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鸦九剑

第六十七章 鸦九剑

        “他来了。』ΩΩ笔    趣Ω阁Ww    W.『BiQuGe.CN”

        几乎是望眼欲穿的曹镔,看到李云生来到一夜城典卖的大殿,并且在一夜城侍从的指引下坐到了位子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斋老依然是泰然自若,看都没往李云生那边看一眼,直到桑小满来到他旁边坐下,他才转过头将一盘点心推到桑小满跟前,看桑小满一脸忧色于是关切道:“怎么了?”

        “斋爷爷,你说蓍草能算寿元这个说法是真的么?”

        桑小满还在想着李云生的事情。

        “蓍草有感应凶吉的灵能不假,但预测生死便有些夸张了,这世界别说一株野草,哪怕是踏入先天的修者也没法预知天命。”

        斋融自然不知道桑小满担心的是李云生,他只不过是如实说出了心中所想。

        这个说法让桑小满的心里好受了一些,于是又恢复了往日的开朗道:

        “没错没错,斋爷爷就是懂得多!”

        ……

        “各位大人典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劳烦诸位不要在此期间使用传音符之类的与外界沟通的符箓,一经现永久取消进入一夜城的资格,还望海涵。”

        大殿最前端台子黑色的幕布拉开,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台子上,谦逊有理的说道。

        不许用传音符,就杜绝了挑选卷轴时有人作弊的可能。

        “你算个什么东西,说不能用就不能用?”

        一名一身貂裘的阴阳怪气的男子靠在椅子上,一边吃着身旁侍从喂到他嘴边的水果,满是不屑的说道。

        “规矩就是规矩,这位客人见谅。”

        那文质彬彬的年轻脸上带着歉意的说道。

        “老子就是要用你们能拿我怎么着?”

        那阴阳怪气的男子只觉得丢了面子,坐起身来指着一夜城那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恶狠狠的说道。

        “客人执意如此,我便只有请您出去了。”

        文质彬彬的年轻人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敢!”

        男子冷哼一声,他身边的护卫闻言蹭的一声全部站了起来,一个个都把手放在腰间的剑柄上。

        “这是哪家不知死活的后生?”

        “是白隼城城主的儿子,不学无术,听说是偷了他老子的请柬来的。”

        “他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一夜城?”

        “一夜城已经十年没出现在瀛洲了,他这种不学无术之辈知道才真是奇怪了。”

        “看好戏吧。”

        在李云生旁边一桌的坐着的几个人一副看戏的模样议论着。

        典卖会还未开始,众人谁也不吭声,只当这是余兴节目。

        对于眼前的热闹李云生没多大兴趣,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暖茶,倒茶的时候袖口往上缩了些,正好看到了那蓍草手环,他愣了一下,一丝落寞从眼里一闪而逝,然后不经意的把手缩进袖子,面色如常的捧着杯子喝了一口热茶,嘴里呼出一串长长的白气。

        “让诸位见笑了。”

        那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冲台下的人笑了笑。

        “怎么,不是说要赶老子走吗?现在怕了?”

        那阴阳怪气的男子冷笑了一声不依不饶道。

        “亥时已到,一夜城青莲仙府典卖会正式开始。”

        像是没听到那阴阳怪气男子的声音一样,那文质彬彬的年轻人看了一眼旁边的沙漏向众人宣布道。

        “喂,我说你呢,怎么不赶我啊?怕了?哈哈哈哈……呃!……”

        “叭啵”

        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大殿每个人的耳朵里响起。

        只见那文质彬彬的年轻男子,神色冷漠的抬手打了个响指,就见那白隼城城主的儿子的声音就像是被什么掐住了一般,他的几个手下也一样,一个个捂着喉咙脸色憋得铁青说不出话来。

        “一夜城欢迎任何人前来交易买卖,但一夜城有一夜城的规矩,不遵守规矩我只好请你们离开了。”

        男子只说请人离开,在坐的一些也准备了一些作弊手段的宾客不由得在心底讥笑,原来你一夜城也就这些手段?

        不过…马上他们便现,那文质彬彬的男子说的的离开,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种离开。

        他话刚落音,就见那白隼城城主的儿子跟身边几名侍卫,突然身上冒出了一层青色火焰,只是几息间几个人就被这青色火焰烧包裹住全身,然后烧的一干二净,连一点灰烬都没有。

        虽然全程一丝声音都没有,但是他们在火焰中挣扎时痛苦的动作跟表情,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只要是诚心来做买卖的,都是一夜城的贵宾。”

        那文质彬彬的年轻人露出了一个极其标准的微笑。

        这笑容看得众人心里一阵寒,在场原本一些准备了特殊手段的人,此时正在暗地里把这些“手段”一样一样的收起来。

        同样将刚才那一幕全部看得一清二楚的李云生,心头对一夜城再次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他没想到,这一夜城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一个手下人,都有如此神鬼莫测的手段,一个响指便将几个人无声无息的烧的一干二净,如果他对自己有敌意,岂不是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李云生忽然有些理解牧凝霜为何怎么也也不要退出内门核心弟子的心情。

        在秋水在白云观他还没切实的感受,来到苍鹭城他才真切的感受到,在这仙府如果没有修为没有实力真的跟一只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眼前这个人是自己作死。

        “在典卖会开始前,我来给诸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吴常笑,是一夜城的管家,这次典卖会城主交由我全权负责。”说完那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上齿的八颗牙齿——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笑容。

        “想必大家都看过名册了,我们第一件典卖的物品是开元宗的鸦九剑。”

        随着他这句话说出口,两名侍从将一个精美的剑匣抬了上来,放在这管家身前的桌上。

        那吴管家直接从剑匣中拿出了这柄剑,“呛”的一声拔剑出鞘,一股浩然之气立时破鞘而出。

        “好剑!”

        不少人在心头由衷的赞叹了一声。

        就连李云生这个门外汉也能感受到这鸦九剑那股令人生畏的浩然之气,与青鱼那冷厉无匹的杀意不一样,这鸦九剑更像一柄名门正派之剑。

        不过不知道为何,这些剑虽然都好,李云生却始终对剑提不起兴致,他一直觉得用剑是一种不得已的手段。,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总觉得这些剑好虽好,但都不是属于自己的那柄剑。

        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一夜城的侍从已经将放着两支卷轴的盘子放到了李云生面前,看了眼那名侍从再扫了一眼周围,他现几乎每名宾客桌边都站在一名一夜城侍从。

        “十万金起卖,价高者得,规矩还是那个老规矩,诸位先选出代表鸦九剑的卷轴,东西就在你们面前,二选一对有备而来的诸位大人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一夜城年轻的管家依旧是满脸温和的笑容。

        经过刚刚那件事情,一夜城强硬至极的手段,已经让所有抱着侥幸心里的人放弃了,更没人敢来质疑一夜城的规则。

        “我选好了,麻烦这位姐姐了。”

        李云生只是扫了一眼就拿起一只卷轴递给身旁那么一夜城女侍从。

        “啊?……哦,好的。”

        那名侍从愣了一下才去接过李云生手里的卷轴,因为她进一夜城以来就没见过选得这么快的人。

        鸦九剑李云生跟桑家都没有要拿下的意思,所以李云生也意兴阑珊坐在那儿杵着脑袋喝着茶。

        “这,这位小哥,能,能否帮个忙?”

        就在这时候他身后有个人戳了戳他的后背。

        李云生回头一看是个面相憨厚的少年。

        “我看你选得那么快,能不能帮我选一下。”

        那少年一脸尴尬的笑看着李云生接着道。