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蓍草

第六十六章 蓍草

        “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天色渐暗,桑小满跟斋老一行人又来到李云生的房间,看到李云生惨白的脸色,桑小满非常紧张的上前问道。

        “这是神魂消耗过度的征兆。”

        斋融话不多说,直接掏出一个小瓷瓶扔给李云生道:“喝了吧。”

        李云生也不客气,直接一口全部喝下去。

        “这是镇魂水啊,谁让你一口全部喝掉的!”

        曹镔一副暴殄天物的心疼表情说道。

        “云生小友,记得如何了?”

        斋融则不以为意,他关心的只是李云生有没有记下那两件名录的卷轴。

        喝下那一小瓶药剂,李云生顿时如获新生一般的长吁了一口气,然后把小瓷瓶恭敬的递还给斋融道:

        “全部记下了。”

        “全部是指什么?”桑小满的目光里露出一丝欣喜,虽然是在问李云生,但她却好像在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全部自然是指那两张卷轴了,难道是会是名录上的全部?”

        曹镔嘟囔了一句。

        李云生没有说话。

        斋融老辣的目光盯着李云生的眼睛看了许久,然后笑道:“记下来就好。”

        “我想问个问题。”犹豫了一下,李云生还是开口了“除了那两件东西跟一件十万金以下的物品,我如果成功拍下其他东西,桑家跟我怎么酬劳?”

        成功买下任何一件一夜城名录里的东西,桑家都是稳赚不赔,这上面的东西不像是粮食还可以再长,卖一件十州便少一件,而且有些东西被你的对手买去,有时候极有可能会对你造成灭顶之灾,就像是那春秋笔。

        “还真是狂妄,先不说一件东西有多少人抢,这么多复杂繁琐的卷轴你记得下来吗?你别为了点钱,把我们桑家的正事搞砸了。”

        曹镔看着李云生道,一脸你真是得寸进尺的表情。

        “小友……你到底记下了多少?”

        对曹镔的话,斋融既没有认同,也没有出声呵斥,他只是一脸凝重的看向李云生问道。

        “全部。”

        没有隐瞒,李云生认真的点头回答道。

        ……

        “斋老,你真的这么信任他?”

        一夜城典卖会的大殿内,曹镔坐在斋融身边一脸忧色道。

        “你曹镔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

        斋融端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手里捧着一壶一夜城侍从端来的茶。

        “不是我胆子小,一来他是个外人,二来他年纪不大,就算刚刚他能完整不落的记下那么多卷轴,但这种场面下压力一大,很可能因为记得太多连我们的那两样都忘记了。”

        曹镔的解释不无道理,见斋老沉默曹镔继续道:“而且,一件物品给他抽取交易金额的一成是否太多?”

        “这云生小友的记性并不是来自死记硬背,根源是在通明道心还有天授神魂,所以你无需担心,至于钱……”斋融一脸你到底是不是桑家人的表情看着曹镔道:“对桑家来说,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算事情。”

        ……

        为了掩人耳目,斋融跟曹镔先走,桑小满跟李云生此时还在琼花楼里坐着。

        “待会我没法子跟你一起去了。”

        桑小满一脸可惜道,因为怕有人认出她的身份,等下在一夜城典卖的大殿,她只能待在斋融那边,所以李云生只能一个人应付接下来的事情。

        “好。”

        李云生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跟不舍的回答道。

        桑小满嘟着嘴在他胳膊上敲一下,然后抱住李云生的胳膊,把头靠在上面黯然神伤道:

        “完了,接下来要分开这么久,姐姐我真的好舍不得。”

        “两位,祖州的蓍草手环要不要,可判凶吉测寿元哦。”

        突然一个阴阳怪气的老太婆,拿着个竹篮走到桑小满跟李云生身边。

        琼花楼有许多因为缴不起税钱直接在酒楼买东西的人,一夜城的侍卫虽然不时会驱赶一下,但大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啊!蓍草手环啊,我小时候也有过,可以预测一些小事的凶吉,寿元嘛,我们修者的寿元它可测不来。”

        桑小满笑着从那老太婆手里接过一个蓍草手环。

        那老太婆一见桑小满是个行家,立刻露出一脸尴尬的笑容道:“您若是要,我便宜一些卖你,一个一百金便可。

        一百金?李云生有些咋舌。

        “我要两个!”

        但桑小满却价都不还的掏出两百金扔进老太婆的竹篮里。

        别人愿意花钱,李云生自然不好多说些什么。

        “你看就这么戴上,蓍草平日里是透明的青色,如果有凶事会变成红色,如果是凡人戴上它上面会显现一圈一圈绕着的年轮,有几道年轮便表示有多少寿元。”

        似乎是找到了儿时的玩物,桑小满开心的扬起手给李云生展示道。

        “那有这个东西,俗世的人岂不是都能知道自己的寿元?”

        李云生好奇道。

        “俗世灵气稀薄,蓍草别说测寿元的能力,就是预测凶吉的能力都没有了,俗世蓍草多用来占卜。”

        桑小满解释道。

        “这个给你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拉起了李云生的手。

        “你莫要被吓到了。”

        没有阻拦桑小满,李云生一脸平静的看着她把手环带在自己手上。

        “吓到什么……”

        桑小满也没抬头,带着惯性的问了一句,但话没说完就愣住了。

        只见那蓍草手环在李云生的手上,一大半变作了透明色,其余的化作了跟随着缠绕的年轮化作了一格一格的血点,不多不少正好二十个分布的也很均匀。

        “我的寿元好像真的不多。”

        李云生的看了看手上的蓍草手环的格子,然后抬起头笑看着正死死的盯着自己,一脸震惊跟惊慌失措的桑小满。

        “取下来,开取下,这什么破东西,我找那个老太婆去退钱。”

        她颤抖着想要摘下李云生手上的蓍草手环。

        “留着吧,我很喜欢。”

        李云生收回了手。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知道自己活不长,所以看到这东西顶多只是觉得有些新奇。

        他甚至觉得这样很好,能够明明白白的看到自己能够活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