说法。”斋融苦笑道:“一夜城城主说了,一夜城的东西不能卖给傻子。”

        “就没人报复他?”

        李云生不解。

        “有是有,不过都死了。”

        这次说话的是一直在旁边沉默的赵玄钧。

        他说的很自然,但李云生听起来确实有种不寒而栗之感。

        “所以,在天黑之前,你需要,一字不差的背熟这两卷卷宗上的文字。”

        斋融从那一叠卷轴上抽出了两个,一个标着生花笔一个标着龙血。

        “这上面的字都没有规律,有的字甚至是残缺的,所以背起来很难。”

        曹镔对李云生还是有些不放心,在一旁一脸担忧的说道。

        李云生没有说话,而是开始仔细的看起了那卷轴上的文字,果然跟曹镔说的一样,基本上没有完整的句子,有的甚至还少个一撇一捺,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心想这一夜城城主还真是搅尽心思的为难来他家买东西的人。

        不过看着看着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玉虚子。

        玉虚子在面壁石上写的那些字跟这些也差不多,毫无规律不成句子,而且还有错别字。

        刚开始李云生还以为这些错别字有深意,后来怎么看怎么像是玉虚子的信手涂鸦,也就没有再去想那件事情。

        但是今天看到这卷轴,忽而现这世上还有跟玉虚子做同样事情的人,不由得觉得非常有趣。

        “斋老,我还是觉得不妥……”

        看李云生看得慢吞吞的样子,曹镔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李云生不是那种在乎旁人言语的人,但是这个男人今天在他耳边说了他一下午的废话,他再好的脾气也经不起如此折腾。

        “有笔跟纸吗?”

        他看也不看那曹镔一眼,冲桑小满道。

        “有,有,有!”

        桑小满一下子明白了李云生的意思,笑嘻嘻的拿出纸笔道:“老样子,我来研墨。”

        “不好好背书,却在这里,浪费时间装模作样,……”

        曹镔生平最讨厌这种,没有什么能力,却装出一副高深莫测模样的人。

        李云生哪里会理他?

        他在笔尖沾了一点墨,然后一气呵成,一字不少,一点不缺的把刚刚那张卷轴上密密麻麻,毫无规律的文字写在桌上的白纸上。

        “这下妥了吗?”

        李云生拿起纸递给曹镔。

        “我就不信,你能这么快背好,定有写错的地方。”

        曹镔脸色铁青,拿起生花笔的卷轴就要一字一句的校对。

        “够了。”

        斋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曹镔道:

        “我这对招子没有瞎,云生小友都写对了,一字没错。”

        他不再去看一旁一脸颓然的曹镔,转头满是可惜的看着李云生道:

        “不愧是通明道心,一点就通,过目不忘,唉……”

        他还在纠结李云生无根仙脉的事情,心想如果不是无根仙脉多好?哪怕是品阶最差的下品仙脉也好啊,凭着天授神魂、通明道心,这李云生日后在符箓一道上的早已定会震惊世人。

        想那么多也没用,他反而越的同情起李云生来。

        “你这次如果成功帮我桑家拍下这两件东西。”突然斋融很郑重的对李云生说道:“我斋融做主,你可以拍下一件这名录里十万金以下的物品。”

        听到这个,曹镔一脸艳羡,而桑小满则兴奋的拉着李云生道:“快答应啊,斋老头这个铁公鸡,好不容易开一次口。”

        李云生倒不是被十万金吓得不知道说话了,而是脑子里在把仙府金币跟仙粮做一个兑换。

        “十万金币就是差不都十万斤仙粮!”

        终于换算过来的李云生后知后觉一般的一脸震惊。

        “谢谢斋老。”

        他忙点头道谢。

        “你应得的。”

        李云生这幅丝毫不做作的模样,让斋老越的喜欢,当然越是喜欢便越觉得心痛。

        事情交代清楚了,斋融边起身要走,回头看着李云生三人道:“我跟曹镔出去安排一下,你们留在这里休息吧,晚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家里也交代了我一些事,要先走了。”

        赵玄钧也起身道。

        于是房间里就只剩下李云生跟桑小满了。

        “小师弟,现在只剩下我跟你了……。”

        桑小满突然眸如秋水般的看着李云生,眉眼见满是诱惑。

        “你还是回你的房间吧,我还要记好多东西呢。”

        对于桑小满的诱惑,李云生好像是天生免疫一般,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把她推出了门外。

        “真是……一个,薄情郎。”

        屋外桑小满敲了一阵们,然后带着一丝哭腔唱到。

        送走了桑小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开门带起的风,李云生那张写着字的纸吹落到地上。

        这张被吹落到地上的宣纸,正好背面朝上,隐约的可以看到正面的字迹。

        就是看到背面这字迹的一瞬间,李云生只觉得全身的汗毛像是突然炸开一样。

        “原来是这样!”

        他失神的喃喃自语道。

        继而心中一阵狂喜,他没想到这次无意中的,居然解开了那个面壁石上,玉虚子留下的困惑了他许久的谜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